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迈进2020·怎么看,怎么干

记者 单晓宇

致读者

新中国成立70年、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提出新要求……2019年,我们用一系列策划、报道,与读者一起走过不平凡的一年。迈进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我们满怀期待。

新春将至,我们为读者送上一份特刊——从理论的视角回顾新时代中国税务的奋进篇章,从学术的视角观察重大改革和重要政策的背景和效应,从研究的视角展望高质量推进税收现代化的追梦之路。

星垂平野,大江奔流。2020年,我们将以只争朝夕的努力,为读者奉上更好的税收理论文章。

《财税理论专刊》全体编辑

70年光辉“税”月

回望是为了更好地出发。纪念70年光辉“税”月,矢志不渝,志存高远。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家学者认为,新中国成立70年的发展历程波澜壮阔,新中国的税收制度也承载着不同历史时期所赋予的艰巨使命,经历了深刻的变化。对新中国税收历史进程的回顾和经验的总结,不仅能够加深对过去70年新中国发展道路的理解,并且,在“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回顾历史有助于在新时代更好地深化税制改革,推进税收治理现代化的进程。

税收定位不断探索的70年。改革开放后,中国不断推进适应市场经济需要的税收制度建设,税收作用得到更恰当的发挥。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以来,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代税收制度逐步确立。可以说,税收一直在国家治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税收职能不断演进的70年。在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税收职能备受关注,由政府收支及其对经济活动主体的影响逐步拓展至国家治理层面。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突破了既有理论圭臬,为认识税收在现在国家治理中的职能作用提供了新的契机。在税收的确立、征管以及使用过程中,促进政府与社会成员的有效互动和社会成员意愿表达机制的完善,提高公共部门的负责程度和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培养社会成员的社会责任意识和税收道德素养,推进国家治理的负责性、透明性和有效性,是现代税收的重要职能。

税制改革不断深化的70年。70年税收发展历程,是税收越来越受到重视、对税收的认识越来越趋于理性、不断追求高水平现代化税收制度体系进步的过程。从《全国税政实施要则》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出台、国营企业“利改税”改革、实行出口退税制度、分税制和工商税制改革、取消农业税、企业所得税内外税制统一到营改增全面完成等,税制改革见证了社会主要矛盾的演进,反映了税收落实党的发展理念的实践,体现了税收回应人民群众期盼的努力。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

2019年减税降费,是有温度、能感知、实质性的减税降费。

2019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成为这一年来的税收工作主题。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各项政策全面落地,惠及广大纳税人、缴费人。2019年12月3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2020新年贺词指出,一年来,减税降费总额超过2万亿元。

专家学者认为,减税降费是积极财政政策重要内容。本轮减税降费从税基式的减税转向税率式的减税,并与税制改革有机结合,政策效果十分明显。更重要的是,减税降费有效、有力地改善了社会预期,为“六稳”工作提供了具有韧性和活力的基础支撑。

对于一些将中美减税进行简单对比的声音,有专家学者提出,减税降费一般是在经济下行调整时提出,所以短期来看,减税降费主要起缓解经济下行压力的隐性作用。长期来看,当经济由下行转向增长后,减税降费转向促进经济加快增长的显性作用。从动态和长期分析,中国现行减税降费可为经济长期、持续增长提供更为坚实的基础。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降成本”专题调研报告认为,在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推动下,多数企业税负明显下降。上海财经大学增值税减税政策效应季度分析报告指出,深化增值税改革总体实现了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部分行业税负有所降低、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的预期目标。

专家学者认为,下一步,在企业发展高成本阶段已经到来的大背景下,降成本要从“主要靠减负”转向“主要靠创新”。减税降费和协调配套的税制改革,不仅是减轻纳税人负担的问题,也是税制结构优化、服务高质量发展全局的问题。减税政策调整的方向要与完善税制改革融为一体。形成创新友好型的税收制度是税收改革的重大任务,“低税率、宽税基、严征管”的税制框架应是未来税改的目标。通过税收制度的完善、征管能力的提高,微观主体可以更好地规划未来、稳定发展预期。

减税政策要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融为一体。减税降费政策要继续与完善财税体制结合起来,稳定地方预期,鼓励地方在经济发展中培育和拓展税源,增强地方财政“造血”功能,营造主动有为、竞相发展、实干兴业的环境。

税收法定再提速

落实税收法定的步伐更加快速有力,税收法定的目标正在成为现实。

2019年,落实税收法定的步伐更加快速有力。在2019年最后两个月时间里,作为重要税种的增值税和消费税,均迈出实质性立法步伐,出台了征求意见稿,也引发了学界、实务界和社会上的大量关注。

专家学者认为,增值税是中国税收收入占比最大的税种,其税制优化对整个税法体系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加快增值税立法,跳出了等待税制改革任务全部完成后再立法的一般思路。立法让税制更加稳定,但不等于让税制僵化,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等一些尚未完成的改革任务,将在立法后继续推进。制定一部高质量的增值税法是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关键。增值税立法应从现代增值税的基本原理出发,按照法治理念完善增值税相关法律制度,实现组织财政收入、稳定及增长与保护纳税人权利之间的最优平衡。应做好法律体系顶层设计,将增值税制度体系合理配置在不同层级的法律体系中,充分借鉴国际成熟经验,如欧盟的《增值税指令》,在将成熟制度写入法条的同时,要为将来推进改革预留灵活性空间。

专家学者认为,经过多年的实践探索,中国消费税制度建设了积累了大量改革经验,已具备立法的成熟条件。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保持现行消费税的税制框架和税负水平总体不变,在纳税环节、计税依据、抵扣处理、纳税期限等方面有所优化,体现了坚持“稳”的同时“进”的一面,对于推动税收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中,有三处对国务院的立法授权,是明显不同于其他税种立法的突出特点,也是最受关注的一点。有专家学者认为,对国务院的授权,是在坚持和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基础上,寻找法律的确定性与立法灵活性的平衡点。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