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理论 > 研究探讨

以税收调节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刘建

目前,我国已构建起涵盖资源开采、生产、流通、消费、排放环节的生态税收调节机制,今后,应进一步发挥绿色税收的引导和调节作用,助推生态文明建设。

目前,我国已构建起以环境保护税为主体,以资源税、耕地占用税为重点,以车船税、车辆购置税等税种为辅助,涵盖资源开采、生产、流通、消费、排放环节的生态税收调节机制,形成了“绿色税种调节+税制要素引导+税收政策辅助”的绿色税收体系。

绿色税收体系在鼓励资源集约利用、治污减排和绿色消费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未来,应进一步完善绿色税收体系建设,提升绿色税收治理能力,更好地服务生态文明建设,满足人们对生态环境越来越高的要求。

进一步加强绿色税种的调节功能。独立的税种立法对体现国家的政策和引导纳税人行为有重要的作用。环境保护税、资源税、耕地占用税以减少污染物排放、促进资源合理利用和保护耕地为目的,具有典型的绿色税制特点。应进一步加强这些税种的调节功能。从环境保护税来看,目前,环境保护税对44种大气污染物和65种水污染物征收。下一步应将常见的如二氧化碳、有机挥发物等污染物纳入征税范围。对大气污染物,目前按照污染当量数从大到小排序,仅对前三项污染物征收环境保护税。对第一类、第二类水污染物分别按照污染当量数从大到小排序,分别对前五项和前三项征收环境保护税。未来应适时扩大征税范围,并取消按污染当量大小排序后选择性征税的政策,充分发挥环境保护税在保护和改善环境、减少污染物排放方面的作用。从资源税来看,资源税法的实施标志着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成果上升为法律,其征收范围包括能源矿产、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水气矿产和盐等。要实现山水林田湖草的系统治理,还需要将使用森林、草原、湖泊等这些对生态环境有重要影响的资源的行为逐步纳入征税范围。

进一步发挥税制要素的引导作用。基于理性经济人的假设,纳税人的确定、征税对象的范围、税率的高低在引导纳税人行为上能够发挥重要作用。以四川省为例,2020年四川省享受节能、新能源汽车减免车船税优惠的车辆为774331台,比2019年的671033台增加15.39%,体现了税制的绿色化对消费者行为的引导作用。下一步,应进一步发挥消费税和印花税在引导纳税人行为方面的作用。例如,将一些危害程度较大和治理成本较高的产品纳入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并将除烟酒以外的与高消费有关的消费税划归地方。印花税是典型的行为税,可以通过对有利于环境保护的应税凭证设置减免税条款,鼓励纳税人实现行为转变。又如,针对有纳税人反映的节能环保设备购置成本高的问题,可在现行的企业所得税税额抵免政策上,增加优惠政策,助力降低下游排污企业和高能耗企业的采购成本,增加这些企业在节能环保方面投入的动能。此外,对一些能减少环境污染、降低能源消耗的终端消费品,如塑料袋的替代品、节能灯等,推出有针对性的优惠政策,助力增加其市场竞争力。

进一步发挥税收政策的引导作用。不同税种具有不同的功能和属性。法律具有稳定性的特点,而生态环境保护面临的形势是不断变化的。处理好法律的稳定性和实践不断变化的关系,有必要进一步发挥税收规范性文件的作用,使税收政策的成效更加凸显。目前,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单个税种的功能和属性出发,制定了对节能减排、环境保护方面的税收优惠政策,发挥了较好的引导作用。下一步,应加强跨税种的协调统筹,从生产、流通、消费的经济链条出发来制定相关优惠政策。充分分析政策导向和税种属性,统筹考虑优惠的环节、方式、幅度和期限等。此外,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农业农村、水行政主管等多个部门参与。这些部门的工作专业性强,涉及生态环境的方方面面,会结合自身的职能职责制定政策,对一些行为进行引导和调整。在出台相关税收政策前应与相关职能部门充分沟通,了解政策出台背景、目标、工作流程等,与相关部门形成环保合力。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四川省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