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从《精英律师》看法律人心中的诚信与正义

编者按 最近热播电视剧《精英律师》引发了讨论热潮。剧中不时出现“猜测”证据、用“善意”的谎言“诈”出真相等情节,不由让人思忖,在这些“兵不厌诈”的较量中,法律工作者的诚信底线是什么?又该有着怎样的专业操守与正义追求?本期邀请法学专家与税务系统领军人才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偷拍偷录“度”在哪里

李晓晖

所谓偷拍偷录,就是未经许可的录像或录音行为。《精英律师》剧中有很多这样的情节,让人不禁产生疑问,偷拍偷录获取的证据是有效证据吗?

从相关法律法规来看,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出台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规定,存有疑点的视听资料、电子数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并未对偷拍偷录取证做出无效性或禁止性规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也仅要求律师不得提交明知是虚假的证据。

笔者认为,决定偷拍偷录证据有效性的关键在于“度”。这个“度”可细化为两个概念,一是合法,二是真实。在公开场合、正常谈话情境下获取的偷拍偷录证据为合法且有效;通过安装窃听器等手段,侵犯他人隐私或商业秘密获取的偷拍偷录证据为非法且无效。完整、连贯、客观记录的偷拍偷录内容为真实且有效;威胁、胁迫、后期剪辑获得的偷拍偷录内容为不真实且无效。

税务检查中也涉及录像录音取证问题,却是完全不同的“度”。稽查工作规程明确规定,检查人员不得以偷拍、偷录等手段获取证据材料,即偷拍偷录都是无效证据,取证须以明示方式进行。当位置调换,稽查对象采取偷拍偷录方式记录执法过程时,证据有效性的“度”又会回到合法、真实上。这就要求税务人员在执法中要始终遵守法律、遵守程序,经得住偷拍偷录的考验,否则未来将面临败诉风险。

律师要追求怎样的正义

韩杰灵

我们的律政剧总喜欢把律师塑造成“正义”的追随者,近日热播的《精英律师》和前几年很火的《离婚律师》都难逃这个套路:律师摇摆在正义和客户利益之间,甚至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给客户“挖坑”。

正义真的是律师的追求吗?每个法律人心中都有一个神圣的正义之梦,可正义是什么呢?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没有人能准确描绘正义的样子。正义之于人类社会,有时是相对的,一个人的正义可能是一群人的不公。剧中那个一腔热血的“小助理”,以正义之名行了很多“好事”,在我看来,这其实是披着“行侠仗义”外衣的“不义之举”。

对待一份职业,最大的道德是专业。代理着强势群体的官司,又同时惦念着弱势群体的饥荒,需要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如此求生吗?大可不必,律师拥有选择案件的自主权,如果真的难以说服自己,不代理即可,何必既违背良心又破坏规则?更何况,律师调查挖掘的事实本身也具有局限性,怎么能保证律师心中的“正义”一定和自然法则的“正义”一致呢?

有这样一句法谚:“法是关于人世和神世的学问,关于正义与不正义的科学”。用正确的方法运用法律、维护法律尊严,就是一种正义。

“计谋”体现聪明才智 但应在合法范围内

翟继光

近来,《精英律师》的热播引起了社会对律师职业的关注。无论是专业人士的吐槽还是普通民众的追捧,其背后体现的都是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虽然法律规定了公平正义,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没有警察、检察官、法官、律师等法律职业人的不懈努力,法律的公平正义不会自动在社会生活中得以实现。《湄公河行动》《人民的名义》《阳光下的法庭》等近些年热播的影视剧,将警察、检察官、法官等一个个法律职业人形象搬上了屏幕,也使得这些法律职业人走进了普通民众生活中。《精英律师》则让律师在大众心中不再那么遥远。

律师在法治建设中具有其他主体无法替代的价值,他们为社会提供了可以用货币衡量、可以用货币购买的法律服务。公平正义实现的前提,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而将“客观事实”转化为“法律事实”不仅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而且需要使用合法的手段、遵循合法的程序。普通民众显然没有这种转化能力,警察、检察官、法官等公务人员虽有转化的能力,但却没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同时也为了实现全体纳税人之间的公平,不能毫无限制地将全体纳税人的钱用于少数人之间的法律纠纷。此时,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就起到了良好的补充作用。当事人请律师就能够实现将“客观事实”转化为“法律事实”,但这一过程需要付费,而且请不同级别的律师,付费的数额也各不相同。由此,就将警察、检察官、法官等公务人员提供的免费或基本免费法律服务与律师提供的收费法律服务有机结合起来。在社会资源有限的前提下,这种制度可以最大限度实现全体社会成员的公平正义。

成为精英律师,主要依靠的是知识与能力,他们中的佼佼者,不仅掌握扎实的法律理论知识,也拥有丰富的法律实践经验,同时还怀有追求公平正义的梦想。

精英律师虽有资格挑选当事人,但他们通常并不轻易拒绝当事人。无论你是原告还是被告,无论你表面上看起来是有理的还是无理的,都在精英律师的服务范围内。精英律师的收费标准很高,也很有钱,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往往不把钱作为是否接案的首要标准。精英律师服务的客户,可能既有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也有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精英律师需要和对方当事人及其代理律师斗智斗勇,因此,有时需要表现得胸有成竹,有时又需要“装疯卖傻”。在调查取证时适当运用一些“计谋”是其聪明才智的体现,但应在合法的范围内。《精英律师》一剧中的某些情节涉嫌偷拍、偷录以及通过暴力、欺诈、威胁等手段获取证据是不可取的。不过,精英律师时刻把公平正义装在心里,在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无法兼顾时,他们也会使用“善意的谎言”来实现最终的正义。当然,前提仍然是不违反法律的明确规定。他们追求的,是公平正义在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实现,无论是诉讼结案还是调解结案,都是正义实现的方式。对他们而言,打败对手往往不具挑战性,将对手变为队友,实现双方共赢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如此看来,精英律师就像法治天平上的砝码,哪里需要正义,他们就站在哪里。无论天平的另一头站着谁,他们都能巧妙地调节砝码的多少,从而确保法治的天平始终处于水平线上。

《精英律师》中的情节纯属虚构,既不是律师办案纪实,更不是律师办案指南,可观赏性是其追求的第一目标。因此,没有必要对其中的情节设置、法律解释以及案件处理结果斤斤计较,毕竟谁也不会靠着从电视剧中学到的法律知识去打官司。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

“精英”不在鲜衣怒马 在内心坚守

陈建华

“精英律师”只是鲜衣怒马、有产阶级、出入风雅、高知高能这么一个自带光环的群体代名词吗?“精英”到底体现在哪里?

在笔者看来,“精英”二字,应体现在身为法律人,内心对公平正义不变的追求。当作为微小个体面对强大外力压迫时,能始终保有维护实体正义和程序公正的勇气和决心,和对法的最高价值的坚守;当内心中的公平正义与现实产生差距时,权衡利弊做出妥协与让步却仍能坚持法律的底线;当面对当事人巨大的利益诱惑时,仍能够守得住良心,抵得住诱惑,坚持职业操守;当提起公益诉讼时,能为受到损害的公共利益履行一份社会责任,而非仅仅是自我营销;当面对周而复始的琐碎与繁杂,仍能将对社会的广泛同情心和对法律价值的追求,融入自己代理的每一个案件中,身体力行地去影响法治的现在和未来。

同时,身为法律人,还要具备卓越的专业素养,能够在错综的法律关系中迅速理清头绪,梳理焦点问题和主要矛盾,给出最精准的职业判断;能够在法条与事实之间建立起联系,用专业功底进行分析和研判,用逻辑思维链接起事实和法理;能够勤学善用,练就过硬专业技能,帮当事人积极行使权利,维护权益。我想,这才是“精英”二字应代表的价值所在。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