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恩格斯《在爱北斐特的演说》:论述税收的重要文献

马国强

恩格斯1845年2月8日发表的《在爱北斐特的演说》,涵盖了税收的本质、根据、特征、原则、制度等理论问题,具有内容的完整性,逻辑的严谨性,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集中论述税收问题的重要文献。

马克思(左)和恩格斯(右)在讨论问题(素描)。  新华网图


恩格斯1845年2月8日发表的《在爱北斐特的演说》(以下简称《演说》)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集中论述税收问题的重要文献。在这篇文献中,恩格斯重点讲述了三个问题:

一、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病。

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实质是人们的利益彼此背离和为各自利益相互竞争。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导致小资产阶级破产;财产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一小撮富翁和无数穷人尖锐对立;由商人、投机者、店主组织商品生产与供应,生产与消费相互脱节,经常出现不景气;在经济危机中,工人大量失业,资本大幅度贬值。要消除这种悲惨的结果,就要实行共产主义制度。

二、共产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恩格斯认为,在共产主义制度下,人们利益高度一致,没有竞争,因此没有个别阶级破产,没有富人与穷人的对立,由公社及其管理机构组织商品生产与供应,可以按照需求调节生产,避免生产与消费脱节。此外,由于人们利益一致,犯罪少,可以精简行政机关、警察和司法机关,可以取消常备军,使大量公职人员和军人回归劳动大军。按照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的设想,还可以建造公寓和公共食堂,节省资源和劳动。

三、实现共产主义的措施。

恩格斯指出,实现共产主义有各种不同办法。在当时,人们谈得最多的主要是三项措施:第一项措施是由国家出资对一切儿童毫无例外地实行普遍教育。第二个措施是全面改造济贫所。第三项措施是采取普遍的资本累进税。

针对第三项措施,恩格斯指出,实行普遍教育和改造济贫所需要钱。为了取得这些钱,同时为了改变到现在为止一切分担得不公平的赋税,应该建议采取普遍的资本累进税,其税率随资本额的增大而递增。这样,每一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来负担社会的管理费用,这些费用的重担就不会像一切国家中以往的情形那样,主要落在那些最没有力量负担的人们的肩上。纳税原则本质上是纯共产主义的原则,因为一切国家的征税的权利都是从所谓国家所有制来的。的确,或者是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这样就没有什么国家所有制,而国家也就无权征税;或者是国家有这种权利,这样私有制就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所有制就高于私有制,而国家就成了真正的主人。我们现在就要求国家宣布自己是全国的主人,从而用社会财产来为全社会谋福利;我们要求国家实行一种只考虑每一个人的纳税能力和全社会的真正福利的征税办法,作为达到这个目的的第一步。

恩格斯的这段论述,几乎涵盖了全部税收理论问题:

税收本质。恩格斯将税收表述为社会的管理费用。这一思想与马克思是一致的。在《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答市民自卫团》(1848)中,马克思指出,人间的生产不同于天上的事情,决不能无中生有。人间的生产需要原料、劳动工具和工资,所有这些总起来说就是生产费用。同理,国家为人民提供东西,需要靠捐税来抵偿,捐税则是国家为人民提供东西的生产费用。后来,在《哥达纲领批判》(1875)中,马克思专门论述了社会扣除问题。这些扣除包括:第一,同生产没有直接关系的一般管理费用。第二,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第三,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等设立的基金,总之,就是现在属于所谓官办济贫事业的部分。综合马克思与恩格斯的早期论述与晚期论述,我们有理由说,在马克思与恩格斯看来,税收就是社会存在与发展的必要费用。

税收根据。税收根据是税收理论的核心问题,也是利益说与义务说这两大税收学流派的分水岭。利益说最早见于英国学者的论述。这种学说认为,税收的根据是国家与人民之间的互利关系,税收的本质是国家为人民提供服务与人民向国家缴纳税收相交换。义务说最早见于德国学者的论述。这种学说认为,税收的根据是人民对国家的从属关系。从人的角度看,税收是个人从属于国家的经济体现。从物的角度看,财产分为社会财产与私人财产。社会财产归国家直接所有,私人财产归国家间接所有。换言之,国家不仅是社会财产的直接所有者,而且是私人财产的间接所有者。因此,国家有权利向人民征税,人民有义务向国家纳税。恩格斯将国家征税权利归结为国家所有制,吻合了18世纪流行于德国的税收根据学说。这一思想,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共同体理论高度一致。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国家是一种社会共同体。由此出发,个人与社会共同体的关系自然是一种从属关系,人民向国家纳税自然是一种义务。

税收特征。微观视野中的税收特征与宏观视野中的税收特征显著不同。在微观视野中,每一个纳税人纳税都没有得到对等的回报,税收是无偿的。在宏观视野中,税收转化为公共支出,公共支出带来公共福利,税收是有偿的。将微观视野中的税收特征与宏观视野中的税收特征综合起来,用否定方式表述,可以概括为非个别报偿性,用肯定方式表述,可以概括为整体报偿性。恩格斯明确指出,纳税原则本质上是共产主义原则,是用社会财产为社会谋福利。就是说,从现象看,在取自于社会环节,税收不具有共产主义特征,没有任何报偿;从本质上看,在用之于社会环节,税收具有共产主义特征,是为社会谋福利的。这一思想,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共同体思想完全一致。税收体现着个人与社会共同体的关系,取自于个人,没有报偿,用之于共同体,具有报偿性。

税收原则。在任何国家与任何时代,税收负担的分配都要遵循公平原则。按照税收负担分配的依据,公平原则分为受益原则与支付能力原则。受益原则以受益作为税收负担分配的依据,受益多者多负担,受益少者少负担。支付能力原则以支付能力作为税收负担分配的依据,支付能力大者多负担,支付能力小者少负担。恩格斯明确指出,税收负担的分配要遵循支付能力原则,使每一个人按照支付能力来负担社会管理费用,以改变负担能力大者少负担、负担能力小者多负担的不公平状态。

税收制度。就整体而言,税收制度分为两类:一是比例税制;一是累进税制。比例税制指整个税收负担的分配具有比例性,累进税制指整个税收负担的分配具有累进性。恩格斯明确主张实行累进税制,使社会管理费的负担主要落在有负担能力的人身上。

纵观恩格斯《演说》可以看出,恩格斯的税收论述具有两个显著特征:第一,涵盖了税收本质、税收根据、税收特征、税收原则、税收制度,在税收理论方面,具有内容的完整性。第二,社会管理费用、从属关系、整体报偿、支付能力、累进税制之间完全自恰,具有逻辑的严谨性。恩格斯《演说》中的税收论述,对我们确立新时代税收观念,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系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会长、东北财经大学原副校长)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