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申遗前后的坚持与改变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55处,位居世界第一。与一年前代表独特自然生态申遗成功的贵州梵净山不同,良渚代表的文化遗产,标志着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得到了国际社会认可。不过无论是人文的还是自然的,申遗前后,遗产保护与地方发展始终是绕不开的一对矛盾体。

如何找到保护与发展间的平衡点?对于这一世界性难题,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感受更深。在良渚之前,中国已有54处世界遗产;在良渚之后,中国还会有更多历史文化遗迹、自然生态系统被发现和认可。因此,这是一个值得长期思考的问题。

近日,记者走进了良渚和梵净山。观察这一组不同形态但前后相连、互为对照的世界遗产,体会他们在申遗前后思想理念、发展路径的坚持与改变,尤其是税收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启发和借鉴。

良渚:寻找保护与发展的平衡点

记者 虞立教 李萍 通讯员 漏丽婷

从杭州市中心出发,往西北方向驱车约一小时,就可以到达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良渚。“良渚”意为“美丽的水中之洲”,在5000多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城市,创造了灿烂的文明。

7月6日,随着一声木槌落停,良渚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伴随着成功的喜悦,良渚也作出了一个保护全人类文化遗产的承诺。至此,多年来围绕良渚申遗所产生的古迹保护与经济发展平衡问题,似乎有了新的解决契机。

纠结的“让道”

站在良渚古城外围水坝——蜜蜂弄坝体遗址上,可以隐隐听到远处传来的轰鸣声。在那里,杭州绕城高速公路西复线工程正在紧张施工中。从地图上看,这条公路在良渚一段向西凸出,弯出了一条弧线。这段6公里长的弧线,正是西复线工程为保护良渚古城遗址新增加的“让道”。

实际上早在2007年,在西复线设计工程线位时,为保护良渚古城遗址本体不受干扰,工程方案已经刻意避开了遗址所在地。然而随着考古发掘深入,古城外围水坝逐渐显露,有关部门发现,原先规划的西复线仍然涉及古城外围水利系统的多条坝体。

一边是重要历史遗址,一边是作为配套杭州亚运会的重大交通基础设施保障项目,如何抉择?从区、市到省,各方经历了多轮协商、研究。最终,浙江省政府决定西移西复线,“让道”这一世界最早的水坝。这次“改道”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时间成本,多耗费近3亿元,却最大限度保证了良渚古城遗址的完整度。

这样的“让道”并非孤例。2017年6月,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莫角山片区展示中心开始招标、进场、投放。就在开挖地基时,现代器械翻出了堆积千年的黑色稻米。池中寺遗址得以重见天日,项目却只能就此停工,400万元前期投资打了水漂。

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规划建设局局长王辉,既负责规划建设,也是文保单位的一员。每每遇到这样的事情,王辉的内心常常充满矛盾,“发现了这么重要的遗址,从做项目建设的角度说,肯定非常伤心,但它对申遗的推动又很大。”

纠结归纠结,在良渚申遗过程中,处理重点工程和古城遗址时,“遗址优先”还是成为常态选择,毕竟“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

“让道”的还有当地产业发展。良渚保护史的第一战,是从关停石矿开始的。良渚遗址区北侧的天目山余脉蕴藏着丰富的优质石材。数据显示,原安溪乡石矿最盛时在1995年左右。仅安溪石料一厂,日产量就达2万吨,一年能有400万元销售额。

2000年,关停石矿的工作逐步被提上日程。2年后,遗址周边的石矿全部关闭,良渚遗址从“炮声”中归于宁静。

除了关停,还有外迁。2007年,良渚古城墙遗迹被发现,良渚遗址考古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些坐落在遗址本体上的村落和厂房,最先面临外迁。

地方产业发展也受到影响。仍以安溪为例,东明山森林公园、沈括墓等景点都在安溪,原本可以好好开发作为村里的经济支柱,但因保护文化遗址所需,这些开发项目一直进展缓慢。

从一处古墓、一些玉石,到一片宫殿,再到完善的水坝……包含“良渚古城+瑶山遗址+11条水坝”的良渚遗址,最终得以较为完整地呈现给世人,经历了几代考古人的努力,也凝聚了方方面面的付出甚至“牺牲”。

申遗“加减法”

2003年,《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制定完成。这份规划提到了申报世界遗产的打算,也为此后十余年的遗址保护提供了指导。

控制并削减人口,搬迁厂矿企业,限止过境交通,保持农业生态环境,是规划中提出的保护方向。良渚遗址后来的保护也大体遵循了这一方向。

实际上,在良渚申遗过程中,关停、外迁,都是在“做减法”,目的就是为了“消解遗址分布区内的城市化、工业化”。

在王辉眼中,遗址保护跟地方经济发展、跟民生往往存在矛盾。比如,文物保护单位坚持保护区面积应随着考古推进而扩大,地方政府却认为这将大大限制地方经济发展。而且从财税角度来说,消解城镇化的过程还可能带来财政税收的减少。

在“减法”背后,还有大量额外的投入支出。根据浙江中医药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朱珏2009年的调研论文,良渚一级保护区内农户的搬迁耗资近2.5亿元、工业企业搬迁投入1亿多元。

如果说保护意味着更多一些“减法”,发展则需要更多“加法”。在博弈过程中,最难的是找到两者的平衡点,做好申遗“加减法”。

在一些人士看来,遗址保护在“消解”的同时,提供了另一个层面上的机遇。比如当年关停石矿,除保护遗址及其周边环境外,也倒逼安溪进行产业转型,发展其他适合遗址保护的相关产业。

杨凤根是安溪石料一厂老厂长,2002年矿厂关停后,他到离家200公里的来溪接手了一家矿厂。2011年,杨凤根辞去石料厂的工作,回家承包了一片农场,学习农业知识,开始种植水果。

随着村落和厂房的外迁,良渚遗址周边生态环境不断改善,传统农业逐步恢复,轻型农业、观光农业等新型产业不断注入。如今的良渚街道,房屋整齐、绿树成荫、水流潺潺,呈现出一派野趣充盈的自然生态景象,成为妥善安置外迁居民、打造和谐人居的新样板。

文旅融合,建设第三产业,是另一个发展思路。

今年7月8日,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对外开放。在这片紧邻城市却无喧嚣的土地上,人们可以遥望中华五千年文明之光。杭州双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金桂良说:“良渚申遗成功后,明显感觉游客量增加,企业生意大好。”

融文旅之势,产业联动正在释放古城新的魅力。杭州翻翻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是位于良渚文化村内的一家动漫设计研发企业,成立于2014年4月。作为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样本和双创招商引资的重点目标,翻翻公司在良渚实现了快速发展,两度入选“浙江省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名单。公司作品还走出国门,影响海外。

从“减法”到“加法”,良渚在保护文化遗址之余,蹚出了一条发展新路。

构建“统一体”

在距离良渚古城遗址约2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产业人文融合发展的新城——良渚新城。这里是近年杭州市着力打造的城北副中心,也是当地“城市发展反哺遗产保护机制”的重要环节。

2013年以来,余杭区开始实行“城市发展反哺遗产保护机制”,将良渚遗址区外城市开发所得的部分财政收入,用于遗址的保护展示和环境整治。在申遗过程中,良渚新城的发展为遗址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今,古城申遗成功又为良渚新城带来更多发展机遇,形成了良性循环。

发展是为了保护,保护也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实际上,二者虽存在矛盾,却应该是辩证的统一体。正如王辉所说,“ 我们如果把这个矛盾能够做到相对统一,那么就算是成功。”眼下,良渚新城正在探索构建这一“统一体”。

借助申遗影响力,良渚新城一直紧抓发展契机,先行步入了城市建设快车道。2018年,良渚新城完成财政总收入32.7亿元,同比增长10%;累计完成税收43.3亿元,同比增长10.4%;实现规模以上三产服务业营业收入206亿元,同比增长11.6%。

“新地标”崛起带来了更多发展动能的集聚。今年以来,围绕“大数字、大文化、大健康”三大产业,良渚新城依托梦栖小镇、生命科技小镇两大平台,先后招引相关领域的头部企业,以及具备较强科技创新能力、成长性好的“小而美”项目。上半年,良渚新城集中签约重大项目7个,引进产业链项目7个、“小而美”项目15个;新引进UM-star众创空间等4个孵化器、科技型中小微企业96家,新建小微企业园1个。

如今良渚申遗成功,良渚新城的板块竞争力更是大增,越来越多企业把目光投向了这里。

80后龚文是众多良渚创业者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除了良渚的名气,一流的营商环境也是吸引企业的重要因素。

“拿税务方面来说,我们在网上递交企业新办注册申请后,通过当地税务机关推出的‘新办智能一网通平台’申请发票,第二天就收到了发票,效率非常高。”龚文说。

为支持当地新兴特色产业发展,杭州市余杭区税务机关做了大量工作。翻翻文化创意公司财务经理薛月萍介绍,企业成立之初,余杭区税务人员就专程上门,为企业发展出谋划策。自2017年以来,翻翻文化创意和翻翻文化传媒已累计享受650余万元销售额的免税优惠,这些税收支持让企业“走出去”的脚步更加坚定。

“后申遗时代,税务部门将紧跟地方重大决策部署,充分发挥税收职能,既精准落实减税降费,又注重税源涵养,切实提升纳税服务水平,优化税收营商环境,为助力地方经济发展、加强古城遗址保护作出贡献。”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余杭区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罗振勇说。

文明是大地最强劲的脉动。如今,在良渚这片承载中华文明古老脉动的土地上,中华民族的历史之歌和现代文明紧密交织。申遗成功只是开始,从考古遗址到世界遗产,良渚还将继续前行,书写更加美丽的未来。

申遗成功已满一年

梵净山:走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路

田丽 赵晓光 记者 周挺

梵净山,位于贵州省铜仁市印江自治县、江口县、松桃自治县交界处,拥有黔金丝猴、珙桐等为代表的珍稀野生动植物及原生森林生态系统,是地球同纬度上唯一的绿洲。2018年7月2日,在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认为:梵净山满足了世界自然遗产第十条(生物多样性)标准,展现和保存了中亚热带孤岛山岳生态系统和显著的生物多样性,具备世界遗产所需的“突出普遍价值”,铜仁梵净山景区获准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梵净金顶   赵晓光 摄


“绿色发展理念助成功申遗”

最近,梵净山脚下“开心农家乐”的老板杨华忙得团团转。梵净山申遗成功一年来,慕名而来的游客让他的生意火爆。“往年店里的毛收入大概在15万左右,今年收入翻了一番多。”杨华乐滋滋地告诉记者。

在申遗过程中,铜仁市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在规划布局、保护管理、景区运营、生态修复四个方面持续发力;聘请中外专家科考指导,更好地保护梵净山珍贵的动植物资源和生态系统,同时,大力发展山地生态旅游产业。

“梵净山附近群众搬离大山后靠什么生活?不搬迁的怎么维持收入?”2017年10月,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实地考察梵净山时问。

“依托梵山净水,发展绿色产业,绿色发展理念助梵净山成功申遗。”铜仁市委书记陈昌旭告诉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铜仁市委、市政府“抓龙头、连金线、带亮点”,重点打造梵净山沿大江至主城区的百里锦江黄金旅游观光带和梵净山、主城区景点组成的“一带双核”精品旅游线路;发展绿色经济,建设绿色家园,完善绿色制度,培植绿色产业,以生态文明引领经济社会发展。

“群众能不能与自然和谐相处,是IUCN专家考察的一个重点,不能‘赶走群众’,又要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以鼓励发展绿色产业实现突围。”市申遗办工作人员说。

“我曾经在县城当过快递员,收入还行,政府鼓励绿色发展,加上创业有税收优惠,我就辞了工作回村干起了绿色养殖,去年我的养蜂场收入就有20万元嘞!”印江县紫薇镇大园址村民王刚说。

“生态好、风光好,客人都愿意来”

“生态好、风光好,客人都愿意来!”江口县太平镇快场村党支部书记郑云清说,去年,郑秀英把自家的四层楼房装修一番,用于旅游,今年生意火爆。

铜仁市积极实施以景区、试点、项目“三个带动”的旅游扶贫项目,有效地带动了贫困人口脱贫致富。依托环梵净山“金三角”文化旅游创新区建设,铜仁市将寨沙侗寨打造成乡村旅游扶贫试点,实现了从穷山沟到致富村的蜕变。

如今的寨沙侗寨,错落有致的侗寨建筑与自然环境相生相融,青石板路通往家家户户。白天游人络绎不绝,晚上歌舞、芦笙悠扬,一幅新农村的美好景象。

以梵净山为龙头的旅游业快速发展,让周边的老百姓收入倍增。

寨沙侗寨秀水山庄老板娘潘梅正在打扫新装修的民宿,木质的墙体,仿古的水车,别致的石磨,让她家的民宿显得格外亮眼。“昨晚最后一桌客人离开已是深夜11点多了,旺季每天收入都在三四千元,申遗让我的生意日益红火。”潘梅说。

中国土家第一村——云舍村,位于江口县城郊,距梵净山10公里。在江口县“旅游兴民强县”战略指导下,采取“政府主导、公司管理、自主经营”模式,大力发展“吃、住、游、乐”为一体的乡村旅游。2018年,云舍村接待游客21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2亿元,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12年的4913元提高到2018年的1.1万元。

目前,梵净山景区周边仅农家乐,直接从业人员就已达2000余人,年接待游客达180余万人次。

“我们打造的是有机绿色食品”

走进松桃自治县太平营街道白果坝社区,瓜果飘香,藤蔓之间,三五成群的市民一边挑选葡萄,一边谈笑趣闻。

“我们打造的是有机绿色食品,通过施用农家肥、人工疏果、自然晒熟等措施,确保了葡萄味甜、水多、口感佳。今年挂果已有5个年头,来观光采摘的客人一年比一年多。”如阿雅观光农业产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杨华说。

“公司+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带动太平白果等地的200多户贫困村民从5年前的户均收入4000元增加到3.5万元。

在印江食用菌生产基地凤仪村,记者看到,一排排偌大的标准智能化大棚里,菇农正给菌棒翻堆消毒、装袋接种,几名工人在观察着菌丝。

“食用菌在成菌丝阶段,需要充足的水分,这里的水好、环境好,造就了食用菌口感好。”技术工人田小江说。

通过实施“民心党建+‘三社’融合促‘三变’+春晖社”农村结合改革,创新“公司+基地+农户”“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户”等模式,铜仁市积极探索企业与贫困农户利益联结机制。

看中家乡山清水秀的自然环境,在外创业的杨秀萍,2012年回乡成立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因水质优良,公司所产仿生态养殖冷水鱼一上市,便赢得消费者认可。目前,公司年产商品冷水鱼500吨,冷水鱼幼苗300万尾,产值超过2000万元。

依托得天独厚的好山好水好生态,铜仁大力发展山地特色高效生态农业。今年,铜仁优质天然饮用水日流量7.6万立方米,6个水源点可与世界级品牌水媲美;全市目前已累计认定无公害农产品产地468万亩、产品436个、绿色食品12个、有机食品109个、农产品地理标志产品11个;梵净山茶、石阡苔茶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玉屏黄桃、德江天麻、梵净山猕猴桃、沿河黑山羊、思南黄牛等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远销省内外。

“申遗成功,既是荣誉更是责任”

“梵净山申遗成功,既是荣誉更是责任,如何保护好这块‘绿宝石’,是对铜仁的考验。”铜仁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少荣认为,生态是铜仁最靓丽的名片和最大的后发优势,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是关键,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是“杀手锏”。

以前,村民随手乱扔垃圾,对环境造成破坏,更影响了梵净山在游客心目中的形象。前两年,村里建起了“垃圾兑换银行”,塑料饮料瓶一斤换10个积分、一个废旧电池换2个积分、一斤烟头换20个积分……累积到一定积分可兑换相应的生活用品。“自从建了这个‘银行’,村里的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快场村第一书记张新华说。

自梵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以来,铜仁市采取最严格的措施保护环境,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走绿色崛起新路。2017年,成功申创国家循环经济示范城市,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分别较申遗前一年削减8.0%、5.2%、16.4%。201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生态特色产业增加值较2013年分别增加2.2倍、4.9倍,实现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多赢。2019年1月1日起,《铜仁市梵净山保护条例》正式施行,以梵净山区域为重点的大健康养生产业园区正在规划建设当中。今年,梵净山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全球最值得到访的28个旅游目的地之一,是中国唯一入选景点。

铜仁市的绿色发展饱含着各级职能部门的辛勤付出,税务部门全力以赴,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优化营商环境,促进了特色农产品加工、旅游等各项绿色产业迅速发展,全市登记正常户数从申遗成功前的7965户,增加到现在的11576户;2016年~2018年,税收减免达2.8亿元,2019年前8个月税收减免2.3亿元,同比增长近3倍。

“一年少缴税款四五万元,我们打算添置一些酒店用品,改善食宿条件,让游客住得更舒适、吃得更满意。”江口昊都度假酒店负责人陈玉珍高兴地说。

绿水青山蝶变为金山银山,铜仁独特的生态特色转变为经济发展优势,群众幸福感与获得感显著提升,生态美、百姓富的路越走越宽。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