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平凡如你,不凡亦如你

陈鹏合

一个普通的上午,我和二姐一同陪着老父亲,回到父母曾工作居住的江西省萍乡市腊市镇探访。

走在腊市老街,时光变迁,街道已然发生了很大变化。停留在为数不多的老房子前,我和二姐努力辨析着这里原先是供销社还是收购站,年少时的记忆渐渐浮现,不觉有些兴奋,和父亲交谈也大声了些。

友善的街坊们主动停下来,问我们是找人还是有事,我们笑着回答说随便看看,老父亲却询问起几十年前老同事的下落来。

“是兰香老师的爱人和子女呀?!”“兰香老师的家人来了!”原本平静甚至有些呆板的小街,在这几句惊叹声中,突然生动起来。十几个年过半百的人,从各家涌出,热情地招呼着我们,找凳端茶切西瓜,让人倍感温暖。

“你是兰香老师的爱人呀,几十年都没见了!”“这是兰香老师的幺女,这是她的幺崽。”

不管是白发苍苍的老父亲,还是已年届中年的我们,在腊市街乡亲的口中,都只有一个称呼:兰香老师的谁谁。这是你已经到天国安息的两年之后,是你离开腊市整整三十年之后。妈妈,你知道吗?

你虽然离开了我们,全国优秀教师、全省劳模,你的这些荣誉也已成往事,却成了我们做儿女的宝贵精神财富。

说起来,你并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你做的菜永远是煮熟的,因为没有精力去煎炒,这样最省事;我儿时穿的衣服永远是女式的,因为你的针线活没人能恭维,我只能穿二姐剩下的;年幼时的我们,很少能得到你的陪伴,因为你不是在批改作业就是在家访。你瘦小的身躯永远充满着活力,你可以为你的事业奉献全部精力,常年从事低龄教育的你,是学生们的好妈妈。

你的好脾气,你的耐心和细致,永远只给你的学生和学生家长。而我们姐弟几个,只能在你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独立成长,自律自强。

在你的放手下,我六岁时,就能烧火煮饭,自己洗衣。我儿时的记忆中,我的启蒙恩师戴焕明老师,给我的母爱要比你更多。她细心地发现我穿的花棉袄短至肚脐,不能避寒,为我做了一件新的男式棉袄;她送了五斤奶香瓜子,让我们家第一次过年没有吃糊瓜子。

在你的理念中,我们只要衣温饭饱,能健康成长就足够了。可是,腊市乡的所有村组,只要有你的学生,就必定有你家访的足迹。所有学生你做到了每个月至少要家访一次,远的近三十华里,全靠你的双脚小跑来回。为了不耽误上课,你都是利用晚上或休息日的时间,有几次路况不熟悉,跌倒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但你从未对人说。你的学生,很多都叫你“彭妈妈”,因为你关心每个学生的成长,关注着他们生活学习上的各类困难,以最大的能力去呵护、去关爱,让他们感到人间的温情。直到毕业几十年后,他们提起你的名字还心怀感恩。

说实话,年少时的我们,对于被分享的母爱,有些不甘,甚至也有些抱怨与不解。但年岁渐长,特别是参加工作后,我们越来越感激你的言传身教。如爱岗敬业,像珍爱生命一样珍爱自己的事业;如与人为善,永远将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人,不给别人增加任何负担;如乐于助人,不吝分享祖传的伤药,治好了腊市和湘东砚田数百人的跌打损伤,却不肯收取任何回报;如廉洁自律,不肯占公家的丝毫便宜,不接受任何一个家长与患者的礼物……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准则,让我们受益终生。

可惜,你是一个不会享福的人,或者说你是一个享不了福的人。1999年刚刚退休,就身染重疾,自此一直疾病缠身近19年,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好日子。熟悉你的人都说,你这一身病是年轻时干工作累的。但你乐观豁达,从没有因为身体不好而自怨自艾,以坚强的意志挺过了一个个难关,成为你的家族中寿年最长者。

平凡如你,生儿育女,过着普通人的日子;不凡亦如你,兢兢业业工作、踏踏实实做人,使得脉脉温情在乡亲和学生间传递。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萍乡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