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研究探讨

借助OECD有关规则 解决对外支付的征税问题

吴华莎    

T律师事务所是浙江省规模较大的律所之一,其境内客户A委托T所办理一项法律咨询业务,部分问题涉及B国的税法政策调研,因此T所将该笔业务中涉及B国税法调研的部分业务委托给B国的M所完成,支付给M所一笔法律咨询服务费用。那么,T所向境外支付该笔款项时,是否要替M所代扣代缴增值税?

一般而言,基层税务人员会根据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36号)的规定作出判断:首先,在境内销售服务需要缴纳增值税;其次,在境内销售服务,是指服务的销售方或者购买方在境内;但是,境外单位向境内单位销售完全在境外发生的服务不属于在境内销售服务。

境外M所向境内T所提供的法律咨询服务,咨询的对象是B国的税法,咨询的结果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调研报告给T所,咨询服务的行为从物理上可以发生在B国,甚至也可以发生在M所律师出差到任何一国的飞机上。那么,T所支付给M所的法律咨询服务费,到底属不属于完全在境外发生,我国税务机关要不要对这笔业务征收增值税呢?以上营改增文件的规定并没有明确给出判断的规则。

跨境服务的增值税征收必然会对国际贸易产生税收影响,而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正是一个长期致力于流转税征税权国际协调的组织,该组织于2006年发布了《国际增值税/货物劳务税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并不断更新,指南有较为明晰的适用脉络。

《指南》在第一章“增值税的核心特点”中指出,增值税的总原则是对最终消费征税,并由此引出一个核心原则:除非法律明确规定,否则(征税环节中的)企业本身不应承担增值税负担。《指南》第三章讨论了“判定跨境提供服务和无形资产的征税地点”的问题,该章由四节组成:目的地原则、B2B一般规则、B2C一般规则、B2B和B2C的特殊规则。其中,B2B是指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作为增值税中间环节的)交易,而B2C是指企业与最终消费者之间的交易。本案例发生在两个律师事务所之间,不涉及最终消费者,所以需要查询的是目的地原则、B2B一般规则以及B2B特殊规则的具体规定和适用。

首先,根据目的地原则,消费行为的发生地有征税权;其次,根据B2B一般规则,客户所在国一般认为是消费行为的发生地,根据客户A与T所以及T所与M所的商业协议,本案例中跨境法律咨询服务的最终消费者应当是客户A,所以一般规则指向的征税国应当是客户A所在的中国;再次,检索B2B特殊规则,以中国为征税国,意味着T所在对外支付该笔费用时要向中国税务机关代扣代缴M所应纳的增值税,并以此作为进项税额予以抵扣,并不违反《指南》确定的中性原则,亦不会产生额外的遵从或征管成本,也没有发现产生违背其他价值的结果;最后,检查一下是否符合《指南》确定的增值税核心特点——对最终消费征税,该跨境服务的最终消费者是客户A,赋予A所在国征税权与该核心特点应该说是相应的。

目前,在税收征管上直接适用《指南》并没有立法依据,只能说是从法理上或者比较法的角度提供的一个解决思路,必然要求适用的人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和较高的法律素养,在目前《指南》尚无中文版本的情况下,要推广使用存在较大的阻力。不过,我国部分增值税法律法规直接引用了《指南》的具体规则,比如“消费行为发生地”的概念,以及不动产所在地涉及的特殊规则,虽然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全与国际规则相应的规则体系,但在纳税共识方面已经有一定的基础。因此,在我国增值税立法不断完善以及贸易全球化的脚步不断加快的背景下,《指南》的立法渗透以及执法适用必定会成为税收征管的趋势,税务机关应当与时俱进,融会贯通,更好地解决征管中出现的问题。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西湖区税务局)

编辑:王月斌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