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税讯 > 税务人

“我对生活一往情深”

口述 过初芝 整理 董力嘉 贺艳

我叫过初芝,重庆市酉阳县税务部门退休人员。我今年83岁了,头发花白,耳朵也听不大清了,回忆起这些,往事就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在我脑海里放映。

无悔

1950年,我便参加了税收工作,一干就是40年。直到现在,晚上睡觉,我还经常做与税收工作相关的梦,我老伴儿都笑我“痴”了。

参加工作时的我只有15岁,被分到了当时四川省酉阳县黑水区税务所。那个时候交通很不方便,村镇之间没有修公路。通常,天刚蒙蒙亮,我就要从黑水税务所出发,坐三四个小时的大巴车到龚滩镇,然后再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到马家坝村,才能挨家挨户收税。

等我完成工作赶回税务所的时候,天已经黢黑了。大巴车是不能直接到税务所门口的,我还要走很长一段山路。天太黑了,我心里有点怕,怕蛇、怕野狗突然冲出来咬我,只好拿着手电筒一路跑着回去。天晴的时候还好,一到下雨、下雪天,山路就没那么好走了,很滑,走得颤颤巍巍的,解放鞋上全是泥水。那时候,要说不苦不累,都是骗人的。

愧疚

我是一名对工作问心无愧的税务工作者,却不是对孩子问心无愧的母亲。29岁那年,我生下了二女儿。当时,我就快临产了,还在办公室加班。后来,肚子痛得不行了,我知道孩子要出生了。

那个时候没有救护车,得自己去医院。我慌忙收拾一下就往医院赶,差点儿把孩子生在路上。产假可以休40天,但是我一想到自己不快点回去,工作就要让别人帮忙做,所以孩子刚满月,我就回去上班了。

我们办公室人手不够,一个人要做几份工作,我老伴儿长期在乡下修铁路、修水库,家里都是大女儿帮忙照顾着,她的学习因此受到了影响。老二上小学那年,腿摔伤了,我带她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就回去上班了。过了两年,我发现老二的左右腿发育不一致,一检查才知道那年她腿伤治得不彻底,留下了终生残疾。

感恩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地主”成分被纠正了,我激动得哭了。“成分”划转以后,我终于可以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了。我清楚地记得,写好那份入党申请书的时候,我认认真真读了很多次,检查了很多遍,才交给党组织。

入党宣誓那天,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党给了我很多荣誉,“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我很感恩。

1990年,我退休了,正式跟我的税收工作说再见,新进的青年干部接过我手里的“税收之棒”。那一刻,我心中充满了不舍,却又由衷地欣慰。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税务人,哪怕退休了,也还是税务人。有空儿的时候,我喜欢去单位转转,看看单位的新变化。我跟年轻的同事说:“现在,咱们税务部门的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纳税人足不出户就能办税,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回忆往事,我喜欢加西亚·马尔克斯《活着为了讲述》中的一句话:“我年轻过,落魄过,幸福过,我对生活一往情深。”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重庆市税务局)

编辑:易敏敏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