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山茶花开了

熊子军

我的老家在南诏故都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县城西南方向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名曰五印山,因山腰并排隆起五个山峰,犹如五块洒落在人间的翡翠大印,故而得名。春日里,五印山上绽放的野生山茶花,将大山映照得格外艳丽。

20世纪80年代末,像山茶花一样年轻漂亮的三姐嫁到了五印山的一个普通农户家。那时五印山的生活艰难,我虽略知一二,却并不知到底有多艰难。

当时的我,正在镇上读书,每逢周末,最开心的事就是跟着家住五印山的同学一起玩,欣赏好山好水,还可以顺道在三姐家过周末。每次从三姐家离开,她都会变魔法似的拿出三五块钱塞到我的衣兜里。那时还不懂事的我,只管满心欢喜地收下。直到有一次,过完周末,三姐送我下山,告别后走出一段距离了,忽然听见三姐大声叫我等一等。我回头,只见她跑到老核桃树下碾米磨面的小作坊里张罗着什么,我隐约听到她说:“这次借4元钱,跟上次碾米欠下的账一起记着,等年后我一起还。”那一刻,我才知道三姐的生活原来如此窘迫,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恨不得早点长大帮她分担。三姐把钱塞进我口袋里时,我怎么也不肯收。直到她用命令的口气说:“不收下,以后就不要来五印山看我了!”从那以后,我很少再上五印山。

有一年国庆长假,我又一次爬上五印山看望三姐一家,那时小外甥已经四岁多。临走时,三姐悄悄将7个煮熟的鸡蛋塞到我书包里,用眼神示意我:别说话,赶紧走。为什么给我鸡蛋还要“偷偷摸摸”的?看到紧随其后出来送我的小外甥,我才恍然大悟。到三姐家的第二天,小外甥带我到牛圈旁的草垛上看家里老母鸡下的蛋,那时鸡窝里只有5个雪白的鸡蛋,是家中仅有的一只老母鸡所下。小外甥用小手把鸡蛋摸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咬着指头,天真地告诉我:“妈妈说等这些鸡蛋孵出小鸡,小鸡再长成母鸡,就可以下好多蛋,这样我就可以吃煮鸡蛋了。”三姐家的境况令我难过。我疾步离开,头也不回,我不想让三姐在左右为难中落下苦涩的泪水。往后的日子,不管同学如何盛情邀约,我都拒绝再上五印山。

后来,求学、当兵、扶贫等原因,忙忙碌碌的我离五印山越来越远。去年春节全家团聚,家宴散后,三姐夫邀请我正月十五到他家赏茶花。我先是一愣,笑着问道:“姐夫喝高了吧,你家里哪来的茶花?”话音未落,就招来几个姐姐的反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去过五印山,没有去过三姐家。

正月十五,我到五印山赴约。好些年不见,眼前的五印山用它的富庶冲击着我记忆里的穷困模样,平整的水泥路直接通到三姐家门口,水泥路两边种满大片的核桃林,树下是成群放养的生态土鸡……一路上,三姐夫都在给我讲家里这些年发生的新变化:家里种起了核桃、烤烟、红花,养上了土猪、土鸡和土蜜蜂,外甥女还开了一家山货网店,日子一天比一天火红。

推开三姐家门,只见四合院的照壁前立着一棵挺拔的山茶花,约莫有五六米高,树冠如亭如盖,红彤彤的山茶花正挤挤挨挨地盛开着。三姐夫得意地告诉我:“这是二十年前你三姐到山里割草时顺手拔回来种下的,这些年年景好,山茶花越开越多,越开越艳。去年还有人出几万元钱要买,你姐都没卖,说这是五印山送给她的礼物,给再多的钱也不卖。”我站在树下思绪纷繁,越来越觉得忙前忙后的三姐就像这棵壮美的山茶花树,坚韧秀美。

今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来得突然,家人都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没能和大家团聚的三姐又在微信群里招呼着:兄弟姊妹们,家里的山茶花开了,等战胜了疫情,你们都到我家来住几天,生态土鸡和土鸡蛋,管够!

山茶花开,生机勃勃的春天到来了。愿每一个曾经艰难的日子,都能被这盛开的山茶花照亮;愿每一个你,都像坚韧的三姐一样幸福吉祥。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税务局)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