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专家观点

将减税降费与激发市场活力更好地结合起来

——专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

实习记者 王洋 

● 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举措

● 实施减税降费,是一件长久的大事,而绝非权宜之计

● 应当以稳健的货币政策给予减税降费有效的支持配合

● 减税降费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事关整个经济体制改革

在刚刚结束的2019年全国两会上,减税降费无疑成为涉税热点中的热点。2018年,在完成年初确定的1.1万亿元减税降费措施基础上,有关部门在年中根据宏观经济形势预调微调又出台了一系列新的措施,最终全年为企业和个人减税降费约1.3万亿元。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如何理解减税降费对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的意义?如何确保减税降费落实到位?未来应如何拓展减税降费激发市场活力的空间?本报记者就这些话题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

记者: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增强微观主体活力”被列入2019年重点工作。您认为减税降费对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的具体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义平:微观主体有活力,是经济健康良性循环运行的基础。无论对企业还是个人,减税降费对激发其活力都具有重要意义。从主观上讲,减税使微观主体有了更多收入和获得感,调动了其积极性和创造性;从客观而言,企业搞研发、扩大再生产,个体消费都有更多资金了。很显然,如果微观主体活力不足,不仅会抑制消费和生产经营活动的积极性,还会影响税收、就业等各个方面,进而影响经济活力。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连续三次提到“微观主体活力”,充分说明微观主体活力的增强已经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

供给学派代表人物阿瑟·拉弗提出的“拉弗曲线”告诉我们,过高的税率会削弱经济主体积极性,使企业收入降低,削减课税基础,使税源萎缩,最终导致税收总额的减少。20世纪80年代,美国前总统里根将“拉弗曲线”作为“里根经济复兴计划”的重要理论之一,并提出一套以减少税收、减少政府开支为主要内容的经济纲领。里根政府的减税政策使经济增长出现了当时少有的景气,这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中国目前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结构性问题,而调结构的核心在于创新。创新需要什么?需要资金,需要企业家精神。虽然减税降费会给短期财政收支带来压力,但在宏观基本面周期性偏弱的形势下,积极财政政策逆周期减税降费,不但能在短时期内稳定市场信心从而稳定经济基本面,从中长期来看,还能提高公司盈利能力,这也是在涵养税源,为财政税收的长期可持续增长打下良好基础。

记者:请您评点一下近年来的减税降费政策。

李义平:从2012年起,我国以营改增为契机开展减税降费。从2012年的减税426亿元,到2014年的1918亿元,再到2017年的超1万亿元、2018年的1.3万亿元,规模不断扩大。减税降费的成果,可以说非常显著。很多民营企业都是中小微企业,不仅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困境,税费负担重也是突出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去年11月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会作为第一项政策举措被提出来。所以,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并让微观主体特别是民营企业真正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减税降费,是一件长久的大事,而绝非权宜之计。

记者: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背景下,您认为应如何更有效地减税降费以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李义平:要下好经济这盘棋,关键是把企业这个棋子激活。要激发企业的主观能动性,关键是提升企业信心。当前,企业最大的诉求之一,就是政府的减税降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全年要减免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近2万亿元。未来,应通过减税降费,降低整个社会的融资、物流、土地、能源等基础性成本,降低企业经营成本。让企业对未来投资发展有信心,中国经济才会有活力。我认为,未来减税降费,深化增值税改革是重点,在考虑财政承受能力的前提下,科学测算,降低税率;应落实好个人所得税改革,提升居民可支配收入,提振消费,这是给消费个体减负;应深化落实企业所得税减税,进一步降低进口综合税负,为企业进一步减轻负担;进一步减少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同时,未来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对新一轮的减税降费形成有效支持配合。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以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都将进一步增强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政策效力,尤其对中小企业健康成长产生积极促进作用。此外,现行支持小微企业的税收政策,多为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规范性文件,建议能够在法律层面确定一些有利于企业发展的税收政策,激发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为市场经济增添活力。

记者:除了减税降费,还应采取哪些举措来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李义平: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做好今年政府工作,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依靠改革开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只要市场主体有活力,就能增强内生发展动力、顶住经济下行压力。要大力推进改革开放,加快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放宽市场准入,加强公正监管,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让各类市场主体更加活跃。可见,减税降费和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之间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激发市场活力自然也不能单纯地依靠减税降费来完成,应该将减税降费与经济体制改革联系起来。同时,减税的目的不仅仅是缓解企业压力,而是通过减税,加快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在减少低端和无效供给的同时,培育经济新增长点、新动能和新供给。而发挥市场主体活力,还需要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来保障。一方面加快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不断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挖掘传统动能的增长潜能,另一方面要加强经济主体自主创新,培育经济新动能,加快发展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振兴实体经济。

换句话说,给企业减轻负担,激发其活力,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也不只是税务部门的事,而是事关整个经济体制改革。应该将减税降费的举措与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更好地结合起来,使其具有更大的体制空间和制度空间,并且做到公开化、透明化、法治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到位了,企业税负自然会降下来,企业也会有更多的获得感。此外,减税降费可以倒逼政府的机构改革,使政府更有效率地发挥职能,优化财政支出,这也能为企业发展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李义平,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在全国性报刊上发表论文400余篇,个人学术专著有《经济改革热点理论探源》《体制选择分析》《中国的经济过渡》《来自市场经济的繁荣——论中国经济之发展》,以及经济学随笔《和着时代节拍的思考》。多次获得国家级和省部级各种学术研究奖项。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