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降低壁垒 推动沿线国家贸易合作

樊勇 王婉如

实现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贸易合作,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将促进双方经济发展,尤其是对“一带一路”东盟国家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更强。

东南亚是云南花卉的传统市场,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加强产业合作,为双方商贸活动注入新动力。随着昆曼国际大通道打通,中国云南鲜花只需近40小时的冷链运输便可抵达泰国曼谷。图为云南石林彝族自治县锦苑花卉产业园的花农在采摘和搬运鲜花。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中国在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明确提出要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抵制贸易保护主义。贸易自由化一方面能够通过市场竞争提高本国产品及服务质量,改善管理手段,引进先进技术以及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可使本国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部门进一步实现专业化,提高生产效率,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规模经济,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正是践行贸易自由化的切实行动。

贸易壁垒是贸易保护的主要手段,关税税率的提高及非关税壁垒的抬头都会影响贸易自由化的进程,阻碍区域合作的发展。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印发的公告,从2018年11月1日起,中国降低部分商品的最惠国税率。本次降税后,中国关税总水平将降到7.5%。而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的平均关税水平约为6%,发达国家的平均关税水平比较低,在3%左右。调整后的中国关税总水平略高于欧盟,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处于中等偏低水平(中国名义关税下降空间相对较小)。近年来,具有天然的隐蔽性特点的非关税壁垒呈现逐渐抬头趋势。其中技术性贸易壁垒(TBT)运用尤为广泛。根据世界贸易组织2016年发布的报告,技术性措施、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在全球非关税措施总数中的占比高达83.3%。这些壁垒仍有下降的空间。

在研究分析区域贸易与经济合作的框架中,中国许多学者均认为降低关税税率和减少非关税壁垒能提高区域内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可以较为显著地刺激各成员的贸易以及产出的增长。区域贸易合作能够改善成员的社会福利。

笔者选用国际贸易领域运用较广泛的GTAP模型对上述观点进行验证,将世界区域按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划分,分析区域贸易合作对各国经济贸易的影响。GTAP数据库包含140个区域57个部门的投入产出、税收、投资与贸易等各项经济数据,能为政策分析和模拟提供一定的定量结果。在GTAP架构中进行政策仿真时,可以同时探讨政策对各国各部门生产、进出口、商品价格、要素供需、要素报酬、国内生产总值及社会福利水平的影响等。

通过模拟分析中国单方面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区域贸易合作双边降低贸易壁垒这两种情况。我们发现:一是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能够对中国以及大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起到促进作用,尤其是对于中国社会福利有很大的提升。区域贸易合作后,各国发展各自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进行专业化生产,提高了生产效率与生产规模,促进了经济发展以及贸易活动的频繁往来。二是通过对比两种情况,可以明显地看出,互惠谈判下的区域贸易合作带来的益处会比传统单边主义下降低贸易壁垒带来的益处成倍数增加。三是降低贸易壁垒对距离中国较近的亚洲国家经济贸易的积极影响较大,如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而对于东欧国家影响效果较小。这主要是因为东南亚国家离中国地理位置近,生产生活方式差异不大,再加上运输成本较低,加速了相互间生产以及贸易往来。

由此我们得出结论,如果能实现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贸易合作,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将促进双方经济发展,尤其是对“一带一路”东盟国家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更强。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地理位置较为接近,贸易投资关系紧密,生产结构互补性强,加之人文交流深入,双方贸易往来将更为频繁。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后续推进过程中,笔者建议,首先,中国可以推动与“一带一路”国家建立互惠的区域贸易协定,降低双方贸易壁垒,逐步实现贸易自由化。其次,在降低贸易壁垒的选择中应主要降低非关税壁垒,提供贸易便利化,然后才是降低关税税率。最后,如果互惠谈判进展较慢,中国可以先单边降低非关税壁垒,实现贸易规模增速发展并带动各国经济发展,提升社会福利水平。

(作者单位: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