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案

利诱他人注册 519户空壳企业被查

本报记者 李文 通讯员 李敏燕 王秋香 

以有人脉批低息贷款和包交通住宿等为甜头,高某利诱近百名甘肃省白银市农民充当新疆几百家空壳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财务负责人和领票人,联合中介机构以实习大学生为遮掩,3个月虚开发票金额16.7亿元,涉及税额超过1.5亿元。

王丰 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甘肃省白银市,近期,这两个相距甚远的地域因为一桩重大虚开发票案件一起进入人们的视野。该案涉及新疆519家空壳企业,这些企业的法定代表人90%以上为白银市的农民。

142户疑点企业法定代表人均为白银市户籍

自2018年以来,新疆税务部门对2017年底新办的商贸企业,从办理税务登记的实名认证到票种核定、发行等各环节进行监控。乌鲁木齐开发区税务局在对监控巡查发现的有风险疑点纳税人进行关联分析时,发现其中有一批存在共同特征:这些企业都是在2017年11月~12月期间登记的小型商贸企业,注册资金集中在500万元,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证号码均是620423开头,这是甘肃白银市的身份证开头编号。

面对这个情况,乌鲁木齐开发区税务局高度警觉,迅速对照新疆高风险自然人库进一步筛选疑点企业,对其中持票的高风险纳税人迅速采取发票管控措施并展开调查。结果发现,辖区内有142户企业登记的法定代表人都是白银市户籍,总共涉及94人,这些企业存在虚假设立税务登记、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重大嫌疑。经过实地核查,证实这些企业全部属于虚假注册,注册地址处没有人办公。

正当税务人员为此发现振奋时,乌鲁木齐开发区税务局中亚南路税务分局接到一个举报,举报人称其身份证被他人借用注册了公司,心里感到很不安。该举报人是白银市户籍。

这个信息显然为乌鲁木齐开发区税务局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该局税源管理和稽查部门迅速行动,对案件涉及的多个冒充法定代表人展开询问。

有人说出充当法定代表人的内情

“我的老乡高某说,他有个省部级干部的亲戚,能在新疆、西宁、石家庄和长沙办理公司,并能够向这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提供280万元~320万元的贷款,银行利息是年息4厘,5年~10年还清。不过,贷款人的年龄不得超过50岁,且需要本人亲自到新疆。到新疆办理贷款手续的吃、住、行费用都由高某负责提供,但贷款成功后,中介公司要抽成30%。”充当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李某在面对税务人员的询问时表示。

李某说,作为缺少抵押物和担保的农民,自己很难从银行得到低息贷款,这一贷款许诺很有吸引力。

通过询问和核实,税务人员确定涉案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大部分如同李某,系甘肃省白银市的普通农民,是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白银市景泰县开天狮专卖店的高某。在高某团队的详细指导下,这些农民由高某出资乘飞机到新疆,签订委托书、公司租房合同,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到税务机关办理实名认证,领取发票。之后,高某的团队以需要走银行流水的名义,将这些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证、涉及公司的营业执照、所有印鉴等资料全部收走,为其办理临时身份证,由高某提供机票送他们返乡。在新疆期间,这些农民的食宿都由高某负担。离开新疆后,这些法定代表人对于其名下公司的生产经营、发票领用及开具等情况一概不知。

根据调查情况,税务人员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的空壳企业虚开发票团伙案,立即向当地公安部门通报。公安部门很快介入,与税务部门一同制订查办计划。

500多户空壳企业做开发票生意

针对征管部门推送的142户异常纳税人的信息,乌鲁木齐开发区税务局稽查局查找其中的共同特征,根据这些特征进一步筛选,发现全疆还有377户企业存在高度的关联关系。意识到可能事态严重,该局立即向阿克苏地区、昌吉回族自治州等7个地州发起协查。

经过查证,这519户企业全部为空壳公司,其中大部分纳税人的信息虚假。调阅企业的纳税申报及开票信息,稽查人员发现,有关申报大多是虚假填列进项、虚构不征税税额抵减应纳税额,有的虚开发票后不申报直接走逃。他们把小额发票都开给了新疆范围内的纳税人,开具对象集中为建筑安装行业和汽车配件销售行业纳税人;大额发票大都开给了新疆之外的纳税人,开具对象集中为煤炭销售、商贸类的纳税人,发票去向集中为上海市、山西省大同市等地。

接下来,税警专案组对本案涉及的虚开发票归类处理,对新疆辖区内虚受增值税发票的754户企业进行延伸检查,对受票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申报数据进行检查调整;对分布在上海、北京和山西等14个省市的下游涉案企业,专案组向这些企业所在省市的税务部门寄出增值税发票证实虚开函8916份,为涉案地管理部门提供重要的案源信息。

一税务代理机构裹挟大学生参与

在内查外调过程中,专案组发现该团伙虚开案策划周密,有涉税中介机构参与其中。

调查信息显示,大部分涉案企业的财务人员均指向了同一家税务代理公司。经过对有关财务人员问询,专案组发现,领票人员从税务机关领取发票后交由这家税务代理公司的负责人,后者与涉案企业实际控制人联系后约定没有摄像头的地点,将空白发票转给指定人员,由虚开团伙内部人员进行发票虚开和出售。他们通常通过网络交易平台、微信、邮箱和路边小广告等渠道发布提供发票等信息,交易双方不直接见面。

在此过程中,这家税务代理公司甚至向涉案企业提供税务管理信息,以便于涉案企业掌握发票监管情况,及时转移逃逸,规避税务检查。

对此,税务部门已联合财政部门予以警示,财政部门拟出台相关会计人员信用管理机制,对代账公司进行清理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以高某为首的虚开发票团伙在上述税务代理机构的协助下,利用在校大学生打工、实习的需求,雇用其作为廉价劳动力参与办理有关虚开发票的涉税业务,躲避税务人员的关注。这导致一些大学生落入了这个虚开团伙的圈套。目前,税务部门已对其中涉案不深的4名财务人员(均为在校大学生)进行了警示教育。

“这是今年以来新疆税务稽查部门查获的一起最大的空壳企业虚开发票团伙案。目前,案件已移送公安部门查办。”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局稽查局相关负责人说。统计显示,该案中,高某等操控的519家空壳公司,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向全国多个省市的数家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值税普通发票2万余份,发票金额16.7亿元,涉税额超过1.5亿元。


↓↓↓税案评析


遏制暴力虚开 征管查须细之又细

国家税务总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局稽查局局长 徐小琴 

这起特大空壳企业虚开案的查处,有力打击震慑了暴力虚开增值税发票违法犯罪的嚣张气焰,也留给专案组人员一份沉重思考,打击虚开骗税工作仍任重道远。

案件具有几个典型特征:

空壳企业虚假注册。该团伙利用商事制度改革后设立企业更加便利的机会,假借“法人贷”名义,成批诱骗难从银行贷款农民成立企业。这些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所在地高度重合,企业法定代表人往往与企业办税人、财务负责人、发票领取人为同一个人。

冒领发票暴力虚开。该团伙冒领防伪税控设备后,申领发票暴力虚开,然后走逃或者虚列“农产品收购发票或者销售发票”“外贸企业进项税额抵扣证明”“预征缴纳税款”“免税销售额”等栏次冲抵税款,为次月继续领票虚开做准备。

虚开企业存续时间短。该团伙涉案企业大多在成立后一个月内立即申领发票,于同一天以较小金额全部开具后,申请扩版增量。扩版增量后,当月集中数日分批顶额大量开具,随即走逃。这些企业的存续时间一般不超过3个月。

卖票方式隐蔽。该团伙借助网络交易平台、微信、邮箱和路边小广告等渠道发布卖发票信息,收到需求后,通过快递、托运等方式运输发票和网银u盾,规避管理部门对同一IP地址资金回流信息的核查,手段隐蔽。

在校大学生牵连其中。涉案的中介机构利用在校大学生打工、实习的需求,雇佣其作为廉价劳动力参与办理有关业务,避免引起管理部门注意,导致部分大学生落入虚开团伙的圈套。

针对有关问题,提出几点建议:

管理部门强化分级分类管理,建立科学合理的税企联络机制,在一定时间段内按比例抽选企业进行电话或走访联络,了解企业经营情况,为纳税人正确履行纳税义务提供及时服务。

对法律意识淡薄的群体加强税务风险宣传,及时向他们宣传税收法律法规及不法分子的作案手段,避免其成为不法分子的“替罪羊”。

加强对注册时间、注册地点、经营范围和办税人员等信息一致或近似的企业日常管理和实地核查,对大量囤票、大量集中开票的行为及时预警,对销售额巨大但税负率低的企业加强纳税评估,对存在进销不匹配、少进多出的企业进行业务核实。

严格落实申报表的稽核比对,重点加强“农产品收购发票或者销售发票”“外贸企业进项税额抵扣证明”“预征缴纳税款”和“免税销售额”等栏次的监控比对。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