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打击出口骗税:一场持久的较量

郑阳晏  

出口退税是国家财政给予出口企业的一个“红包”,提高了出口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然而,自从1985年4月出口退税政策实施,各级税务机关就开始了与出口骗税行为的较量,至今从未放松过。

1985年~1993年:见招拆招中管理不断完善

从1985年开始实行退税时,出口企业凭自制凭证、报表就可办理退税,宽松的政策促进了出口贸易的飞速发展,但用假凭证骗税也悄然萌芽。从1989年开始,为杜绝假凭证,改凭海关报关单办理退税,很快,骗税分子开始伪造报关单。1989年,广东新会和台山查处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起骗税案。两县的11户外贸企业,采取伪造、涂改出口报关单、进货发票等退税凭证,骗取退税1650万元,相当于当时贫困地区三四个县的年财政收入。同时,由于税务、海关、外汇管理等部门的信息化体系尚未开始建设,税务部门很难及时核对辨别海关报关单的真伪,骗税分子利用时间差“浑水摸鱼”。这种骗税手法从广东蔓延到其他地区。

为堵塞漏洞,税务部门增加了对退税必备单证的管理。从1991年起,改凭报关单、结汇单或外汇核销单、发票办理退税,如果出口的是高退税率、价值高的货物,还需提供生产环节的税务部门出具的征税证明。严管之下,骗税分子“另辟蹊径”,勾结收买监管部门为其犯罪行为开“绿灯”。典型的是1992年的“咸宁市长骗税案”。

因为1994年之前的增值税并非抵扣制,也无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一时期骗税分子的犯罪手法,就是通过伪造凭证、报关单、纳税证明来伪造出口事实,骗取没有缴纳的退税。而当时打击骗税的思路,也是聚焦出口的一系列单据,把重点放在核查出口企业的退税相关单证是否真实。但是,由于部门之间没有形成全国统一的数据共享和交换系统,检查往往依赖纸质资料,费时费力。随着增值税发票试点施行,骗税分子放弃了造假,逐渐采取真票虚开、代开,将违法上移到生产企业,甚至原料供应商,加大了税务部门的查处难度。

出口骗税给经济健康发展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国务院多次强调建设现代网络化税收管理机制和加大对税收犯罪打击力度。在国务院打击骗税的决心和行动之下,以及宏观政策的调整,退税由中央财政全额承担,指标紧缺,审核趋严,同时退税率不断调低,骗税分子无利可图,骗税趋势逐步得到了控制。

1994年~2003年:重拳出击中清理乱象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我国多次调高出口退税率,出口贸易以每年30%的速度强劲增长。同时,由于增值税防伪税控(又称金税工程)在2003年才实现全国联网覆盖,在这没有“金税”保护的时期内,通过虚开发票骗税成为燎原野火。

2000年8月,国务院领导成立807工作组,剑指潮汕地区的潮阳、普宁。工作组经过3个月的调查,组织了多次重大行动,成功破获“共和国第一骗税案”。该案作案手法现在看来不甚复杂,但非常典型。为了逃避监管,骗税团伙采用假名、假身份证开办空壳虚假企业,或者是寻找挂靠企业取得增值税发票的开具权,利用金税工程尚未全国联网的漏洞,虚开专用发票给出口企业用于进行骗税,专业化、“一条龙”式作案。

面对复杂的形势,税务机关采取的是“飓风”式重拳出击,通过与公安、纪检等机构组建专案组,联合查办虚开骗税大案来震慑犯罪分子。办案的重点通过深挖骗税案的源头,拔萝卜带泥,将当地的各种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在取得“807专案”胜利的基础和经验上,打击骗取出口退税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2000年11月,国务院对广东、广西、山东、福建等10个省(区、市)进行了重点检查,对河北和贵州两省个别企业进行了专案检查。集中力量查处了一批大案要案,为国家挽回了巨额的经济损失。同时,随着增值税防伪税控系统全国上线,地域性的大规模虚开和假发票也逐渐销声匿迹。

2004年至今:专业打击下的无所遁形

随着增值税防伪税控系统全国上线,骗税分子也转变了模式,从聚集某处、明目张胆违法,变成地下活动、小股流窜作案。税务部门逐渐转变思路,从防范入手,加速推进税务管理现代化。包括对接海关的口岸电子执法系统;完善一般纳税人审核、发票领购方面的监管,要求必须实地核查“三防”设备,发票抵扣时重点排查敏感地区的发票风险;排查出口贸易的代理挂靠模式,对不符合条件的出口严禁退税。

通过对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自2009年起302件骗税司法判决文书的分析,沿海地区是打击骗税的前沿阵地,主要集中在浙江、广东和上海。买单配票、高报配票(“道具”配票)等成为这一时期骗税常见的几种作案手法。

买单配票,指骗税分子通过货代等中介,以支付一定的费用,将他人出口的货物在报关时挂上骗税企业的名称,进行假报出口,然后购买接受他人虚开的发票进行骗税。2016年3月,浙江省温州市国税局成功破获一起温州某服饰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温州某进出口有限公司骗税案件,两家公司共计骗取出口退税7000余万元。

高报配票,又称“道具”配票,是通过将出口货物高报数倍价格,或让出口货物成为谋取骗税的“道具”,再接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骗税。2017年底,上海税警合作,破获一起高报手电筒出口价格进行骗税的案件。

这一时期,骗税分子团伙化、专业化的趋向明显,而且为了隐藏犯罪行为,出现很多“创新”模式,但税务部门打击骗税的能力也今非昔比。从国家税务总局每年公布的重大骗税案件以及司法公开的判决案例情况来看:税务部门的检查方向,从以往的聚焦发票虚开为主,变成发票、出口、外汇全方位聚焦,如果被税务部门以打击骗税盯上,骗税分子会接受“底朝天”式、“无死角”式检查,几无可能逃脱法网制裁。体现在数据上,就是近年来骗税破案数量剧增,2013年~2017年,破案量4年之间翻了8倍,体现了执法部门打击骗税技术的迅速提高。

随着金税三期上线,国地税机构合并的落地,税务机关将拥有海量数据编织成的“天网”。同时,各种前沿数据技术将大放异彩,大有作为,如网络“爬虫”软件成为搜索骗税分子蛛丝马迹的“云猎犬”;利用各类数据分析,为骗税分子的行为画像、锁定窝点地址的“云取证”。在精确数据的支持下,税务部门事后打击骗税的模式将逐渐前移,建立“防打一体”的模式。

(作者任职于国家税务总局台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是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出口骗税案件查处工作指引》编写组成员,参与查办过多起虚开、骗税大案。)

编辑:佟玉兴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