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专家观点

税收应从经济四环节促进“双循环”


张学诞 刘昶

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中,税收应积极作为、更加有为。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中央基于国内发展形势、把握国际发展大势作出的重大科学判断和重要战略选择。回顾“双循环”战略部署的发展过程,思考新发展格局的经济理论基础,笔者认为,税收应从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四个环节发力,助推新发展格局形成。

“双循环”战略部署的形成是不断清晰、完善、深入的过程

准确理解和把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内涵,需要对其提出的背景和发展过程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5月23日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强调“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意味着要“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的表述,清晰地界定了“循环”的内涵。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主要就是要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

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次会议还提出要辩证地看待新发展格局,并明确指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7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时强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可以看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战略部署的形成和发展是不断清晰、完善、深入的过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强调的是新发展格局的功夫在国内,要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这与“扩大内需战略”一脉相承。“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是对我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多年改革和开放工作的精辟概括总结。从改革开放初期“大进大出”的外向型发展战略,逐步过渡到统筹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到现在明确提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同样也是一以贯之的。将外向型发展战略和扩大内需的战略升华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体现了我们党擘画战略和治理经济的高超能力和艺术,将为中国的现代化强国之路提供重要的战略指导。

税收应从四个环节入手助推新发展格局加快形成

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税收制度和政策是其中的重要方面。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中,税收该如何发力?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找到税收制度和政策发挥作用的关键节点。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点在于“循环”,特别是“国内大循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有经济四环节论,即整个社会化再生产(或经济循环)包括完整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环节。这四大环节是一个环环相扣、相互联系的整体或系统。新发展格局强调“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将“交换”替换为“流通”,同时将“分配”的位置前置,这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畅则不痛,痛则不畅,要畅通经济循环就是要打通各个环节内部以及各个环节之间的梗阻。遵循这个理论框架,税收可以从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环节入手,着重发力助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加快形成。

生产环节。税收应围绕着市场主体发力,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激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特别是税收应刺激企业投资符合高质量发展的领域和方向,供应和产出符合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高质量高品质产品。

分配环节。税收应发挥对收入分配的调节功能。具体来说,初次分配在于形成一个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应适度提高居民部门在收入分配格局中的比重。再分配环节中,税收应起到“限高、扩中、提低”的效果,有利于形成橄榄型的稳定社会结构。在第三次分配环节,应通过税收手段引导与激励慈善事业的发展,以发挥第三次分配的有效补充作用。

流通环节。税收应致力于优化营商环境,降低流通成本,包括贸易成本和交易成本,如物流仓储、交通运输、网络连接、信息服务、结算清算等。

消费环节。税收应助力启动社会消费。一方面应直接刺激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是要形成可持续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这就需要消费环节的税收政策与其他环节的税收政策相互配合,比如与生产环节的税收政策配合,打通供需之间的循环;与分配环节的税收政策配合,形成持续的消费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在政策实践中,应将四个环节作为一个整体通盘考虑,毕竟打通各个环节之间的阻碍才是“循环”题中之义。

(张学诞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刘昶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