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研究探讨

中法专家交流:创新“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

燕晓春 本报记者 郝正非

近日,中法“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研讨会在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举办。来自中法两国的10余名专家一致认为,完善和创新“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十分必要。法国是“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机制的观察员国,会上,法国专家介绍了跨境涉税争议快速、有效解决的经验。

法国实践

1.相互协商程序(MAP)

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法学院税收与财政研究中心主任特里·朗贝尔介绍说,首先,法国对纳税人运用MAP作为救济途径有一定条件限制。法国法律规定,如果纳税人故意漏报信息或有欺诈行为时,不能运用MAP。其次,法国的MAP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国内阶段,由国内税务机关确定是否启动MAP;第二阶段是与相关国家进行协商的阶段,协商可能出现三种不同结果:第一种是三方同意,签订协议;第二种是纳税人不接受税务机关协商达成的方案,MAP不能生效;第三种是双边税务机关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双重征税依然继续,最后只能通过国内诉讼或国际仲裁解决。最后,是MAP的期限要求。法国的期限要求是两年,如果两年内还不能找到解决方案,就将进入仲裁程序。尽管进入了仲裁程序,但在作出仲裁决定之前,还可以继续运用MAP,并以MAP的协商方案优先。

2.仲裁

法国签署《实施税收协定相关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的多边公约》(以下简称“多边公约”),自动引入了仲裁程序。多边公约有9个条款涉及仲裁。特里·朗贝尔认为,多边公约下的仲裁应注意以下两个方面:其一,仲裁员的选择。每个国家指定一个仲裁员,第三个仲裁员由两个国家协商指定,如果此人选不能达成一致,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指定。其二,保密性问题。仲裁员有保密义务,且应保持中立。

作出仲裁决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两个国家分别提出解决方案,由三个仲裁员裁决,仲裁员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方案,不能修改;另一种是仲裁员提出不同于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并说明不予采纳两个国家方案的理由。

3.预约定价安排

法国巴黎律师公会律师日拉尔·奥西尼首先分析了预约定价安排的性质,他认为双边或多边预约定价安排是通过签订税收协定实现的,属于国际行政合作,签署国在技术上和政治上都要承担国际义务。但预约定价安排并不具有国际条约的法律效力,因为预约定价安排只是授权由行政机关代表签署,国内立法机构并不介入,好处是具有灵活性。

多年以来,法国不断增加预约定价安排。从技术层面看,法国的预约定价安排坚持两个原则:一是可比原则;二是独立交易原则。法国税务部门和相关企业基于经济状况、政治策略等因素,会找到一种合理有效的定价方法。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日拉尔·奥西尼认为,在预约定价安排中政治因素比技术因素更为重要,关键是如何在不同国家之间更好地分配税收。

共识:为涉税争议解决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案

中法专家一致认为,国际税收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应不断探索完善“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

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法学院税收与财政研究中心主任特里·朗贝尔和副主任让·吕克·阿尔贝尔认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是国际软法(软法是指不能运用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法律规范。软法相对于硬法而言,后者是指能够依靠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法律规范。)非常活跃的一个时期,国际税收环境整体发生巨大变化,国际税收基本准则也随之改变。二十国集团(G20)每个成员都在税收方面积极采取行动,税收争议解决工作也得到较快发展。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黄立新分析说,尽管近年来世界经济出现了积极向好的局面,但是依然面临着较多风险,主要表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受到挑战等方面。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随着“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投资日益增长,引发的税收争议也逐渐增多,作为税收理论工作者,应积极探索“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的建立,努力为“一带一路”涉税争议快速、有效解决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案。

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法学院欧亚研究所所长金邦贵表示,法国税收专家学者也会为完善“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贡献力量。从1996年起,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与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之间的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23年,合作研究的议题涉及税收方方面面。今年4月,法国税务部门参加了在浙江乌镇举办的第一届“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论坛。他认为,“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应包括事前预防机制和事后解决机制,如相互协商程序和仲裁。

建议:完善涉税争议事前预防和事后解决机制

与会专家分别从完善相互协商程序、引入仲裁程序、引入调解机制、设立税收争议解决中心、推动程序正义制度建设五个方面,对如何完善和创新“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出谋划策。

完善相互协商程序(MAP)。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施正文认为,MAP是目前解决跨境涉税争议的最主要方法,虽然存在时间长、效率低和透明度不够等缺点,但由于MAP是基于协商,在所有争议解决方式中,对税收的国家主权这个特征损害性较小,所以各国出于维护税收主权的考虑,愿意采取这种方式。未来更好地发挥MAP的作用,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一是税收协定应普遍增加MAP条款;二是明确协商的期限,防止久拖不决;三是赋予纳税人MAP的参与权和结果知情权。

适时引入仲裁程序。施正文认为,仲裁程序作为补充性方法,只有在MAP不能解决税收争议时才可启动。仲裁程序涉及仲裁的自愿性和强制性,以及是否能选择本国的仲裁员等问题。施正文对引入仲裁程序的建议有以下两点:一是更多尝试运用仲裁程序来解决税收争议;二是仲裁作为补充性方法的同时,应当适用强制性条款。比如协商结果不能让双方满意时,一方当事国提出启动仲裁程序时即可启动。

引入调解机制。国家税务总局福建省税务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赖学勤建议,可考虑运用体现东方价值观的调解思路补充进“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首先,从法理上来说,调解机制体现了国家法治与社会自治在互动中解决经济纠纷的理念。其目的是以更低廉的成本、更便捷的手段维护涉税各方的利益。其次,与MAP相比,运用调解机制时,税收争议各方始终拥有自主权,可根据自身的意愿作出选择并达成协议。再次,调解的过程比较高效且费用低廉。第一,可选择熟悉涉及税收争议的“一带一路”国家国情的调解员;第二,给予税收争议各方申诉权,保证调解机制的透明性;第三,利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税务部门共同倡议、共同商议、共同建立的规范化、制度化官方多边税收合作平台,继续完善税收征管合作机制。

设立税收争议解决中心。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梁若莲提议,应在“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机制理事会的主持下,设立税收争议解决中心,并分阶段发展不断走向成熟。税收争议解决中心通过聚集一批具有专业税法知识和立场客观公正的专家,为纳税人和当事国提供税收争议解决的建议和税收争议调解、仲裁时的帮助。

推动程序正义制度建设。北京瑞栢律师事务所(PwC全球网络成员所)合伙人寇毅敏认为,对“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进行探讨,除了机制类型,还应包括程序正义制度,尤其是行政程序中的程序正义制度,包括回避制度、举证责任分配制度、证明标准制度、证明力制度、质证制度等。目前业界讨论比较多的是现有涉税争议解决机制的短板及其补救措施,以及可替代的争议解决机制,程序正义制度很少被提及。她建议,程序正义制度需要各国参与,通过研究主要参与国的程序正义制度,进而遴选、制订出普适性的程序正义制度,一方面能帮助个案能够得到程序上的公平对待,降低涉案纳税人、相关国家税务机关、办案税务人员对实体正义的不满意度;另一方面也能促进类似案件在“一带一路”国家被公平对待处理。此外,在“一带一路”涉税争议解决机制的类型上,对于业界提出的创新型、可替代型解决机制也需要进行法学领域,尤其是国际法领域的深入分析,在制订和落实的过程中也需关注程序正义问题。

会上,还有学者建议将司法程序纳入涉税争议解决机制中。施正文分析说,尽管目前还没有通过司法程序解决税收争议的实际案例,但已经有国家在考虑尝试这种方法。从国际法院条款来看,国际法院也有权裁决税收争议案件。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