首页 > 特别推荐

关税连续下调 百姓叫好市场期待

房宝群 本报记者 董泽斌

2018年7月1日,我国降低部分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这是我国四年来第五次降低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此次共涉及1449个税目,前四次涉及233项商品,惠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年来,我国关税持续调整打出“组合拳”,扩大进口满足群众多样化消费需求。

关税下调,满足国内多样化需求

“代购几乎都是中国人,免税店彻夜排队的也是中国人。”做代购三年的赵女士感慨道,国内消费者对于中高端产品有较强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只要东西品质好,有顾客会一次买几十万元的东西。”

国人在中高端消费方面越来越“不差钱”。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接近1.9万亿元,同比增长近60%。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报告同样说明,2017年中国游客境外消费总额为2580亿美元,位居全球榜首。

为满足群众多样化消费需求,近年来我国关税持续下调,不断扩大进口开放国内市场。从2018年7月1日起,国内消费者又可以享受众多新的关税下降福利。一是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汽车整车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降至6%。二是启动信息技术等产品的第三次降税,同时对部分信息技术产品的进口暂定税率作相应调整。三是我国启动了日用消费品四年来的第五次关税下调,降低部分日用消费品的最惠国税率。此次降税平均税率由15.7%降为6.9%,平均降幅55.9%,此次降税涉及税目1449个,是前四次降税总数的7倍。

2018年5月1日起,我国对部分药品进口关税进行调整,实际进口的抗癌药均实现零关税,减轻患者的药费负担,并有更多用药选择。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实际增长7.3%,高于经济增长速度。改革开放40年来,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促进消费转型,我国的消费重点转为服务型消费,消费需求向个性化、特色化升级。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匡贤明认为,从供给方面看,我国“有需求、缺供给”在某些领域还比较突出。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大力推进国内市场开放,加大相关产品和服务供给;另一方面也需要主动扩大进口,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国际资源满足城乡居民消费需求。持续对进口关税作出调整,就是开放国内市场、扩大进口的重要手段。

倒逼升级,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

“降低进口关税是从供给和需求两端同时发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降低关税不仅增加了国内消费品供给,进一步刺激国内需求,而且有助于扩大进口,满足人们消费升级需求。反过来,又倒逼中国本土企业提高创新能力和经营效率,提升供给侧质量。

采访中,不少企业表示,如汽车、化妆品等中高端进口产品,国内产品目前无法实现质量对接,因此降低关税短时间内对本土企业的冲击较小。从长远看,面对国内消费市场对中高端产品的需求,降低关税将加大国内产品市场竞争,对国内相关行业的转型升级产生倒逼作用,有助于推动我国企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提高国内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以汽车行业为例。目前我国汽车产业已经逐步发展成为种类齐全、配套完整的产业体系。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2017年中国汽车出口量达106万辆,但车型多以入门级产品为主,多向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出口。面对汽车产业“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发展趋势,我国汽车国际竞争力亟待提升。降低汽车进口关税,促进了我国汽车产业升级,推动我国从“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型。

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从长期来看,汽车市场的竞争加剧是必然趋势,这也会加强自主品牌自主创新能力。目前中国市场主流产品仍然是A级车和B级车,自主品牌汽车正朝着‘新四化’方向加速前进,与外资品牌汽车的差距也在进一步缩小。”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关税降低后,意味着国内企业粗放式的经营和品牌粗放管理的时代将渐渐结束,逼迫企业进行管理、产品生产的转型升级,增强品牌意识。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国外大的供应商在高端消费品的品牌定价方面拥有定价权,培育和发展中国品牌,就显得非常重要。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综合国力极大增强,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社会主要矛盾也已发生变化。我国主动扩大对外开放,降低关税,满足人民群众需求,提高人民福祉。日前,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商务部将在扩大开放、促进消费方面,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服务业开放,丰富国内市场供应,降低消费成本。

丰富市场,期待更好产品和服务

“代购火不仅仅因为国外价格比国内专柜价格低。”从事代购两年多的张蹦蹦表示,“另外国外有很多款式是国内没有的,追求个性差异的消费者会比较青睐。”

关税下调对国内进口消费市场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说,降税对于积极鼓励进口的“信号”意义十分突出。过去一些国内进口商不愿进口的商品,许多消费者只能以代购等途径购入,但代购又存在假货风险。如今降税增加利润保障,国内进口商有动力进口更丰富的商品,质量又有保障,这对消费者来说也是一种实惠。海关总署上海归类中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1日起我国执行187项消费品进口关税集中下调后,当月全国口岸的冻虾进口就比上个月增长3倍,显著丰富了国内市场供给。

进口商品关税下降,并不会直接反馈到终端价格上,层层进口商、销售商之间的“博弈”都会影响终端价格。采访中,不少消费者表示,同样关税下调,与进口汽车几万元降幅相比,日用消费品的降幅感受较弱。

北京市海淀区某连锁超市税务经理魏女士表示,由于有些国内零售机构不存在直接进口业务,采用从正规的代理商处进货机制,以确保商品质量、品质、售后服务。“关税下降之后,为让消费者享受到最大的优惠,我们会争取和一级代理商合作,减少中间层层加价。”魏女士说。

在6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要落实降低部分商品进口税率措施,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清理不合理加价,让群众切实感受到降税带来的好处。“这说到了消费者心坎里。”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说。

“我从代购那买的澳洲奶粉,每桶价格还是要比进口商店便宜接近一百元。”市民周女士说,日用消费品关税下降后,国内的售价还是有些偏高。“一方面我希望政府能多出台利好政策,让进口产品有更大的降价空间,带来更多实惠;另一方面,我更希望我们能有更多高端品质的国货,与国外品牌抗衡,我们能选更多物美价廉的好东西。”


编辑:佟玉兴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