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迁徙的故事

曹鹏

表哥飞飞喝多了,哭得像个孩子。

这几天因为生意不忙,他千里迢迢从武汉来满洲里旅游,我们兄弟二人才有机会聚在一起,聊一聊各自家里的事。不成想,一个个小故事把我们聊得热泪盈眶。

求生之路

我的奶奶是河南人,1927年生人。她在山西长治生活了一辈子,她的二妹在河南,三妹在陕西,四弟在山西侯马,姐弟四人天各一方,原因就是那悲惨的1942年。

那一年,奶奶的家乡发生了旱灾,接着又发生了蝗灾,村里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往陕西逃荒的人也越来越多。直至有一天,她的父亲病饿交加,留下她的母亲和姐弟四人撒手人寰。有一天,她的母亲跟她说,家里就要没粮食了,二妹又病了,把你二妹留在亲戚家,咱们去西边闯关(闯潼关)去吧。再不走,全家都得饿死。于是,一家人将二妹给了一家粮食还算充裕的亲戚,四人跟着一眼看不到头的逃荒队伍走上了漫漫闯关路。

到潼关时,国民党军队限制通关,大批的饥民拥堵在关前进退不得,奶奶的母亲和三妹眼看就要饿死。无奈之下,奶奶将母亲和三妹托付给一个当地的老乡,拖着年幼的弟弟,向着饥民传说中能吃饱饭的山西走去。到了侯马,年幼的弟弟支撑不住饿倒了。万般无奈之下,奶奶违背了一定要带好弟弟的承诺,将弟弟给了侯马的一家当地人,跟着同村逃难的人折向东来到了长治。最终,她在长治遇上了同样逃难来的爷爷,这才扎下根来。

奋斗之路

我父亲和飞飞的父亲都生于1955年,用我父亲的话说,他们是“生于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吃过糠,咽过菜,彷徨过,奋斗过”的一代人。我的父亲高中毕业后当过油坊会计,当过乡镇民办教师。1977年恢复高考,他带着两个玉米饼去了考场,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医专,终于离开乡村,在县城做了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我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当老师要去当医生?父亲说,他哥哥小时候得了阑尾炎没有及时找到医生去世了,奶奶又常年生病,家里请不起医生看不起病,所以为了家人和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他改行当了医生。

飞飞的父亲跟我父亲一样,高中毕业当了民办教师。20世纪90年代,他离开侯马去了青海,在青海种起了黑枸杞。后来枸杞产销两旺,他们一家早早步入了小康。

飞飞说,他的父亲去青海也是被逼无奈,那时他和妹妹正在上学,还有老人需要赡养,民办教师的工资实在无法支撑这个家庭,所以背井离乡找到一条致富的道路。

我父亲曾经跟我说,他们这一代人吃过很多苦,他们换了职业、离了家乡,终归是为了让全家人生活更好一些,让儿女吃的苦比他们少一些。

梦想之路

飞飞比我大一岁,上次见面我们都还在上学。那时,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儿,怀揣创业梦想,一心要干一番大事业。如今,经过多年的打拼,他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成功人士的自信和稳重。

2006年,飞飞大学毕业后往南去武汉创业。他从卖袜子、卖二手书开始,逐步做起了教育咨询,后来又投资旅游业,如今生意红红火火。我往北,来到东北边境的口岸城市满洲里,从税收基础知识学起,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税务干部。

如今我们相对而坐,感觉童年和学生时代好像就在昨天。我说,你上学时的梦想就是做一番大生意,如今离目标还有多远?飞飞说,其实重点不在于生意的大小,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财富,并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一名值得信赖和受人尊重的人。他问我,你做公务员的理想是什么?我说,可能是为了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身边的人因我而变得更好吧。比如为你服务,促使你更多地创造财富,更快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小酒微醺,我和飞飞走在满洲里灯火辉煌的街道上。我突然想,我们这个家族的迁徙之路,也折射出了国家的发展之路。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