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案

江苏破获特大虚开团伙案 涉案金额87.85亿元

田彤 费旭东 宋国翠 本报记者 徐云翔 

进项频现大额“失控票”、厂址空空如也……核查显示,企业不仅有重大虚开嫌疑,而且“幕后人”为惯犯。面对狡猾的对手,税警双方故布疑阵,布下了一张大网……

钟瑞营 作

最近,江苏省淮安市税务机关联合公安机关,经过近1年时间调查,成功破获一起虚开发票特大团伙案件。以张某东为首的12名违法人员落网。该团伙通过控制5户涉案企业,从上游12省146户企业获取虚开发票5.2万多份,涉及金额87.85亿元,税额14.93亿元;虚构业务,向下游15省104户企业虚开发票1.7万多份,涉及金额83.73亿元,税额14.23亿元。

近日,经当地法院审理,一审判决主犯张某东有期徒刑11年零6个月,刘某、林某等其余11名团伙成员分别被处以有期徒刑4年至拘役5个月不等刑事处罚,目前判决已生效。

跨业经营,顶额开票——工贸公司疑点重重

2016年初,江苏省盱眙县税务机关风控部门,从稽核系统收到北京市税务机关推送的信息: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因开具发票未申报且失联,被认定为非正常户。该企业曾向江苏JXD工贸有限公司开具过7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北京市税务机关请盱眙县税务人员帮助核实业务真实性及抵扣情况。

盱眙县税务人员首先对这部分发票的票面信息比对分析,发现北京方面发来的70份专用发票存根联日期,与调阅的JXD公司收到的抵扣联日期并不一致。其中,18份专用发票存根联日期为2014年12月6日,而抵扣联日期为2015年6月30日;52份专用发票存根联日期为2014年12月7日,而抵扣联日期为2015年7月24日。70份发票JXD公司均已申报抵扣。

存根联日期和抵扣联日期相差半年之久,风控人员认为,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可能存在“洗票”违法行为。从JXD公司提供的资料看,2015年6月其从北京公司购进203.4万多元铝锭,7月购进600万元铜材,至核查时仍未支付货款。综合上述情况,盱眙县风控人员认为JXD公司有接受虚开发票嫌疑,在回复北京税务机关的同时向上级机关汇报了情况。

淮安市税务机关检查人员随后运用金税三期系统、江苏省税收数据情报平台对JXD公司生产能力、财务状况及发票领购和开具情况实施分析,发现企业疑点重重:

——登记信息存疑。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法定代表人和企业投资人为张某东,两个月后法定代表人即变更为张某强。企业仅开设两个多月,正常经营的情况下,为何要变更法定代表人?另外,企业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但实收资本却仅有110万元。企业注册类型为制造业,但经营范围却包括电线电缆、纸制品生产与销售等,行业跨度非常大,不符合一般制造业企业的特征。

——产能严重不匹配。企业数据显示,该公司年销售规模逾20亿元,但固定资产总额仅为8.1万元,货币资金月均余额仅有3万元。作为一家制造企业,企业的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规模根本无法支撑其销售额。而且该公司2015年的成本全部为购进货物支出,没有工人工资开支,无电费、水费支出,也没有运输等经营费用抵扣额。

——发票开具异常。该公司不到1年时间共从税务机关领用增值税专用发票6522份,最多的一个月领用2400份。从开具信息看,企业对外开票内容涉及不锈钢、废铜、黄金、塑料及纸张等35种跨行业产品,并且占比近一半的发票是顶额开具。检查人员还通过系统查询到,该公司取得“失控”发票1207份,涉及10户企业,金额1.99亿元,税额3400万元,这些专用发票均已被JXD公司抵扣。

综合以上疑点,淮安市税务机关认为JXD公司存在虚开重大嫌疑,决定立即对JXD公司立案检查。

循线追踪,实地核查——涉案企业竟是空厂一座

按照检查预案,检查组赴盱眙县对JXD公司进行实地检查。检查人员事先拨打法定代表人张某强电话,告知要对其公司开展检查,但张某强称根本不知公司情况,而且从未到过盱眙。检查人员又拨打投资人张某东电话,张某东称目前不在本地,可以同财务人员吴某联系。在吴某带领下,检查人员来到公司注册地址,但映入眼帘的是空旷的厂房和仓库,厂内无机器,无存货也无工人。

对此,吴某称其仅为企业代账会计,对公司实际经营情况不了解,并称JXD公司为政府招商引资企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张某强,但实际控制人是张某东,业务均由张某东操作。随后,检查人员多次与张某东联系约谈,但其始终以各种理由搪塞拖延,拒不露面。

实地检查情况显示,该企业完全没有生产能力。在检查期间,检查人员收到消息,JXD公司取得并已抵扣的新疆某再生资源公司等4户企业开具的206份发票,已被确认为虚开发票。综合各方信息,检查人员认为,JXD公司涉嫌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淮安市税务机关立即与淮安市公安机关联系,双方成立联合专案组立案侦查。

公安机关的信息显示,张某东曾经在山东泰安因为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取保候审,之后脱离监管。泰安警方多次对其抓捕均未果,目前仍处在逃状态。

为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准备从JXD公司曾是招商引资企业这一情况入手打开局面。办案人员找到招商引资部门,希望协助抓捕张某东,得到了该部门的支持。盱眙县招商引资部门工作人员拨通了张某东电话,告知其投资的企业因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政府部门决定给予奖励,约他尽快前来商谈具体事宜。

主谋落网,拒不交代——“零口供”致调查受阻

但几天之后,张某东却并未如约露面,一个自称是张某东司机的人来到了招商引资部门。

按事先预案,招商引资部门工作人员立即打电话给张某东,张某东声称在天津静海县临时有事,委托司机代为处理相关事务。在电话中,张某东除询问奖励的情况外,还有意无意地向工作人员“打听”税务机关动向。

工作人员告知张某东,税务机关只是最近对招商引资企业例行检查,并告之张某东相关奖励只有企业创立者本人才能办理领取手续,并与张某东约定改日办理。

随后,办案人员核实张某东司机身份信息,确定张某东司机的确是用自己身份证购买火车票,从天津静海县来淮。为避免夜长梦多,淮安市公安机关连夜北上,联合当地警方实施抓捕。通过侦控,确定了张某东行踪,并随后在静海县一个茶吧内对张某东成功实施抓捕,而这一天距离税务机关立案只有两个月零六天,距离公安机关立案只有5天。

张某东归案后,为了减少干扰,办案人员连夜将其带回淮安。但在随后的讯问时,面对办案人员提出的涉及企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资金流等问题,张某东拒不交代相关情况,不承认存在虚开违法行为,案件查办一时受阻。

异地调查,外围突破——铁证如山罪责难逃

在此情况下,税警双方决定改变办案方向,通过实施外围调查获取证据,将案件办成铁案。

办案人员根据涉案公司上游企业主管税务机关出具的虚开证明,确认了上游新疆、江西等地15家企业的虚开事实,随后将办案重点锁定在下游受票金额大,份数多的江苏省、山东省和天津等地的37家企业。

办案人员梳理了数万条企业发票信息,会同公安机关,首先追踪资金流向,发现被查企业账户资金均呈现快进快出特征,进一步追查后,发现涉案企业与下游企业存在资金回流。办案人员随即对企业物流进行了调查取证。面对证据,37户企业陆续承认了在无真实交易情况下,通过虚构业务,接受涉案企业虚开发票的违法事实,并向办案人员提供了中间人信息。

公安机关顺藤摸瓜,陆续抓捕控制了王某等12名涉案中间人,经讯问,12名中间人对居中联络,介绍JXD公司等企业对外虚开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办案人员在近1年的时间内,跨越十多个省、市,行程20多万公里,整理卷宗资料近两米高,经过不懈追查,掌握了张某东团伙通过中间人联系买票方,虚开违法的确凿证据。

经查,张某东、刘某、林某等12人结成团伙,利用他人证件注册成立了JXD公司等5家空壳公司,低价购买进项发票,伪造业务,随即对外大肆虚开非法牟利。

面对办案人员出示的大量证据,张某东仍拒不承认违法事实。办案人员以“零口供”向司法机关移交了案件。

日前,案件经当地法院审理后宣判,主犯张某东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零6个月;刘某、林某等其余11名团伙成员分别被处以有期徒刑4年至拘役5个月不等刑事处罚,目前判决已生效。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