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案

一场“窃听风云”十亿虚开大案


郑阳晏 胡佳 罗柳燕

浙江省台州市税警联合破获一起团伙虚开大案,该团伙利用他人身份注册19家空壳公司,买“黄金票”抵扣税款,多道“洗票”,暴力虚开,作案范围跨9个省13个市,涉案金额10.9亿元,税款1.58亿元。目前,该团伙涉案人员已全部归案获刑。

某日某酒店,一边是税警专案办公室正在召开案情分析会议,一边是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操持设备隔墙监听会议的内容……这一幕好似电影《窃听风云》的场景,在浙江省台州市真实上演。正是基于这次窃听,一个利用19家空壳公司暴力虚开发票的犯罪团伙步入税警精心布设的法网。近日,该案成功告破,主要涉案人员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无”线索,引出“缔华专案”

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6年春节刚过,台州市国税局稽查局接到基层局报来的一个情况:路桥区有数十户商贸企业经营状态陆续转为非正常,征管人员实地核查这些企业的注册地址,不是人去楼空,就是查无踪迹,其法定代表人也都是外省人且失去联系。当地税务部门在分析了这些商贸企业的进销项发票以后,发现了更多异常:进项票均来自外地,有些已经失控;进货渠道舍近求远,不符合经营常规;销项发票部分指向进出口公司,风险较大。

凭借多年的稽查经验,台州市国税局稽查局认为这些企业存在重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嫌疑。但如何对它们展开检查成为难题,因为这些企业都已处于“无人、无账、无场地”的“三无”状况。

基于此,该局召开案情分析会研讨对策。有人提议先分析数据,描绘案件轮廓、分析违法手法;有人认为可以从业务流进行追踪,从申领发票信息中寻找线索,再与警方一同分析有关人员的人际关系;有人建议从分析企业资金流入手,顺藤摸瓜;有人表示可从本地受票企业中开始调查。综合多方意见后,该局决定成立专案组,通过大数据挖掘、资金流分析和摸排调查等多种方式展开调查,案件代号“缔华专案”。

破解“DNA”,发现资金流向规律

资金链常被称作涉税案件的“DNA”。企业资金往来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丰富的信息,一笔可疑资金、一个账户姓名……都有可能成为直达案情主脉的线索。于是,资金流分析成为案件检查的起点。

随着检查的进展,一个新问题出现在专案组面前:该案涉及本地空壳企业14户,外地空壳企业90多户,本地受票企业200多户,外地受票企业100多户。面对数千个账户和数十万条数据,要找到关键证据,无异于大海捞针。

怎么办?专案组经过研讨决定使用大数据技术,对所采集的银行资金数据进行数据清洗、分析和可视化处理,绘制资金流向图,分析有关资金流动差异的规律。

经过一个月的高强度分析,专案组终于在数十万条资金数据里,发现了资金在上下三层账户间的流向规律:空壳开票公司的资金账户中不留余额,收到受票企业支付的款项后,将之转到10余个一层账户;一层账户扣除费用后,再转到数个二层账户;二层账户扣除费用后,又转到几百个三层账户;最后所有三层账户里的资金,全部流回受票企业账户。

资金流向图绘制完毕,一个虚开发票的团伙“产业链”架构完整地呈现在专案组面前:一层账户指向控制空壳开票公司的团伙,二层账户指向票贩、黄牛等中间人,三层账户指向购买虚开发票的受票企业。

专案组通过分析涉案账户的存取结构,发现这些账户的开票费收益最终都归集到一个名为黄某某的账户中。

至此,“缔华专案”的“DNA”密码被专案组破解,一个以黄某某为首的虚开发票团伙渐渐浮出水面。

制订“响尾蛇”计划,引蛇出洞

锁定以黄某某为首的虚开发票团伙后,专案组立即通过台州市联合打击发票违法协作平台,将线索移交给台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双方很快成立税警联合专案组共同办案。

联合专案组侦查后发现,该团伙非常狡猾,游走全国各地。黄某某是一名累犯,反侦查能力极强,他居无定所,频繁更换手机号码。在税警开展联合行动后不久,他似乎听到了风声,突然销声匿迹。

专案组重新梳理线索,发现一个叫王某某的涉案会计跟黄某某在资金等方面往来频繁。在前期的调查约谈中,王某某称自己只是代理建账,不承认跟虚开团伙有关系,但专案组根据已掌握线索判断,王某某很可能是黄某某虚开团伙的一员,只是缺少关键证据佐证。经研究,专案组决定实施代号为“响尾蛇”的引蛇出洞计划。

随即,办案人员约谈王某某。在谈话过程中,专案组工作人员送来一份通知,内容是专案组即将在G酒店会议室内召开税警案件分析会。这时,办案人员接到一个“涉密电话”,于是将该通知放在桌上,到屋外接听。在此过程中,王某某快速浏览了通知信息。

很快,黄某某就接到了王某某通报的会议信息,黄某某当晚便派应某某到G酒店预定与会议室相邻的客房,准备窃听会议内容。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这些行为已全部处于专案组的监控之下。

于是,在税警案件分析会当天,出现了文章开头描述的一幕。应某某在会议室隔壁的房间里,悄悄使用窃听设备获取会议内容。会议上,一个办案人员语气沮丧地表示:“该案毫无线索和进展,无法查处,只好暂时搁置。”黄某某等人得知这一信息后,大喜过望,认为风头已过,便放松警惕,陆续回到台州,接着四处开展虚开发票的“生意”。

经过长时间的悄然布控,联合专案组决定对以黄某某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开展收网行动。终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联合专案组一举抓获这个涉嫌虚开团伙的头目黄某某,以及成员应某某、徐某和王某某等人。“响尾蛇”计划实施成功。

“金字塔”型举证,撬开零口供

警方控制黄某某后,连夜对其展开审讯。然而,黄某某拒不承认自己有虚开发票的行为,审讯陷入停滞。

面对这种局面,联合专案组意识到,如果黄某某以零口供的方式对抗调查,时间一长,必然引起连锁反应,对调查该涉嫌虚开团伙的其他成员以及外围票贩、受票企业带来不利影响,并为今后该案的行政查处和刑事诉讼带来困难。

要攻破这个难题,必须构建物证、人证和言证完整的证据链条,锁定黄某某的罪行,将案件办成铁案。经过多次研讨,专案组精心设计了“金字塔”型取证方案:以资金回流为脉络,搭建自下而上的证据模型。先取证受票企业,依次确认票贩中间人、涉嫌虚开团伙成员的违法事实,然后由涉嫌虚开团伙的成员指证头目黄某某,最终完成本案证据的缜密关联。

在随后的3个月里,专案组兵分几路,加班加点展开询问约谈和外调取证工作,完成了对数十个票贩、200多户受票企业的调查取证,构建起完整的证据结构。在调查中,面对办案人员出示的严密、翔实的证据,该涉嫌虚开团伙的成员纷纷招供。黄某某看到大势已去,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最终交代了其虚开发票的事实。

专案组经过查证确定,黄某某在2014年出狱后,做塑料原料生意一直亏本,通过一次偶然机会他了解到,不少企业缺乏进项票抵扣税款,有购买发票抵扣税款的强烈需求,于是他便打起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主意。从2015年2月开始,黄某某先后找到会计王某某、无业青年应某某、徐某等人,邀其一起干虚开发票“生意”。他们用收购来的外省人身份信息,先后注册了19个空壳公司,通过非法向其他虚开团伙购买“黄金票”、农产品收购发票抵扣进项增值税,接受他人虚开发票4333份,合计税额7303万元,价税合计5.03亿元;同时进行“多道洗票”,暴力虚开,非法收取开票费牟利,先后对下游326户企业虚开发票5670份,涉及税额8542万元,价税合计5.87亿元。

该案跨9个省13个市,涉案金额10.9亿元,税款1.58亿元,涉案企业394户,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9人。根据此案,台州市税务机关已检查台州下游企业200多户,查补入库税款5216万元。


目前,该涉嫌虚开团伙涉案人员已全部归案。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近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主犯黄某某无期徒刑,判从犯王某某十一年零六个月徒刑,判票贩方某十年零六个月徒刑,其余涉案人员均获程度不等的刑罚。


编辑:解晓冬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