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税讯

消费税上调后,民调显示超70%日本民众对经济前景感到不安

消费税提高后,日本民众的担忧也如期而至。

10月1日,日本消费税由此前的8%提升至10%。这是自1997年来,日本第三次上调消费税,前两次分别是1997年4月从3%上调到5%,2014年4月从5%上调到8%。

此次消费税上调原本应于2017年就该推行,由于当时经济不景气,日本政府曾两度推迟消费税上调。那么,这一次,日本经济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日本媒体于10月5~6日做出的全国电话民调给出答案:70.9%的日本民众对日本经济前景感到不安。这也是日本媒体在消费税上调后首次进行的民调。

民调下滑

在最新的民调中,对于“消费税上调后的日本经济前景”这一问题,回答感到“不安”及“一定程度不安”的受访者总计达到了70.9%;相比起来,回答“不太感到不安”和“没有感到不安”的只有28.7%。尽管这一结果依旧不乐观,但相较于9月,也就是消费税上调落地前的调查结果,还稍许让安倍政府感到安慰。毕竟当时的民调结果显示,日本民众对消费税上调后经济的担忧还维持在81.1%的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消费税上调期间,安倍政府还推出了一系列辅助措施,以缓冲对经济的冲击,比如,鼓励非现金结算的“积分返点”制、汽车税减税等。同时,在涉及民生的食品、非酒精饮料、报纸等日用消费品采取“轻减税率”制度,即上述日用消费品的税率依旧维持在8%,以“外卖”方式就餐的税率也维持在8%。这些辅助措施将持续到2020年6月。

不过,在民调中,高达82.4%的受访者认为这种安排很复杂。比如,“外卖”适用8%的税率,而“堂食”则需缴纳10%的税率。而“积分返点”活动仅限中小型的购物场所,诸如永旺、三越百货等大型超市和百货店均不适用上述措施。这也是多年来,日本社会第一次出现多重消费税并存的情况。

在调查中,仅有37.5%的受访者表示会考虑增加无现金结算,而不考虑的受访者依旧过半数,为61.2%。同时,对于此次消费税上调,43.4%的受访者给予积极评价,49.4%的则不予积极评价。

日本民众的忧虑也直接反应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率上。民调结果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到了53%,较上个月调查时下降了2.4个百分点;不支持率为34.2%,增加了8.5个百分点。

时机不佳?

安倍政府此次上调消费税的最目的就是补充社会养老保障的财政压力。根据日本财务省的预估,消费税上调至10%后,政府每年将会增加5.6万亿日元(约合3800亿人民币)的税收。

但是,前两次消费税上调的惨痛记忆,对于日本民众来说,并未远去。1997年,当消费税第一次上调(从3%提升至5%)后,日本股市曾短暂高涨,但股价不到半年就下跌三成。2014年,日本内阁府发布的《经济财政白皮书》显示,消费税上调后,日本民众个人消费下降约0.9%。而个人消费对日本经济起着较为重要的作用,约占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因此,个人消费如果不振,日本经济也难逃下滑颓势。

而在此次消费税上调之前,日本的各项经济数据普遍不佳。尤其是最新出炉的各项数据,更是拉响了日本经济的警报。9月30日,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工业产出环比下降1.2%,降幅远超分析师此前的预期中值0.5%,并几乎完全抵消了7月1.3%的增长。8月的外贸易统计初值也连续两个月呈现逆差状态。9月中旬公布的、被视为日本经济先行指标的日本机床订单数额也同比减少37.1%,降至883亿日元,这是自2013年4月来首度低于9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9亿元)。

10月7日,日本政府公布的8月最新景气动向指数显示,领先指数(Leading Index)及同步指数(Coincident Index)两项皆出现下滑。其中,8月日本领先指数较7月下降2.0点,至91.7,预测值为93.6;同步指数较7月下滑0.4点,至99.3,预测值为101.1;滞后指数(Lagging Index)则维持在104.7。

由此,时隔4个月后,日本政府将经济评估调降至“恶化”,暗示该国经济可能面临衰退困境。今年5月、6月期间,日本曾接连将3月及4月的景气动向指数评估为“恶化”,此后略有好转。

目前,已有不少经济学家认定,此次消费税上调并未处于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所引发的负面影响将直接体现在今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终值上。而安倍则在4日第200届临时国会开幕时表示,如果经济面临的风险加剧,政府准备采取“一切可能措施”。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