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案

“5·09”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侦破纪实

陈奕竹 王长庆 本报记者 郑国勇 程丽华 

从一张普通协查函,税务稽查部门敏锐嗅出可疑味道,经过核实、比对企业变更登记信息、相关人员身份信息等,疑点越来越大。税警联合行动,手持大数据“照妖镜”,一桩涉案价税合计60.82亿元的虚开大案就此现形。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全部收押,本案已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2017年5月9日,大连税务稽查部门收到由山西省吕梁市税务稽查部门发来的协查函,由此拉开了税务部门联手公安部门破获涉税大案的序幕。在涉案关键企业已走逃的情况下,经过税务稽查人员与公安人员5个月的共同查处,这起涉案发票总计46307份,金额53.8亿元,税额7.02亿元,价税合计60.82亿元的虚开大案成功告破。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全部收押,本案已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顺藤摸瓜 走逃企业露行踪


检查人员通过大数据下的信息比对发现,关键的5个人物在多家公司中重复交叉任职,且公司经营存在多种异常。税务人员由此确定了涉案企业重大违法嫌疑。

2017年5月9日,大连税务稽查部门收到由山西省吕梁市税务稽查部门发来的协查函。原来,2016年7月山西省税务稽查部门立案查处了吕梁市兴县18户企业系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其中,多家企业作为下游受票方于2015年取得由大连L经贸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88份,价税合计约880万元。

大连税务检查人员初步查询后发现,大连L经贸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玉米、黄豆等农产品的购销业务。之前,企业每年销售额在2000万元左右,2014年后,其业务量激增至数亿元,但连续几年实缴税额均为0元。检查人员拨打法定代表人的电话后,对方声称与该公司生产经营无关,财务负责人电话为空号。经过实地核查,企业的经营注册地址也查无此户。

面对这种走逃失联的企业,碰壁在情理之中。山西发来的协查函中不仅涉及大连L经贸有限公司这一户企业,还有另外3家大连本地公司涉及问题发票和税款。那么,这4家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呢?沿着这一思路,检查人员立即查询了他们的税务登记信息,并未发现什么异样。继而又查询了它们的变更登记信息,这下发现了蛛丝马迹:这4家公司曾经的法定代表人、股东、财务负责人之间竟然有5个姓名存在重叠!那么,这几个重叠的人是否还控制着其他公司呢?

顺藤摸瓜,检查人员对上述法定代表人、股东、财务负责人的身份证号和联系电话、企业的经营地址等信息进行检索,通过大数据下的信息比对后发现,关键的5个人物所涉及的公司共13家,其中存在频繁业务往来、表面独立实际却受共同控制的公司有8家。通过对他们所开具的农产品收购发票明细进行查询后发现,这些公司的农产品收购发票上销售人名称、身份证号码也存在重叠。而上述8家公司除1家处于开业状态外,其余7家均共同在2016年6月28日这一天转为非正常状态。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检查人员愈发坚定——这,是一个大案!

紧追不舍 虚开团伙现真形

根据企业的基本存款账户信息以及增值税专用发票信息,经过法定程序,检查人员查询了大连L经贸有限公司的2个银行账户。银行对账单中数据显示:2个账户在2014年~2016年间共存入资金1.27亿元,支出资金1.27元,这与该公司2014年~2016年间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2.8亿元,购进农副产品12.95亿元的数值相差甚远。

悬殊的数值差距中,两条线索渐渐明晰:一是表面与L公司无关的两个主要涉案人员的个人银行账户与L公司资金往来频繁;二是L公司与其他几家涉案公司的资金往来同样频繁。检查人员将协查函所涉及的作为下游受票方的4家企业,结合2个主要涉案人员的银行账户交易流水进行比对分析,从中发现了资金回流的受票单位名称、开票金额、资金回流账户、资金回流金额以及开票手续费等确凿的资金回流证据。比如,一笔经济业务由L公司提供,其将票开给团伙外受票方黑龙江W有限公司后,W将货款直接打给L公司,紧接着L公司又将这笔钱打给Z土产有限公司账户,然后经过团伙内部企业间多次转账,最后转至虚开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某的个人账户,最后王某按照约定比例扣除开票费后,回流给受票方W公司相关人员李某的个人银行账户。检查人员在通过不懈努力后,最终查实L公司及另外3家本团伙企业下游存在资金回流的单位有16个,金额3393.67万元。至此,大连L经贸有限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已取得关键证据。

税警联手 万里跋涉布法网

图为大连税务检查人员(左二)与福建省闽侯县公安局经侦干警(右一)联手查处案件。 

此时,公安经侦部门开始介入。经侦人员先是协助检查人员调取了8家涉案公司的12个对公账户和58个相关人员个人账户近6万条银行流水电子信息。经过税警的联合努力,最终查实下游存在资金回流的单位共有76个,金额总计4.8亿元。

2017年7月5日,大连税务稽查人员与大连市公安局的经侦干警联合召开了“5·09”专案小组会议。至此,税警联合检查的大幕正式拉开……

行动的第一步就是对确定存在资金回流的企业进行检查,在此过程中,税警分工明确——税务检查人员负责资金流和票流资料等前期的整理,锁定需要调查的企业后与其取得联系,到企业后,查看账簿和凭证,固定证据。接下来,公安经侦人员便会传唤相关人员,利用法律威慑力突破当事人的心理防线,业务背后的真相逐渐清晰——犯罪嫌疑人采用非法手段取得黑龙江大庆地区个人的身份证信息,大肆虚开农产品收购发票,农产品收购发票中货物品名为玉米、杂粮,而对外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货物品名除玉米、杂粮外,还开具了煤炭、电线、电缆、钢材等工业品。取得犯罪嫌疑人开具货物品名为玉米、杂粮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单位进一步对外开具煤炭、电线、电缆、钢材等工业品发票,非法提供给实体经营单位,从而达到偷逃增值税、所得税的目的。就这样,税警前后联合调查了大连当地依然存续的76户企业中的7户企业,核查发票481份,金额4216万余元,税额553万余元;协查了外地企业16户,足迹遍布全国6个省12个市5个县,行程上万公里,核查涉案发票3090份,金额3.65亿元,税额4772万余元。经过大量的内查外调工作,人证笔录和物证收集齐全,公安机关着手实施对虚开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某的抓捕。

尘埃落定 主嫌招供“铁案”成

专案组人员在犯罪嫌疑人的住所连续盯梢守候。虽然其豪华轿车一直停放在阔气的别墅里,但办案人员却迟迟未看到王某本人的身影。蹲守数日后,经侦人员与王某电话联络,他推说人在外地,几天后回去,从此便消失无踪。面对这种情况,公安机关当机立断,通过网上追逃等多种手段,终于在38天后于内蒙古边境将其缉拿归案。

到案后,经过谈话教育,王某对其涉嫌虚开的行为供认不讳。除了向下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外,他还交代了借用他人的身份证虚开农产品收购发票的问题。经过艰苦的统计工作,检查人员最终查实总计高达61亿元的农产品收购发票金额,共涉及农业生产者81人,其中金额过亿元的涉案人员有11人。通过对身份证号码进行分析,结合王某的供述,“5·09”专案组立即沿着所掌握的线索前往黑龙江省某地区,在当地公安局的协助下找到了涉案金额过亿元的农业生产者7人。当被问到“是否与这些公司存在收购业务往来”时,他们纷纷摇头说:“我们几个农民每人不过有几十亩地,一年产值也就几万块钱,哪有那个能耐去卖上亿元的东西啊……”至此,从“进”到“销”的整个链条均已摸排到位。虚构农产品购销业务,虚开农产品收购发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行为已成事实。

经税务机关审查,犯罪嫌疑人王某所控制的8家公司共计对外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4.6万余份,涉及金额53.8亿元,税额7.02亿元,价税合计60.82亿元,税务机关已将该行为定性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向下游发出《已确认虚开通知单》566份。截至目前,共收到回函462份,其中定性为虚开的企业179户,结论为“票货款不一致”的180户,“无法核查”的62户,共移送公安机关105户,补征增值税5060余万元,补征企业所得税约120万元,罚款4748余万元。

“5·09”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涉案价税合计60.82亿元。从接到案件线索起,“5·09”专案组充分利用数据比对分析,对案件层层推进,联合公安经侦共同发力,仅仅5个月时间就闭合整个虚开的证据链条,并使首犯落网归案。“5·09”专案的侦破,有力地打击了虚开骗税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成为大连税务稽查经典案例,并为类似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宝贵经验。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