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税收帮忙“管住嘴”

编者按 香烟有害健康;肉类、糖类,过量消费也会对健康和环境产生不良影响。为了保护国民健康和地球环境,如今不少国家尝试用税收来帮助(或者逼迫)国民“管住嘴”。

抑制全球变暖 德国人想对肉类增税

作者:郝正非

CFP 图


牲畜养殖会产生温室气体,目前已成为影响全球气候变暖的重要因素之一。德国部分人士提出通过对肉类增税以降低人们对肉类的消费量。该观点引发各界争议。

近日,来自德国社会民主党(执政联盟成员)和绿党的政界人士提议对肉类按19%的标准税率征收增值税。目前在德国,与大多数食品一样,肉类适用7%的增值税优惠税率。

肉类生产推动全球变暖

德意志是名副其实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民族,德国的食用肉类相对便宜,德国人对香肠的热爱也是世人皆知。但随着立法者支持旨在保护气候而对肉类增税的提案,这一切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一个肉类消费大国,对肉类征税是一件大事。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数据,德国人平均每年吃80公斤肉,这是全球平均消费水平的两倍(美国最高)。

对肉类增税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应对气候变化、减少碳排放。提起全球变暖,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化石能源。不过,全球变暖并没有那么简单。几十年来,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证明,在饲养过程中,牲畜会排放大量温室气体。

此前,FAO在一份题为《牲畜的巨大阴影:环境问题与选择》的报告中说,畜牧业带来的温室气体超过了汽车、飞机等所有交通工具废气的总和,占全球全部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8%。报告说,开辟牧场、生产饲料、加工肉奶制品和运送产品带来的温室气体,占全球人造二氧化碳的9%、甲烷的37%和一氧化二氮的65%。随着混合动力汽车和电动汽车的激增,预计汽车温室气体排放量将下降,但全球肉类的消费量却在逐年增加,生产肉类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还将增加。

温室效应因“肉”而异

提到温室气体排放,就不得不提到牛肉温室效应,该效应是指生产牛肉时会排放大量的温室气体,牛肉消费的迅速增长,会加强温室效应。各种肉类生产的温室效应差异很大,生产牛肉排放的温室气体是生产同样重量的鸡肉的13倍。

牛肉产生温室效应的最主要原因是动物消化饲料和排泄时排放甲烷。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动物“排气”问题。所有的动物都会排放甲烷,这是动物体内的细菌消化食物的必然产物。而全球甲烷的最大来源是牛、羊这种反刍动物的反刍行为,1头牛每天就会产生250升~500升甲烷。奶牛有4个胃,所以它排放的甲烷更多。全世界15亿头牛加起来,便是一部庞大的“废气排放机”。

与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相比,甲烷的温室效应要显著得多。根据研究,甲烷所产生的温室效应能力大约是二氧化碳的25倍。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生态经济学家苏珊·苏巴克发现,按照不同的生产方式,每提供1千克牛肉会释放160克~290克甲烷,相当于向大气排放3.6千克~6.8千克二氧化碳。为了提供一个半磅重(约0.23千克)的午餐汉堡包中间那块两副扑克牌大小的肉饼,释放的温室气体相当于一辆1000磅重(约1360千克)的轿车行驶10英里(约16公里)路程所产生的温室气体量。

值得一提的是,在牛肉当道的西方,德国人(日耳曼民族)还特别爱吃猪肉。他们把猪肉做成腌肉、香肠,作为每日必需品。德国人对于香肠的喜爱可谓世界第一,他们认为只有最好的猪肉才能做成香肠,种类多达1500种。然而,养猪制造的污染物里有甲烷和一氧化二氮,一氧化二氮的温室效应能力是二氧化碳的300倍。集约化养猪比家庭养猪产生的污染更为严重。

征税:简单有效易操作

2018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审查了6000项科学研究和参考文献后,发布了《全球变暖1.5℃的特别报告》(《报告》)。科学家们认为,现有环境能够承受的气温上升幅度,应从《巴黎协定》约定的2℃缩小到1.5℃。如果超过这个水平,就意味着2个字:失控。《报告》强调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而不是2℃或更高的温度,可以避免的一系列气候变化影响。例如,到21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将减少10厘米;夏季北冰洋没有海冰的可能性从至少每10年一次减少为每世纪一次;珊瑚礁从消失殆尽(减少量>99%)变为减少70%~90%。

应对气候变化,欧洲国家总是冲在前列。德国政府此前批准了一项气候保护计划,同意采取相关措施,使农业部门的排放量到2030年比1990年的水平下降31%~34%。

改良废物管理和耕作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少牛肉生产的“碳足迹”。甲烷捕集系统可以把牛排出的废弃物收集起来,用于电力生产。但是,这些系统费用过高,没有商业化可行性。因此,通过征税促使人们选择更合理的饮食方式,少吃牛肉和猪肉或许是控制气候变化、减少碳排放的一种手段。

引发各方不同声音

对肉类增税的提议引发政界讨论,但各方的观点不一。

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执政联盟成员)的农业政策发言人阿尔伯特对增税提议持开放态度。“对肉类增税是一个建设性的提案,”他说,“但是,相应的收入应用于帮助畜牧业者改进生产。”

德国食品和农业部部长朱莉娅·克勒克纳说,她认为增加增值税不是办法,因为肉类销售下降可能会减少农民的收入。

绿党领袖罗伯特·哈贝克说,他不支持这项措施,因为它还远远不够。相反,他支持对增值税系统进行全面改革,以解决环境问题。

全球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表示,西欧的猪肉和牛肉价格相对较低,因此任何增税都必须引起零售价格的巨大变化才能改变顾客的购买习惯。

业内研究机构表示,对肉类增税仍处于起步阶段,会面临农业团体的大量反对,但它正在成为西欧的一种趋势。增税可能会鼓励更多人转向家禽或植物蛋白,并有助于推动肉类替代品的普及。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畜牧业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确实是应对全球变暖的难题之一,但在气候问题上,一味宣传吃素也是不妥的。人类要想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各种方法多管齐下,某些环保主义者鼓吹的素食主义观念至少在目前来看是不现实的。

减糖大作战:欧洲各国糖税简史

作者:黄燕琳 驻欧盟使团经商处

CFP 图


近年来,随着加糖饮料全球销量的不断增加,肥胖症、糖尿病等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即呼吁:将税收放到饮食中去,并建议成人和儿童的游离糖摄入量不超过总摄入热量的5%,相当于每天6茶匙,低于大多数罐装汽水的含糖量。据了解,在饮食习惯上“无糖不欢”的欧洲,居民肥胖率高达52%,政府在减糖的路上任重道远。如今,越来越多国家以税为器,开征糖税,旨在改善民众饮食结构,保障公民身体健康,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

道阻且长,收效不一

挪威:挪威于1922年开始对精制糖产品征税,是最早开征糖税的国家之一。2017年,挪威按每升3.34克朗(1美元约合9.0062挪威克朗)对含糖饮料征税。2018年含糖饮料征税税率提高到每升4.75克朗。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挪威现已成为人口肥胖率最低的欧洲国家。

丹麦:糖税在丹麦亦是“税种元老”,历时80年之久,无奈命运多舛,一直得不到国民认同,最后不得不取消。从1930年开始,丹麦按每升1.64克朗(1美元约合6.759丹麦克朗)对含糖饮料征税。然而,由于非法汽水销售猖獗,且丹麦民众可到瑞典和德国等邻国购买汽水,丹麦政府每年损失高达近3亿克朗收入。2013年7月,丹麦政府宣布将糖税减半,隔年便完全废除。

引导消费,成效显著

英国:英国于2018年开征糖税,对在售每百毫升含糖量5克以上的饮料,按每升0.18英镑征税;对每百毫升含糖量8克以上的饮料,按每升0.24英镑征税。2018年,英国糖税收入1.54亿英镑,约一半以上的饮料制造商更改配方,将饮料含糖量降至征税标准以下。

比利时:比利时于2016年开征汽水税,对在售1升装的含糖饮料征收3欧分税款;对330毫升装的含糖饮料征收1欧分税款。2018年,比利时汽水税收入达到1.75亿欧元,超过其葡萄酒消费税收入,比2016年翻了3倍。

葡萄牙:葡萄牙于2017年开征糖税,对糖含量低于每升80克的饮料征税0.15欧元;对糖含量高于每升80克的饮料征税0.3欧元。新税开征当年,葡萄牙含糖饮料消费下降了72%。

匈牙利:匈牙利于2011年对一系列食品和饮料征税,包括对含糖度超过0.5%的饮料按每升0.22欧元征税。新税开征当年,匈牙利汽水销量减少了19%,税款收入占政府收入的比重约为1%。

法国:法国于2012年初开征苏打税,对任何添加了糖分或人造甜味剂的饮料,采取累进制征税。政策出台后,法国的碳酸饮料销量在多年的持续增长后首次下跌。2012年至今,法国的包装饮用水销量累计增加了十余亿升。

以税促健康,大势所趋

从全球范围看,截至目前已有45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了糖税,包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饮食相对清淡的亚洲国家亦相继加入了征税队伍。从欧洲区域看,欧洲各国除了与糖“死磕”,还有将征税范围进一步扩大的趋势,如丹麦政府曾探索开征脂肪税,对在售饱和脂肪含量超过2.3%的食物征税;挪威政府则考虑以健康税替代糖税,将征税范围涵盖至高脂高糖高热量的非健康食品领域。有评论认为,在当今社会中,从收入分配再平衡,到饮食结构再平衡,税收与民生愈发紧密相关。随着糖税的流行,“将税收放到饮食中去”已不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以税为器引导饮食结构改革,促进健康可持续发展,终将成为大势所趋。

数字税票显效 阿联酋烟民减少

作者:黎德玲 驻阿联酋使馆经商处

从8月1日开始,在阿联酋境内市场上,未携带数字税票印花的所有种类香烟,无论本地产还是进口,一律禁止销售。

图为迪拜超市零售的贴有数字税票的香烟。数字税票分红色和绿色两种。香烟生产企业必须按税务局指定的位置和方式,在香烟包装完成后,立即把数字税票贴在香烟包装上。购买数字税票印花的费用是每个0.084迪拉姆。


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

据了解,阿联酋此次的数字税票改革源于2018年7月24日总理穆罕默德颁布的2018年第42号内阁决定——《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在这个计划中,阿联酋政府首次明确提出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在全国推行数字税票(Digtal Tax Stamp, DTS)制度。

推行数字税票有三个主要目标。一是提升联邦税务局对阿联酋市场上销售的进口或者本地产的烟草制品的管控能力,提升税款征收能力。二是使有关部门有能力去分析和审计烟草供应链,从而更好地查验非法烟草制品贸易。三是能够跟踪和追溯合格烟草制品,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CTC)》规定的合规标准。

此前,阿联酋于2017年10月1日开始实施消费税,香烟及烟草制品是消费税三大征收品目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按100%的税率征收。

数字税票两步走战略

为落实《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阿联酋联邦税务局制定了数字税票实施2019年~2020年两年两步走战略部署。

2018年11月,阿联酋财政部部长兼联邦税务局董事会主席哈姆丹·马克吐姆颁布联邦税务局2018年第3号决定——《实施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将普通香烟先行纳入《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并做出了2019年1月1日、5月1日、8月1日三个节点安排。从2019年1月1日开始,香烟生产商和进口商可以网上订购数字税票。从5月1日开始,任何未携带数字税票印花的香烟,一律禁止进入阿联酋境内。从8月1日开始,阿联酋境内市场上,未携带数字税票印花的所有种类香烟,无论本地产还是进口,一律禁止销售。

这是比较客观和稳妥的时间安排,为各方留出相对充足的时间,使本国生产企业能从容调整生产线设备、调整生产包装流程、安排生产周期。本国进口企业也能提早与外国香烟出口商对接,使本地经销商、零售商提早筹划并调整旧库存、调整销售和采购新库存。

烟草制品的全覆盖计划

2019年4月28日,阿联酋联邦税务局2019年第2号决定——新版《实施标识烟草和烟草制品计划》颁布,将水烟和电加热烟纳入其中,从而实现了烟草制品的全覆盖,并制定了2019年11月1日、2020年3月1日、6月1日三个里程碑节点的新安排。

从2019年11月1日起,水烟和电加热烟的进口商、生产商可开始网上订购数字税票。从2020年3月1日起,阿联酋禁止进口未带有数字税票的水烟和电加热烟。2020年6月1日起,阿联酋将不再允许在境内供应、转让、储存或拥有未带标记的水烟和电加热烟。

特别地,阿联酋标准化和计量局今年2月发布电子尼古丁产品新标准(UAE.S 5030),并于2019年4月执行。新标准允许零售商销售电子香烟、电子烟管、电子水烟设施以及液体补充品,也就是说解除了原销售禁令,使电子烟合法化,为《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第二步战略扫清了制度层面障碍。

系统支撑全流程管理

数字税票制度的顺利实施,得益于阿联酋联邦税务局有一套先进的数字税票系统做支撑。

香烟和烟草制品的生产商、进口商、仓储商、经销商、供应链代理,都必须在数字税票系统上注册登记。注册登记、数字税票的订购都已实现网络操作。每一份数字税票都在数据库中登记存储。数字税票上包含一个十六位的字符串和一个二维码,携带了完整的、准确的香烟产品重要信息。无论是海关、市场监管还是税务人员,使用手持专用电子设备扫码,就能连接到联邦税务局数字税票数据库,查看香烟所有相关信息,包括完税情况。

阿联酋增值税和消费税两大税种的税法遵从度都很高,一个重要原因是违法成本相当高,任何一个企业,都不敢轻易以身试法。数字税票的行政处罚措施,诠释了阿政府的重罚理念。2019年5月1日,第一步战略的第二个里程碑节点,即禁止进口不带数字税票印花香烟的同一天,总理穆罕默德颁发2019年第33号内阁决议《标识香烟和烟草制品计划的违反行政处罚》,列出了9类情形,规定了从2.5万迪拉姆(1美元约合3.6728阿联酋迪拉姆)至5万迪拉姆不等的处罚标准,外加应缴消费税50%的罚金。

小小的数字税票印花,正悄然改变阿联酋香烟市场格局。根据《中东报告》,数字税票制度实施以前,阿联酋1/3的烟草制品是走私的,市场上俗称的“白烟”,就是劣质烟或非法走私烟。据了解,在8月1日以后,走私烟遭到了严厉打击,市场上已难觅踪影。传统香烟的价格上涨,消费量持续下降,阿联酋烟民数量比例下降两个百分点至9.1%,部分烟民转向水烟和电加热烟。

随着2020年第二步战略的实施完成,阿联酋政府减少对健康有害的商品消费、保护公民身体健康,筹集财政收入、提供高质量公共服务的目标,将会逐步实现,消费税征管也将继续走在海合会国家中的前列。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