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有用之思与无用之美

——一场校园里的“围炉夜话”

记者 王洋

近日,记者走进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参加他们的第十届“读书月”活动。“捻纸封题寻觅处,最是书香能致远”,在开幕式当天报告厅的黑板上,14个手书的粉笔字道出了学生们朴实的宣言与美好的期望。

书——突破习惯世界的利器

我们究竟为什么要读书?相互交流中,大家都选择从这一话题谈起。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学院党委副书记宋立岩引用了高尔基这句广为人知的话,同在场老师和学生分享了他眼中的读书这件事。“我们学院的‘读书月’坚持十年了。这在整个校内是极少有的。每次过后都想,事情太多了,读书会就不继续了吧,但后来还是觉得,读书这件事,必须要坚持。”宋立岩说。

大二学生杨子轩娓娓道来:“前两天我看到一个TED演讲,主讲人提了一个问题——什么是桌子?这是一个看来挺简单的问题,桌子就是一个放置东西的物品嘛!可是我可以质疑,衣柜放着衣服,书柜放着书,它们都是放置东西,为什么不叫桌子呢?这时我们的答案变得迟疑了。我们生活在巨大的习惯中,在习惯里,人人都对桌子有一个经验印象,但很少有人想过桌子的定义到底是什么。那当我问什么是自由、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公平、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死亡的时候呢?对于观念与想法,我们总是人云亦云;想走出这团习惯,我们该怎么办?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书,书本带来的知识与想法是多元的,是具有突破性的。我们会在书里面发现,天马行空的想法不止一个。这是书本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目标——突破习惯世界的利器。”

“一起来聊聊读书吧!”原本来做听众的记者,在宋老师热情的邀请下,也加入了分享读书心得的行列。走出校园后多年,再次与老师同学共话一题,不由令人心生感慨——青春作伴好读书!于现在的记者而言,读书这件事充满了浪漫色彩,属于享清福之事。“洪福易享,清福难得”,夜深人静,能够在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里,静下心来,泛舟书海,这种清福不赶紧享受,还等什么?阅读时,既能获得显见的知识点,也能从中外先贤那里汲取灵魂养分,更能在虚构的世界中,看到人性,找到自己。

财经学人要读什么样的书

读什么书?广涉猎,读经典,是大家的共识。此次活动,学院老师白彦锋、樊勇、何杨、徐涛、张美中等,都以书面形式向学生们推荐了他们心目中的好书,如《为什么是中国》《历代经济变革得失》《延安精神》《乌合之众》《通往奴役之路》《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尼采生存哲学》《西方法学名著精要》《曾国藩家训》等。

宋立岩提出一个问题,学财经的人,读文学类的书是无用的吗?“我认为不是,文学的世界就是生活,经由这个世界,我们可以找到自己。为期一个月的‘读书月’活动,由系列精品讲座、读书大赛、‘朗读者’‘经典咏流传活动’‘尺素寄心’书信交流等活动组成。其中的读书大赛活动,分为财经组和非财经组,目的就是让学生拓宽知识面,专业要强,同时在通识世界中打开视野。”

学院2019级新生班主任孙景冉给大家推荐了两本书——《白鹿原》和《月亮与六便士》。孙景冉说:“每当我感到困惑、焦虑、迷茫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翻看这两本书。在这里推荐,倒不是想让大家去‘离经叛道’,但当我为现实所累感到疲惫的时候,读一读陈忠实老先生的书,读一读毛姆的‘六便士’,会帮助自己走出焦虑,找回自己。”

杨子轩把书分为工具类与非公工具类两种。他认为两类书都要读,尤其是后者。其一是要认清世界;其二可经由书本了解人文与通识教育相关知识;其三在于“自由而无用的灵魂”。“我个人非常喜欢这句复旦的民间校训,它就像是在表达一种读书人应该有的气质与感觉。阅读非工具类书籍时,我们可以更自由、更随心,获得一种坦然与从容的态度。”

“经典书目经由时间的淘洗而成为精华。有些经典,20岁的时候可能看不进去,但人生阅历丰富后,回过头来看,就会有更深的体会。”对于读经典,记者的观点,与师生们取得了共识。“我自己对书的喜好,从社科类、知识类书籍逐步拓展到心理学、文学、历史、哲学等类别。我想这和读书习惯的养成分不开,更与个人成长密不可分。”到了特定的人生阶段,人们可能自然会对某一类书籍有所需求,自身的这种需求,会作为动因推动你寻求更丰富的精神食粮哺育自己的灵魂。

思考必不可少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讲如何阅读的书,比如教你如何快速阅读、深阅读等,那到底应该如何读书、怎样读书?

一位老师形容,读过的书就好像吃过的饭,最后全部化作了我们的营养。但在吸收营养的过程中,计划和思考都不可缺少。

一个学生说,他习惯在读书时“想”读书笔记,并把零碎的所思所想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来,积攒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把这些碎片化的记录整合成一篇文章。记者也分享了自己的做法,即每个月做简单的读书计划,包括书的数量和类别。记者前一阵阅读的《书海泛舟记》一书,作者范福潮生动记录了他的父亲是怎样教他读书的,即读书不是为了炫耀,更不能“尽信书”。范福潮在读过《西厢记》后,面对父亲的提问,却支吾失对。父亲讲道:“‘西厢’十分好,你未得一分。善读书者应知作品源流。生有涯,知无涯,书是读不完的。你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能力,规划一个适当的阅读范围,选少量经典,由浅及深,循序渐进,一卷一册,读熟解透。像你现在这种心态,纵读万卷书,也是过眼烟云,到老只是书虫而已。”这段话,显然对我们颇具警醒意义。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