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业服务

税务专家建言《税收征收管理法》修订

本报记者 覃韦英曌 

12月2日,第五届税务风险防控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由北京市注册税务师协会、北京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和中央财经大学企业税务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与会专家对《税收征收管理法》的修订进行了集中研讨,认为税收征管体系的建设和完善,需要明确界定税收征纳各方的权力与责任,关注新出现的业务与问题,建立信息共享机制。

还责还权于纳税人

在北京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董事长王冬生看来,税收征管的目标,是通过有效手段,规范征纳行为,加强征收管理,保障国家收入,保护纳税人权益,进而提升税法遵从水平,降低税法遵从成本。

专业人士认为,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站在纳税人权利保护的维度,以法律的形式,对纳税人的权利与义务作出明确界定。

“对纳税人来说,依法纳税,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既是其权利,也是其义务,纳税人只有先履行了纳税义务,才能享受相关权利。”王冬生说。

据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贾绍华介绍,2015年公布的《税收征收管理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纳税人的权利保护已作出了一些规定。比如,完善了延期缴税、新设分期缴税制度和修正申报制度,赋予纳税人对作为确定应纳税额依据的国外涉税信息提出异议的权利,丰富了纳税人的权利事项。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研究员滕祥志认为,《税收征收管理法》的修订,应将纳税人的具体权利和义务在总则条款中予以明确,修订相应的条款,并将税收救济、信赖合作、诚信推定等理念作出具体的界定。建议明确“权益保护原则”,补充应有权利,细化已有权利,进一步丰富和明确纳税人权利并将其落到实处,构建纳税人权利保护体系,同时完善纳税人权利救济体系,充分保护纳税人的行权能力和行权行为。

贾绍华则建议,确立纳税人自主申报的法律地位,将“纳税申报”的具体规定独立成章,突出纳税人自主申报纳税的权责,还权还责于纳税人,由纳税人对申报的真实性、完整性负责。

明确税务机关权责边界

有人认为,对税务机关而言,开展税收执法、提供纳税服务的权利与义务是有边界的,应该以法律的形式对此作出规定。举例来说,哪些情形下税务机关有权对纳税人开展税务检查?检查时可以查什么?检查后如何处理?这些问题都需要由法律界定。

据贾绍华介绍,《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强化了税务机关的检查权,一是扩大检查对象范围,将检查询问对象扩大到“其他当事人”;二是充实了检查内容,规定税务机关可以对纳税人登记注册场所、货物托管处以及相关物流企业进行检查,到相关部门查询、复制纳税人的财产登记信息和身份信息,检查纳税人的电子会计资料,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电子支付服务提供者提供电子商务交易和电子支付情况;三是增加了查封、扣押、鉴定、勘验、先行登记保存等调查取证手段。

对此,贾绍华建议,一方面,应进一步明确条款中的词语定义,缩小税务机关自由裁量权的使用;另一方面,应注重相关内容与行政法等法律的衔接,保持内在的一致性。此外,还应关注司法权利救济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筑牢最后一道防线。

北京洪海明珠税务师事务所董事长郭洪荣也建议,在《税收征收管理法》中明确“法无授权不可为”的行政原则,以加强税收征收管理。举例来说,在《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中,仍以“无正当理由”作为税务机关行使税收核定权的根据,郭洪荣建议将相应条款表述修改为:交易定价存在违法情形时,税务机关有权进行税款核定。

王冬生表示,应在《税收征收管理法》中明确征、管、查相分离的税收征收管理机制,细化税务机关内部工作职责和权力。比如,规定由稽查局负责对纳税人开展检查,除转让定价等特殊情形需要跨部门合作外,税款征收部门和纳税服务部门不负责税务检查等相关业务。

同时,王冬生认为,税务机关的纳税服务是依据税收法律法规、遵循税收法定原则,为纳税人依法、无偿提供的纳税服务,与市场化的涉税专业服务不同,两者不能混淆。税务机关的服务内容要有明晰的边界,建议《税收征收管理法》对此作出明确的界定。

建立涉税信息共享机制

在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林军看来,建立起信息共享机制,对税收征管体系的完善十分重要,《税收征收管理法》对此应予以明确。

据贾绍华介绍,《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采取专章规定的方式,对“涉税信息”进行了规定,为信息获取来源及相应法律责任提供了明确依据。其中,明确了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金融部门涉税信息提供的义务,公安部在协助查询时身份信息的提供义务等,并针对较为薄弱的网络交易税收管理,增加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涉税信息提供义务,以强化网络交易监管。针对纳税人,增加了交易相对方的涉税信息提供义务,规定纳税人支付影视、建筑等服务费用的金额达到规定数额的,应当按照规定向税务机关提供相关支付信息,以加强对税收高风险行业的监管

随着金税三期系统的应用,税务机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掌握纳税人的涉税信息。在此背景下,王冬生建议,纳税人何时需要报送涉税信息、应报送哪些信息、涉税信息的具体使用等细节,《税收征收管理法》需要对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作出明确。

滕祥志建议,下一步,应建立具体的信息管税体制机制完善措施,对信息来源、信息利用、信息隐私、信息监管等方面细化规定,在做到征管实践有理有据的同时,以富有前瞻性的修订眼光,为信息管税的未来扩展空间。

关注新问题新业务

专业人士呼吁,《税收征收管理法》的修订,应着重聚焦于新出现的问题和业务,近期引起业界热议的滞纳金问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据中央财经大学财税学院教授樊勇介绍,目前,业界对有关税收滞纳金功能的界定、计征比例和加收时限等问题都存在一定的争议。滞纳金到底是经济补偿,还是处罚、督促?滞纳金到底能否超过补缴税款本金?对此,樊勇建议,应结合滞纳金产生的原因分类考虑,修订《税收征收管理法》时应作出明确规定,并注意与其他行政法律法规的衔接。此外,可结合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相关做法,从制度上作出界定。举例来说,美国将滞纳金纳入各个税种的具体规定中,不同税种滞纳金的具体规定不一样,地方税和联邦税也存在差异。

中国石化财务部处长尚胜利则建议,应区分具体情况对是否加征滞纳金作出规定。如果纳税人出于主观故意,构成了《税收征收管理法》所规定的偷税,不但应该补缴税款,而且要缴纳滞纳金,情节严重的还应不受追征期的限制,这种做法能够增加纳税人的违法成本,促使其提升其税法遵从度;如果是因纳税人非主观故意产生的,则在补缴税款的基础上,可酌情考虑,减轻或免征滞纳金。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