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契税法:严格落实税收法定

彭佳丽

《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法》将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笔者认为,严格落实税收法定原则是契税法立法的最大亮点。

契税法的前身为1997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本次立法基本保留了原暂行条例的框架和内容,采用税制平移的方式完成了立法工作。

原暂行条例实施已超过20年,这期间一些重要法律均进行了修改和修订。特别是近年来,立法、修法进程明显加快,如2015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进行了修正,2018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进行了修正,2019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进行了修正,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颁布。前述诸法均与契税征收关系密切。本着同现行法律协调以及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变化的宗旨,契税法也新增了许多规定:如第四条有关计税依据的规定,第六条、第七条有关减免征情形的规定,第十条有关纳税人申报缴纳税款的规定,第十二条有关退税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

具体来说,契税法从三个方面体现了对税收法定原则的严格落实:

明确省级人大常委会授权决定的具体事项。一是决定具体税率,契税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了契税税率为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第二款规定具体适用税率由省级政府提出,省级人大常委会决定,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这一规定兼顾了税收法定原则和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体现了立法质量和立法水平的提高,有利于充分发挥人大的审查监督职能,同时符合立法法第八条中税种的设立、税率的确定只能制定法律的规定。应当注意的是,根据立法法第六十二条,“法律规定明确要求有关国家机关对专门事项作出配套的具体规定的,有关国家机关应当自法律施行之日起一年内作出规定,法律对配套的具体规定制定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据此,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应当在2022年8月31日前出台具体税率的相关规定。第三款允许省、自治区、直辖市可以依照前款规定的程序对不同主体、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住房的权属转移确定差别税率,主要考虑的是由于税收要素内部存在差异性,而赋予地方一定程度的自主权,为补充性立法授权规定,有别于第二款的配套具体规定。二是决定减免征情形。契税法第七条规定,省级人大常委会可在“因土地、房屋被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征收、征用,重新承受土地、房屋权属”“因不可抗力灭失住房,重新承受住房权属”的两种情形下,决定减免征契税,其程序性要求同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一致。

明确国务院授权决定的具体事项。契税法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对于“居民住房需求保障、企业改制重组、灾后重建等情形”,国务院可以决定减免征,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应当注意到两点:第一,国务院依据该条款作出减免征规定时,应当同时符合授权目的,即“根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以及授权范围,即“居民住房需求保障、企业改制重组、灾后重建等情形”;第二,国务院授权规定的“等情形”为“等内等”还是“等外等”,需进一步明确,如果是严格的“等内等”,原有国务院、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减免征情形的规定不属于“等内等”的话,其效力如何?这些问题有待于契税法实施后,根据实践情况,作出回答。

规范税务机关行政执法。契税法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对于赠与性质的转移行为,税务机关应当依法核定价格;第二款有关纳税人申报的成交价格、互换价格差额明显偏低且无正当理由的规定,同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一致,即纳税人申报的计税依据明显偏低,又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有权核定其应纳税额,此种情形下,税务机关应当依照税收征管法的规定进行核定。契税法第十二条新增退还税款的规定,使得因权属转移合同不生效、无效、被撤销、被解除时,为税务机关依申请向纳税人退还已缴纳的契税税款提供了法律依据。此外,第十四条关于征税依据的规定以及第十五条关于法律责任追究的规定,均贯彻和落实了税收法定原则。

(作者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编辑:司壹闻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