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案

一起团伙利用空壳油品贸易企业对外虚开发票案告破

作者:张健  徐昌龙 胡劲汉  本报记者许蒙亚

办案人员循迹核查,涉案企业违法事实渐出水面。但专案组发现一个令人疑惑的情况:中间人杨某称,他平常电话联络的企业负责人何某说普通话,是个小伙子。但到案的何某年近六旬说一口安徽方言——这个“对不上”的信息,让案件有了新进展……

千里“倒油”的化工公司

2019年3月,国家税务总局铜陵市税务局稽查局收到公安部门移交线索,反映K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K公司”)涉嫌虚开违法。该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实施检查。专案组调取了K公司相关的涉税信息,结合成品油生产和销售行业的经营特征进行定向分析,发现企业有不少问题。

企业人员交叉任职多个企业。K公司注册资本1186万元,法定代表人、财务负责人、办税人均为何某。经专案组查询,除了K公司外,何某还在另外12家同类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办税人等职务。

经营数据异常。专案组查阅报表,发现K公司既无成品油的存储设备和运输工具,亦无相应的租赁费用、运输费用,却在10个月内产生了6788.15万元的油品购销交易额,合计接受和对外开具发票500多份。

购油地点不合常理。电子底账系统显示,K公司上游企业有11家,位于宁夏吴忠、山东淄博等地;下游企业19家,集中在江苏淮安,法定代表人为陈某猛、陈某良等人,均为运输企业。宁夏吴忠等上游企业所在地与安徽直线距离近2000公里,且进项发票信息显示,K公司购入油品的单价与安徽本地价格差别不大,成品油长距离交易运输成本很高,相同价格下K公司却舍近求远、千里购油,有悖经营常理。

据此,专案组判断K公司涉嫌虚开违法。经验丰富的检查人员认为,该类违法企业通常以赚取“开票费”为目的,通过虚构业务交易“虚进虚出”。因此,专案组决定针对其票流特点,追踪核查。

“大数据”找准切入点

K公司进、销项涉及单位众多,分布在宁夏、山东、江苏等省份的10余个地市,如果逐一外调工作量巨大。专案组仔细查阅K公司账簿资料及上、下游企业涉税信息,发现山东乙贸易公司和吴忠市丙油品公司两家上游企业较为“特别”。

乙公司是一家小型商贸企业,主要从事燃料油销售业务。经营资料显示,K公司在短期内向其支付多笔相近金额的款项,合计295.87万元。根据经验,该类企业若存在虚开行为,资金回流可能性极大。

丙公司是一家大型成品油销售企业,向K公司开具金额总计400.47万元的发票,但相关业务在K公司却长期挂账,K公司并未向其付款。

为了快速理清涉案企业资金流向,找准案件调查切入点,专案组请该局信息技术团队对K公司与乙公司、丙公司的资金往来情况实施分析。

信息化团队借助税警协作平台、资金查控平台等大数据系统,对3家企业的对公账户等37个账户、8000余条银行流水进行分析后,一个户名为吴某的个人存款账户进入检查人员视线,该账户与3家企业的资金交互十分频繁。经查,吴某是K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的妻子,并未在K公司任职。

专案组梳理企业资金流发现:K公司和乙公司的交易中,K公司分批将295.87万元“货款”转账汇给上游乙公司,乙公司为其开票后,就分批将“货款”汇到一个名为杨某的个人账户中,杨某账户再将款项汇至吴某账户,最终吴某账户汇回了K公司,形成资金回流;K公司与丙公司,虽从对公账户看,无资金往来,但是检查人员却发现一条隐资金流——丙公司向K公司开票后不久,吴某账户均会向宁夏吴忠当地的一个名为胡某的个人账户转入资金(后查明,该账户被杨某控制),这些资金额度恰与丙公司的开票金额成一定比例,具有明显的开票费特征。

分路核查“凿开”突破口

随后,专案组兵分两路前往山东、宁夏两地外调取证。

专案组在山东当地税务部门协助下,核查乙公司涉案业务。面对检查人员询问,乙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开始并不承认企业存在违法行为,一口咬定与K公司是正常交易。直到检查人员出示资金回流等证据,李某这才说出实情:企业之间并无油品购销业务往来,是杨某等人在乙公司购买成品油后,要求开发票时将买方信息填成K公司,杨某等人还伪造了合同和账户资金支付情况。

在宁夏,专案组调查取证发现,丙公司销售系统内购货方确为K公司。调查人员继续深挖,最终发现了企业中的“内鬼”——丙公司工作人员韩某。在询问中,韩某说了实话:油品贸易商杨某,其实也做“票生意”,其先联系了“下家”——上海某买票企业,并以该企业名义向丙公司支付货款470.47万元“购买”油卡。后来上海企业与杨某因开票费有分歧,交易未成功。但杨某又找来了K公司。杨某支付韩某好处费后,由韩某操作,在丙公司销售系统内将上海公司客户名变更为K公司,并为K公司开具了发票。

随后,检查人员约谈了K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面对证据,他承认了K公司与乙公司、丙公司的交易为虚假交易,但拒不承认企业还存在其他虚开发票行为。

此时,关键涉案人员杨某等人失联,现有证据尚无法将K公司全部交易定性为虚开,案件查办一时受阻。

专案组经过研讨,认为目前涉案企业部分交易已可定性为虚开违法,应及时将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促成税警双方联合办案,以便在外调取证、布控讯问等方面形成合力,突破查办僵局。

铜陵市公安机关接到移送案件后,根据税务机关提供线索,迅速行动,羁押了K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中间人杨某等人。

随后,税警双方成立税警联合专案组,根据票流等线索,对K公司与下游企业的交易实施调查,最终确认K公司与19家下游企业的交易为虚假交易,K公司向下游企业所开发票为虚开。

在公安机关协助下,专案组陆续锁定并抓捕了下游企业涉案人员陈某猛、陈某良等多名涉案嫌疑人,案件查办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隐形人”现出真身

在案件调查过程中,联合专案组发现一个令人疑惑的情况:据杨某称,其平常通过发信息、打电话的方式与何某联系,虽未见过面,但他感觉K公司负责人何某是一个说普通话的年轻小伙子。但与专案组“打交道”的K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却年近六旬、并且说铜陵方言,这与杨某所称的“何某”并不相符。

这个“对不上”的信息,让联合专案组感到:除了K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涉案企业违法活动肯定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参与,他仍未现身!

于是,联合专案组对何某进行了多次询问,在出示违法证据的同时,结合法治宣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进行了大量的说服工作,最终何某的心理防线坍塌,说出了实情。

何某称,K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以及何某任职的另外12家企业,实际上均由其子——何某军在幕后操控。根据何某供述的信息,专案组迅速出击,将正准备潜逃的何某军抓获。

随着何某军落网,一个完整的犯罪链条浮出水面。

这是一个以何某军为首,分工明确的虚开违法团伙。何某军负责信息传递、居中指挥;杨某等人负责从上游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虚开发票,收取一定费用后卖给何某军控制的K公司等空壳企业,并伪造K公司与上游企业的购买合同、资金流等。

何某则负责K公司等空壳企业的纳税申报及资金周转等业务,并通过收取开票费的方式向陈某猛、陈某良等人控制的下游企业进行虚开,非法牟利。

专案组核查确认,何某军、杨某、何某等人,于2018年至2019年期间,在没有实际货物购销的情况下,利用K公司等13家空壳企业,采取收取开票费的方式大肆虚开发票,合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195份(接受虚开792份,对外虚开2403份),价税合计金额3.82亿元。

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何某军、杨某、何某和陈某良等24名涉案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已移送司法机关审理。

铲除“虚进虚出”的违法土壤

作者:国家税务总局铜陵市税务局稽查局局长汪民

本案是一起违法团伙利用空壳油品贸易企业对外大肆虚开的违法案件。违法人员营造经营假象,在短时间内“虚进虚出”非法牟取暴利,造成国家税款大量流失。虽然违法人员费尽心机,处心积虑设计虚开网络,并藏身幕后遥控指挥,但法网恢恢,最终仍难逃法律惩处的宿命。

本案查办过程中,检查人员在信息技术团队的助力下,通过大数据分析,在纷繁复杂的企业资金、票据等信息中准确地找到了调查切入点,迅速锁定了涉案企业资金回流等证据,提高了案件查办效率。在涉案人员言证不足,案件线索中断的情况下,检查人员客观检视已有证据,确认涉案企业部分交易已可定性虚开违法后,迅速依法向公安机关移交案件。税务稽查与公安经侦力量汇合后,在外调取证、侦控讯问等方面形成巨大合力,从而加快了案件的破获进程。

为遏制成品油经销行业虚开违法发生,税务机关应进一步完善管理措施,封堵违法空间。

对成品油经销企业实施分类管理。成品油经销企业因部分客户不开发票,在经营中常会形成大量“富余票”,这使不法分子有了套取发票虚开违法的可乘之机。为此,税务机关应尝试对成品油经销企业实施分类管理,进一步严格票种核定、最高开票限额调整等环节管理。对不同类别的行业企业,尝试采取不同严格程度的控票管理措施。如对高风险企业,可适当降低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最高开票限额,减少发票按次领用数量等,以此封堵油品经销行业虚开违法空间。

加强企业营运监管。税务机关应整合金税三期系统、防伪税控系统等软件资源和涉税信息,建立成品油企业风险控制系统,强化成品油经销企业购销存及发票开具行为监控。对于出现短期销售额剧增、税负率异常等预警指标的企业,及时开展评估核查。同时,要求油品经销企业完善收发货管理制度,出入库凭证中必须填写经办人、数量、货物流向等信息备查;引导企业使用非现金方式结算,通过加强企业资金流监控,及时识别企业异常经营行为。


编辑:解晓冬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