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山雨欲来风满楼

英国脱欧在即 全球经贸寒意渐起

晏林

英国脱欧无疑是新世纪以来欧洲发展中的重要历史事件,无论是对欧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还是全球治理进程,都将产生深远影响。“山雨欲来风满楼”,随着脱欧期限的逼近,当年公投后引发的外溢效应在经贸领域也开始逐渐显现。

图为英国伦敦城市风光。  CFP图


投资外贸不振 英国经济受挫

英国政府数据显示,自2016年“脱欧”公投以来,英国企业投资下降11%,劳动生产率下降2%~5%。2018年以来,各季度企业投资均出现下滑,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下滑周期最长的一次。英国商会报告显示,英国的商业投资在过去6个季度里有5个季度呈现疲态,驻英企业纷纷撤离英国,仅今年8月就有超过200家公司迁移至欧盟其他国家。

在进出口方面,联合国贸发会的研究显示,倘若“无协议脱欧”情况出现,初步估算英国企业将额外支付约160亿美元的关税,相当于英国对欧盟出口总额的7%。英国在欧盟市场的损失将主要集中在汽车(50亿美元)、动物产品(20亿美元)以及服装和纺织品(包括约20亿美元)行业。而英国对欧盟其他成员国及盟外各国的进出口情况要视双边签署的新贸易安排而定,预计亦不甚乐观。

金融秩序受扰 资本市场震荡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脱欧不仅将直接对英国和欧盟的资本市场产生冲击,还将通过资本风险偏好的转化以及资本市场的联动效应,将负面影响蔓延至全球网络。

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英国,其在资本市场的地位举足轻重。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欧盟经济比重近20%,76%的欧洲对冲基金总部设在英国,欧盟国家74%的场外交易市场(OTC)衍生品交易在英国,55%的私募股权(PE)投资基金由总部设在英国的公司发起,欧盟养老基金42%的资产来自英国,全球35%的风投来自英国。脱欧公投以后,包括摩根大通、高盛在内的金融巨擘均表示将撤离伦敦,欧洲银行管理局则决定将总部迁往巴黎。金融机构的大规模迁移往往预示着资本的未来流向,截至2019年9月,已有297亿美元从英国股权基金中撤离,英国股市持续遇冷。

汇市方面,英镑汇率走势与脱欧的“一波三折”完全正相关,英国“脱欧”当日,英镑兑美元汇率即断崖式下跌至1.3以内,创英国30年来汇率新低,此后持续震荡下跌,至约翰逊上台已落在1.23低位徘徊。此外,欧盟努力构建的金融监管体系将受到严重影响。伦敦在外汇和金融衍生品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伦敦证交所旗下的伦敦结算所处理着约90%的欧元计价衍生品。若英欧未能就此取得妥善共识,价值约74万亿美元的衍生品合约交易将受到极大冲击,为全球金融稳定埋下重大隐患。

面临重新布局 全球贸易承压

随着10月31日脱欧期限的临近,“无协议脱欧”似将成为“不可能中的可能”,即使最后能实现有协议的“软脱欧”,其对全球贸易布局所产生的影响依然不容小觑。

首先,英国想复制贸易安排并非易事。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受益于现有约40个欧盟贸易协议,但与美国、中国、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并没有双边贸易安排。去年以来,英国政府一直积极谋划与第三方“复制”相关贸易安排,迄今已签署了13个贸易连续性协议,但仍有20多份尚在讨论中,在脱欧期限前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

其次,英欧贸易关系将持续承压。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根据英国官方数据,2018年英国对欧盟出口额占英国出口总额的46%,进口额占英国进口总额的54%。一旦“无协议脱欧”,英欧贸易关系极可能陷入混乱。即使能达成有协议脱欧,涉及“爱尔兰边境”微妙地位的特殊安排也极可能成为英欧互利前行的一大绊脚石,不利于市场信心的重建。

脱欧前景不明 全球经济黯淡

脱欧公投之后,英国与欧盟的脱欧协议久拖未决,尤其自约翰逊上台后,其施政手腕较前任政府更加凌厉,“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增大,市场信心明显受挫,拖累全球及区域经济发展。在英国层面,经济面临衰退风险。英国央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英国GDP同比增长率已降至1.2%,环比萎缩0.2%,通胀率则回升至3%以上,服务业、制造业以及建筑业均表现不佳。英国央行警告称,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将给英国带来2年~4年的经济震荡,GDP将下降8%,通胀率上升至6.5%,英镑贬值25%。

在欧盟层面,脱欧已经成为除贸易保护主义外,影响欧洲经济前景的关键因素。欧盟2017年、2018年的GDP同比增长率降至2.5%和2%,增幅逐年放缓;随着脱欧期限的逼近,2019年市场波动更胜以往,欧洲央行预测2019年欧盟GDP增长率将跌至1.1%。

在全球层面,与脱欧相关的忧虑情绪持续困扰市场信心,经济下行风险进一步加大。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世界经济气候”指标已从年初的-2.4跌至-10.1,显示所有地区“经济气候”都在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纷纷调降今明两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前景不容乐观。

总而言之,经过3年的发酵,英国脱欧这只“蝴蝶的翅膀”已成为众人所瞩,大家都在屏气静待,亦在祈祷,希望英欧终能达成脱欧协议,使翅膀挥舞的不利效应降到最低,给已经如履薄冰的全球经济一丝缓意,给欧洲区域一丝喘息,给英国自己一丝转圜。毕竟,“覆巢之下无完卵”,在社会经济高度关联的今天,没有谁能在萎靡的大环境下独善其身。


英国脱欧的税务影响

在税收领域,脱欧意味着英国将获得更大的税收主权,但同时也意味着它将失去作为欧盟成员国享受的税收好处。多年以来,英国和欧洲大陆的业务依赖于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动以及商业实体的自由设立。英国退出欧盟意味着退出欧洲统一市场和关税联盟,其作为欧盟成员国所享受的税收优惠待遇也将不复存在,即便英国与欧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也无法恢复到脱欧之前的水平。

关税

早在1968年,欧共体就已建立关税同盟,欧盟成员国之间不征收关税,进口到欧盟的货物按照海关法典征收统一关税。

正式退出欧盟以后,英国将不再属于关税同盟的一部分,欧盟成员国从英国进口商品需要缴纳进口关税,从而导致英国商品对欧盟境内的企业或消费者的吸引力有所降低。同样,英国政府可能会将英国的关税政策适用到欧盟成员国,使得依赖欧盟企业供应原材料或提供产成品的英国企业面临更高的生产成本。此外,非关税壁垒也会增加企业的遵从成本,如通关程序耗时冗长,需要提供非常复杂或难以获得的资料等。

增值税

欧盟的间接税协调主要体现在增值税方面。经过30多年的努力,欧盟增值税区域一体化进展明显,所有成员国都开征了增值税,并采用了统一的征收环节和税基。脱欧以后,英国国内增值税政策不再受到欧盟指令的约束,但是为避免双重征税和双重不征税,英国很可能会继续沿用与欧盟增值税相协调的增值税政策。

因此,脱欧对英国企业增值税事项带来的最直接影响是进口增值税的征收——脱欧以后,英国企业从欧盟购进货物或向欧盟出售货物,需要走清关流程,并支付进口环节增值税,由于进项税额抵扣滞后于税款缴纳的时间,企业将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

预提税

欧盟《母子公司指令》规定,子公司向母公司分派股息红利免缴预提税。也就是说,当前欧盟其他成员国的子公司向英国母公司分派股息红利无须扣缴预提税,反之亦然。英国脱欧以后,该项税收优惠待遇不复存在,企业将依赖于当前已存在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来降低或消除预提税的影响。尽管英国与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已签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但规定全额免征预提税的协定很少。如果集团企业的总部位于英国,但在欧洲大陆设有子公司,派发的股息可能需要按10%(一般而言)的税率缴纳预提税。

企业并购重组

欧盟法律为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跨国企业并购重组提供了特殊的税收待遇,以避免跨境并购对企业造成的税收负担。英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已将这些并购政策整合到国内法之中。英国脱欧以后,英国企业发生的跨境并购重组可继续享受英国国内法提供的税收优惠政策,但不再适用其他成员国的优惠政策,其跨境并购税收成本将显著增加。

转让定价

源自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的转让定价的新焦点并不是欧盟的措施,而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指引,因此英国脱欧对此不会有直接影响。但是间接而言,未来任何潜在的转让定价调整都将需要缴纳关税。鉴此,财务影响将成倍增加,主要取决于商品的关税税率。

(综合媒体报道)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