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业服务

回首多彩从税路,无怨无悔

作者:梁红星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进入税务机关与税结缘,我的从税路不知不觉间走过了30多年。30多年间,我经历了多个单位、多个岗位和多个国家的磨砺,一直在从事与国家税收相关的工作。回首30年从税路,有泪水,有欢笑,经历风雨,人生无悔。

脱下戎装 与税结缘

时光穿梭,在上世纪80年代末,在新疆大学外语系读书的我来到新疆某部队,成为了一名献身国家国防现代化的军官。三年半后,脱下绿色戎装,换上兰色税服,我有幸成为了新疆乌鲁木齐市对外税务分局的一名税官,从此开启了与税结缘的职业生涯。

要做好税收工作,必须不断进取,掌握过硬的税收专业知识。

1994年9月,我考入了东北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班,成为一名莘莘学子。在这里,我受到了系统的、开放的、前沿的财税理论的教育和熏陶。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在从税的道路上虚心好学,努力追赶……命运之神再次垂青了我。1996年11月,我被国家税务总局派往加拿大考察学习加拿大的税制和征管制度。通过这次出国考察,使我对国际税收有了直接的认知,同时,也促使我下定决心,走国际税收之路。

1997年2月,我在财政部税政司国际处实习工作期间,亲历了相关税收法规出台的全过程,深切感受到,税收法规的制订不仅要从国家宏观政治、经济高度层面上考量,还要兼顾社会发展和各方利益。

不可触碰的“德勤底线”

1997年10月,我加入了北京德勤税务部,踏上了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职业经历。这段工作经历对我影响很大,严格的训练使我成为一名专业有素、技能全面的专业人士。

英语专业和税务机关工作经历,使我无论是面对欧美客户还是合伙人,都能以专业的服务态度、客观公正的职业判断为他们提供精准服务。在担任德勤大中华区税收资源小组(Tax Resource Group for GC)负责人期间,我们高效地完成了作为世界银行优惠贷款项目的税制改革研究。

我还清楚地记得一天清早刚上班,北京德勤最高合伙人召集税务部所有员工开紧急会议。原因是在前一天晚上,一位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在申报一个美国500强企业个人所得税时,犯了不上心的错误(mindless mistake)。这位最高合伙人非常震怒地说:“这种错误,在德勤绝不允许发生,这是我们职业的底线!”。这堂生动的教育课,我至今记忆犹新,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客户至上,什么是专业精神。

亲身感受“惠普之道

在德勤工作几年后,2001年2月,我到惠普公司任中国区税务总监。欧美企业内部有一套完整的内控制度和数据采集系统。在惠普,没有原始票据的审核制度,因为惠普相信每个员工都能按要求获取真实和合格的报销票据,员工只需让其直接主管审核业务的真实性后,就可在线提交报销申请,随即公司财务部就可将钱打到员工的公司公务卡上。相信、尊重个人、尊重员工,这是我在惠普的亲身感受。中国惠普上万员工,自行报销,有序高效,从未发生员工违规报销现象。

加入华为,开拓国际新市场

2005年3月,我加入华为,随后常驻南非约翰内斯堡,任非洲片区的税务总监。当时华为是少数较早开拓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其主要海外市场是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华为的重要“产粮区”。2006年9月,我到刚果(金)首都金沙萨出差,正值金沙萨突然发生动乱,我在当地公司宿舍公寓里整整躲了2个星期,那是一场生死历险,刻骨铭心。刚果(金)东南部有一个偏远城镇叫卢本巴希(Lubumbashi),那里有露天钻石和铜钴矿,也是军管区,华为在那里有一个移动项目组,但没有财务人员,当地税务局给该项目核定了一个巨额税款,外加滞纳金和罚款。为了节省税款和尽快了结该税案,我和华为刚果(金)的时任财务总监决定亲赴现场,带着美元现钞去缴税,因当地通货膨胀,换钱缴税,可以保证公司最大的利益。于是,我们在当地的面包房和肉店换钱,然后到当地税务局数钱、缴税,那种经历酷似非洲“滴血钻石”的大片故事。

2006年10月,我又去了西非的几内亚去救急,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的基层税局查封当地华为办事处,要求马上补税和缴纳大额滞纳金和罚款,我需要马上到当地法院对簿公堂。于是,我与华为当地代表一起去了几内亚国家税务总局协商游说,几经波折,最终获取到了免税批复。随后因工作需要,我走访了非洲的大部分国家,处理过很多税务争议案件,自己也亲历过战乱、罢工和被赤道日晒的灼伤,也看到了华为同事被抢劫、得疟疾的遭遇和磨难。时隔数年,回想当年“走进非洲”,仍是我人生无悔的经历和体验!

2007年9月,我被华为任命为欧洲片区的税务总监,常驻荷兰阿姆斯特丹,负责华为欧洲片区及荷兰全球控股公司的税务事宜。在这期间,我走访了大部分欧盟成员国,学习了这些发达国家复杂、精致的税制税法和严格的税务征管,处理过不少难度较大的税务业务:如荷兰华为全球控股参与免税税务批文(Participation Exemption Ruling)、华为全球子公司转入荷兰控股的安排,荷兰鹿特丹欧洲区物流中心的增值税安排、欧洲各国的税务转让定价文档建立及审计应对等事项,还建立了华为欧洲片区的国际税收团队。这些难得的经历,使我拥有了自信和底气,让我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税收管理者。

到美国,推进并购赢尊重

2009年10月,我加入北京京西重工,随即被派往美国底特律和代顿工作。那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京西重工收购了美国著名汽车零部件制造公司——德尔福的全球悬架和制动业务。我去美国应对并购业务中的相关税务事宜,其中涉及到很多国家,如波兰、英国、印度、墨西哥的制造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的研发中心。此外还涉及股权转让、资产转让、研发费用支付及知识产权分配和归属的税务事项。

底特律,这座美国曾经辉煌的汽车城,虽然凋敝,但是那些全球公司业务总部的高傲美国领导层依然瞧不起我们新来的中国主人。在德尔福底特律总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会议室里,时任北京首钢总会计师兼任北京京西重工董事长的方建一做了一场精彩的讲演。他说道:“德尔福是一家伟大的世界级企业,我们非常尊敬它。德尔福曾拥有过光荣的历史和骄人的业绩,但这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中国的企业已经成为了新的主人,你们必须要配合和支持我们进行的变革和整合,只有这样,德尔福才能生存下去,才能重现辉煌!不然的话,德尔福面临的将是再一次的转让,您们甚至将遭受破产和失业,我们相信谁都不希望看到这种结局……”。正是我们坚持了不懈的努力,最终让德尔福重新认识了我们,认可了我们。

在那些漫长、寒冷、寂寞的日日夜夜里,京西重工的中方团队一起审阅和研究过无数遍与并购合同相关的税务事项,与合作的美国律师团队及德勤团队一起沟通,讨论相关细节,与美国德尔福相关管理团队天天一起上班、开会;有讨论、有争吵、也有抗争。将近半年,我们总算是完成了并购交接和顺利过渡,税务工作在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回归央企,助力中外合作项目

2013年11月,我入职中国葛洲坝国际公司,担任税务专家,负责其全球税务工作。我到过纳米比亚、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伊朗、科威特、斐济等十多个国家,帮助解决当地国际工程项目的税务问题。在葛洲坝国际,我又积累了丰富的全球税务管理、监控、规划经验,同时也对国际工程行业和业务又有较深的了解和把握。

葛洲坝在巴基斯坦有一个EPC+F的运作项目,即以小股权参股与当地企业合资运营水电站,同时带动大额施工项目。葛洲坝当时在商务项目价款谈判时,没有包含相关销售税。该税是由巴基斯坦各邦(省)制定、解释并具体征收,而各邦(省)实际征收情况不一,联邦政府(中央)机关很难协调和说服地方各邦(省)。若一旦征税,将会严重影响葛洲坝的项目盈亏,且退税很难,也会直接影响后期确定电价成本。2017年7月,我与时任葛洲坝海外投资公司财务部主任一起亲赴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和拉合尔,调研并推进解决免税申请事宜。我们与当地葛洲坝三公司的主管和财务负责人沟通,与当地合作方以及当地KPMG讨论,一起制定相关申请、游说策略和准备相关资料。因该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上的一个重要项目,得到了中国大使馆经商处等多方面、各层级的大力支持和积极推动,随后,该项目终于获得销售税的最优惠待遇。

在央企总部做税务管理工作,我感受较深的是:总部和境外项目公司的税务管理办法、相关制度、流程和相应的指导规定,绝大部分都需要从无到有来建立和完善;国际税团队及海外财税人员也是一个不断组建,培养,更新的过程;海外重大项目的决策机关和层级多,相关审批流程长,内控合规程序严,充分体现了集体决策的机制。

自创业,助力中资 “走出去”

2018年8月,我从葛洲坝国际辞职开始创业,设立了“税海之星”国际税务咨询事务所,希望能为更多的中资“走出去”企业提供专业服务,分享自己在海外多年从税的实践经验,助力他们更好地“走出去”。我曾受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中国律师协会和一些省市税务局的邀请,在北京、扬州税院、辽宁税专、青岛、济南、北戴河、石家庄、乌鲁木齐等地做“一带一路”税务风险防范、税务管理、国际工程税务实务等专题讲座和培训,给一些“走出去”企业做内训、讲案例、做规划。

2019年10月,我被聘为利安达国际“一带一路”财税支持中心的副主任,随后我带领利安达国际税团队到访巴基斯坦和阿联酋对接利安达国际的当地成员所,为当地中资企业接洽服务。“一带一路”沿线有很多国家,我正在努力,希望能尽快对接和拓展更多的海外当地财税所,推进紧密合作,贴身服务中国“走出去”企业和个人。

回顾自己30多年的税务生涯,我非常感恩税务机关和任职企业对我的培养和关爱,也非常感激这个好时代,为我施展才华提供了大舞台。我挚爱国际税务,痴心不改!

(作者系国际税收实务资深专家,北京税海之星税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编辑:解晓冬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