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业服务

"逃离"瑞华:审计市场大洗牌

*ST康得(002450.SZ)打开的魔盒,带给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瑞华”)的可能是灭顶之灾。

因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及各种接踵而至的麻烦之后,这家曾经内资第一大会计师事务所目前的状态用“分崩离析”来形容并不为过。在10月中旬召开的瑞华合伙人大会上,一次性即有190位合伙人提出退伙;瑞华团队至今已约有三分之二出走,其中最大的团队转往了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信永中和”),人数接近1000人。

据了解,与团队出走相伴的是其业务量缩水,有业内人士估算将达十多亿元。此外,瑞华服务的上市公司数量也在迅速减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30日,其所服务的上市公司由2018年的317家减少到254家。即10个月来,已有75家上市公司与瑞华进行了切割。

出走

“每有大的造假案引爆,都会伴有团队出走。”在一系列事件爆发之后,瑞华团队大规模出走,其烈度几乎震断了瑞华的根基。

“10月中旬瑞华召开了合伙人大会,一次性即有190个合伙人提出退伙,目前大概还有140个合伙人留守。”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留守的合伙人,有些可能都是通过招标进入央企的业务,眼下无法实现转所,所以必须坚持。官网显示,瑞华共有合伙人360多名,目前留守140人,相当于已有60%以上的合伙人离开。而几个比较大的团队,各自出路似乎也已明晰。

“最大的一个主力团队去了信永中和,可能会有800人~1000人;第二大块去了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具体数字不是很清楚,但估计量不会小。另外,有证券资质的事务所对瑞华团队大多基本都有吸纳,如中审众环、中兴华、容诚、大华、中汇、天健、立信等等。”该人士表示,尚在瑞华坚守的几个团队也都有了下家和明确的转场目标。

另有消息人士表示,很多去信永中和的人员已经完成了入职培训。

当然,与合伙人和团队同步迁徙的还有客户资源,而客户资源的流失就等于收入和收益的流失。

“转去信永中和的业务规模可能会超10亿元,其他一些事务所吸收的规模多在两亿元左右。”上述人士介绍,今年瑞华的收入规模已有20亿元左右,但明年能否达到10亿元很难讲。

“瑞华会失去大部分团队,但还有相当体量存续。”前述消息人士表示。

根据YCY会计行业观察统计,2018年瑞华实现收入28亿元,在中注协发布的会计师事务所排名中位列第六。

2016年是瑞华最顶峰的高光时节,彼时排名跃升至第二位,仅次于普华永道中天,总收入达到40亿元。而后就呈坠落态势,三年之后被削去近一半。

切割

与团队出走的节奏一致,瑞华的客户量也在迅速缩水。

官网显示,瑞华服务的上市公司由2018年年报披露的317家减少到8月31日的288家、9月30日的276家。进入10月,瑞华出局的频率越来越高。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的10个月间,已有75家上市公司与瑞华进行了切割。仅10月份,就有33家公司公告更换审计机构。

需要指出的是,瑞华的客户也并非只出不进。

10月23日,南方汇通(000920.SZ)公告称,聘请瑞华为2019年财务报告和内部控制审计机构,审计报酬最高不超过65万元。

10月25日,蓝英装备(300293.SZ)发布公告称,由于在2018年审计工作中勤勉尽责,续聘瑞华担任公司2019年年度审计机构。

据悉,蓝英装备此前已与瑞华合作了9年。“瑞华对工作的水准和经验,绝大部分是值得肯定的,也许这次聘请瑞华的两家公司可能正是出于对其的信任和信心。所以要一分为二看问题。”资深注册会计师、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认为,瑞华的个别分所有问题,但不代表瑞华全部都有问题。

YCY会计行业观察认为,“康得新事件”目前并无监管处理结论,监管机构也并未对瑞华进行处罚,瑞华具有证券期货业务审计资格,自认可以正常接洽业务。

洗牌

“如今背景之下,对瑞华未来的业务冲击会比较大。”多位业内人士均下此断言。“根据以往经验,监管对造假企业进行处罚三四个月之后,也会对事务所进行处罚。”前述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目前针对瑞华的处罚结论还没有出来,一旦处罚决定为吊销其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瑞华将毫无希望。

“做大一个事务所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但一个本土曾经最大的事务所从最高点到濒临‘垮掉’,仅仅四五年的时间。”上述人士感叹。对于瑞华当前面临的问题及未来走向,记者致电瑞华求证相关情况,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财务审计行业来说,关乎市场瓜分、关乎人才吸纳的暗战早已开始上演,这是份额的重新界定,也是一次行业洗牌。

根据YCY会计行业观察此前统计,从2017年3月至2019年8月28日的近30个月,一共有154家瑞华的A股客户公告换审,有37家新聘瑞华,合计变动191次,瑞华净减少117家A股客户。三年以来离开瑞华的A股公司共选聘了33个会计所,其中选聘相对较多的是信永中和、致同、立信、中审众环、天健等。

“目前,确实有相当数量的会计师事务所开始了对瑞华团队的接收,一如瑞华当年对其他机构团队的接收,而且当年瑞华收获也最大。但在其彼时的胜利成果中存有隐患和先天不足,所以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刘志耕希望机构保持理性和冷静,不能因为争抢地盘而失去辨识力和判断力。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瑞华服务的300余家上市公司被“瓜分殆尽”的话,财务审计市场或将是全新的格局。

以信永中和为例,根据中注协发布的会计师事务所排名,2017年信永中和以13亿元的收入位列第10名,2018年其收入增长将近20%,实现15亿元,但仍然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超过,跌出前十位列第11名。如果相关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属实,则信永中和的收入将在15亿元的基础上增加10亿元左右,其在“百强榜”上的排名跃升三~五位亦非不可能。

与此同时,一大批在此轮洗牌当中有收获的事务所的位次得到相应提升,应该也属顺理成章。

此刻,我们不得不问这样一个问题:地盘重新划定,这个行业会因此变好吗?

“大船被掀翻、大树被吹倒的事常见,国际国内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因严重执业质量问题最终倒闭的事并不少见。”刘志耕表示,再大的事务所也要万分警醒、警惕,不能任性,不能放松,如果不能踏踏实实吸取教训、加强质量控制、重视防范职业风险,或将随时出现“崩塌”危险。

“随着这一轮洗牌,是否那些曾经受过处罚的人员得到彻底追究和清理了呢?我看未必。在以规模和收入为导向的背景下,只要有资源,很多劣迹人士以及污点事务所就仍有市场,就仍然会侵蚀行业肌体、败坏行业风气、逾越道德底线。”一家事务所合伙人表示,如果从业者不从如何勤勉尽责、恪尽职守,主管部门不从规范扶持、从严监管、解决多头管理等角度出发,那么经此洗牌,不过就是大家重新画了地盘而已,不会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监管从严尤其必要,绝不能轻描淡写,更不能走过场,让‘病毒携带者’无所遁形,最终才能形成良好的执业氛围。”刘志耕表示。


编辑:李星红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