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专家观点

李旭红:新个税法颁行两周年政策预期目标效应显现

新《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颁行已有两年。今年6月30日,我国完成了新个税法实施以来,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个税汇算清缴,这标志着个人所得税一个完整执行周期的结束。

新个税法的实施获得了广大纳税人的认可及支持,初步实现了政策预期目标:一是降低中低收入人群的税收负担,增强纳税人获得感;二是充分运用大数据治税理念,给予纳税人更大的便利,体现我国数字征管技术的较高水平,也反映出我国政府治理现代化水平的提升。具体而言,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成果值得总结和进一步推广。

通过加大宣传力度,使纳税人进一步建立依法纳税的理念。个人所得税改革较大的难点是纳税人数量众多,而我国长期以来主要依赖于源泉扣税,即通过企业纳税主体或者扣缴义务人来履行纳税义务。调研发现,在自主申报、扣缴义务人申报以及委托第三方机构或个人进行申报的三种汇算清缴方式中,部分省份90%的纳税人采用自我申报方式,仅有大约10%左右的纳税人选择由扣缴义务人代为办理,而委托其他单位或个人代为办理的方式不到1%。这充分反映出个人自主申报方式的便利程度高,纳税人容易掌握。同时,各地税务机关在宣传工作上均有一定经验,个税汇算宣传到位,使社会各行业及不同年龄层次的纳税人更容易理解个税法的规定。

通过加强纳税信用建设,促进社会诚信水平的提高。个人所得税主体数量庞大、涉及千家万户,但调研发现,我国绝大多数省份的申报错误率较低,这一方面反映出税务机关在此次个税汇算工作中付出了巨大努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我国社会诚信水平良好。不过,在一些以民营经济为主、劳动力较为分散的省份,个税汇算工作的推进还是难度较大。因此,仍需要继续培养纳税人的诚信意识,使之成为社会主旋律。笔者建议,完善个税诚信体系,使信用好的人得到更多的社会回报,信用成为个人资产,从而增强纳税人的满意度及获得感。

通过完善制度,发挥人力资本对于高质量发展的驱动作用。在国际上,个税改革的目标往往是为给中低收入人群减税,同时加强对资本利得征税,增进社会公平和效率。所以,从完善制度的角度来看,未来我国应进一步研究三个问题:是否需要将以个人为单位计征的方式转变为以家庭为单位的计征方式,是否需要将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方式要转变为大综合的方式,对于高收入人群的征税应该以资本利得型为主导还是人力资本型为主导。

此外,按照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部署,技术创新及人力资本是重要的驱动力之一。所以,个人所得税的进一步完善应该与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目标相适应,笔者认为,对高收入人群征税时,可适当给予人力资本型的纳税人减税红包。比如,随着海南自贸港及大湾区人才激励政策出台,人力资本型的高端人才获得了一定的个税减税福利。但是,此类政策目前还停留在地方层面,对于一些财力较弱的地区并不适用。基于我国人力资本对于高质量发展创新驱动的重要效应,笔者认为有必要在整体税制统筹层面进行研究,以适当降低高端人才的税收负担。同时,对于高端人才的税收激励在个税汇算中有所体现,比如在个税汇算系统中增加对此类人群的分类识别以方便其办理减退税,或在预缴阶段直接减税以提高此类人群的资金周转效率。

通过完善纳税申报,实现现代化征管的改革目标。此次个税改革的主要目标是降低中低收入人群的税收负担,同时给予纳税人更大的纳税便利,全面提高我国数字治税水平,这些目标的实现均有赖于数字化征管技术强有力的支撑。此次个税申报电子系统是在自然人税收管理系统的基础上添加了专项附加扣除申报系统,两者共同支持个税预填报。笔者认为,正是由于注重预填报过程中信息收集的完整性,纳税人在办理个税汇算时,可以通过手机终端便捷地享受税收优惠。

笔者认为,未来应进一步优化个税数据的鉴别和使用,以建立完整的个税信息体系。第一,通过进一步优化信息共享,增强预填报内容的全面性。第二,对专项附加扣除内容信息进行交叉比对、查验,以确定其真实性及合法性,降低申报舞弊的可能性。第三,争取尽快将综合所得以外各项所得的申报工作嵌入个税申报系统,实现线上综合所得汇算及分类所得申报一体化;第四,充分考虑对境外所得情况及境外人员办税的便利性问题,弱化邮寄申报方式和办税大厅申报方式,如必须手工申报时,建议通过办税大厅智能机器人,或影像集成方式直接联动网上税务局办理申报系统进行,以减少征纳双方在办税大厅耗用的时间。第五,考虑到未来自然人或将成为税收收入主要来源,税务机关需要开发主要服务于自然人的便捷办税信息平台,以解决个税申报信息系统与其他信息系统的衔接问题,比如在统一的个税申报信息系统中增设一些数据链接接口,考虑不同地域的人口、经济差异,同时鼓励地方税务机关因地制宜地进行现代税收征管实践的探索。


总体而言,我国新个税法在减轻中低收入人群税收负担、提高政府治理能力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个税应继续发挥减轻中低收入人群税收负担、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同时与新时期发展阶段相适应,考虑减轻重点人群的税收负担;通过不断创新税收征管领域的新科技、新路径、新方式,渐进式完成我国税源的结构性转型,以全面优化营商环境,提高纳税的便利性及满意度,实现国家数字治税能力及治理能力的全面提升。(作者系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于应用研究所所长、教授)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