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税新闻

青年记者践行“四力”采访手记:一次并不“圆满”的采访

2月3日,记者一行跟随王建良一起从北京市房山城区出发,驱车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芦子水村。在车上,王建良滔滔不绝,不停念叨“豆芽经”和扶贫工作,到村口时,他又热情介绍着村里的风土人情。然而一进村子,王建良突然又顾虑重重。他躲在车里,不愿与记者一起出现在村民面前。

没有了第一书记的陪同,事前商量好的采访计划只好临时调整。而面对记者,朴实的村民刚开始有些拘谨,但当聊起王建良书记要带着大家挣钱的“土法豆芽”项目,大家逐渐敞开心扉,坦陈了自己的真实态度:担心、支持、反对、期待、无感……村民和干部的真实反应,让记者坚定了本次采访和写作的初衷和基调:一是继续追问大家关心的产品关、人员关、市场关如何突破;二是报道的调子不能过高,尤其不能无视项目的风险而盲目夸赞。

毫无疑问,以正面宣传引导凝心聚力、鼓舞人心,是主流媒体的社会责任。新时代中国脱贫攻坚事业取得了伟大成就,社会大众对扶贫工作的认可度极高,对乡村振兴战略更充满期待。但是我们也深知,正如脱贫攻坚的胜利“非一日之功”,下一步的乡村振兴绝非轻而易举就能实现,仍需要党领导全国人民继续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基于上述认识,我们就在思考,对于扶贫主题,我们媒体报道的风格是不是可以变一变?所报道的扶贫案例是否一定要有“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记者以为,如果扶贫报道只局限于“报喜不报忧”,也可能产生偏差。一是忽略了现实扶贫工作中,比例虽极低但确实存在的失败案例,这些同样具有宝贵的意义;二是降低了大众对于扶贫项目中风险和挫折的容忍度;三是进一步增加了扶贫干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心理压力,抑制了一些人的开拓和创新意识。

史晓龙(左)采访芦子水村支部副书记隗合才

事实上,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后,我们要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除了帮扶政策保持总体稳定外,还要更加注重从“输血变为造血”,激励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人口勤劳致富,在此过程中,将更多依靠市场的力量。王建良坚持开发的“土法豆芽”项目就是坚持市场导向,用产业来扶贫,用产业来振兴乡村的有益尝试。所以在此次报道中,我们的报道方案进行了相应的调整,适当聚焦扶贫产业的市场风险以及帮扶对象与帮扶干部在应对、化解风险中的做法和经验,探索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扶贫报道新方式。

在《“豆芽书记”闯三关》这篇报道中,记者虽然对主人公的为民情怀以及锲而不舍的精神意志予以肯定,但对“土法豆芽”的项目风险以及村民质疑也予以了客观反映。体现在整篇报道的底色中,我们的基调是“暖”而不“燥”,所报道的项目结局隐含希望但并非绝对“圆满”成功。

记者杨贵苗在豆芽种植基地采访王建良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报道发出后得到了采访对象王建良的肯定,他也向记者解释了自己当初在村口的反常表现:“我既想借你们的报道宣传产品,又担心乡亲们怪我还没成功就让媒体吹牛。这篇实事求是的报道,既是帮我们项目做了宣传,也是帮我解了压。”



专家点评

悬念迭出 引人入胜

《“豆芽书记”闯三关》篇幅不长,但悬念迭出,引人入胜,不但让读者有一睹为快、欲罢不能的体验,更突出了“脱贫不返贫,才是真脱贫”这一主题。

报道一开始就抛出一个悬念:“芦子水村顺利脱贫摘帽,但是房山区税务局驻芦子水村第一书记王建良依然心事重重。”

这是咋的啦?

原来,村民们虽然“搬进了带院子的两层新居”,但“村里没有产业,一直是王建良心头放不下的大事”。

接着就有了第二个悬念:做什么产业不行,“为什么非要种豆芽?”

下面的采访回答了村民的这个疑惑,比如“优质的泉水是村里得天独厚的资源”,比如“种豆芽不需要重劳力,可以解决不少就业”,等等。

第三个悬念:为什么明明“用药水喷一下就能起死回生”,却眼睁睁看着70多箱豆芽全死了?

这一看似不可理喻的做法,恰恰体现了王建良的良苦用心,他要的是“纯天然、无添加”的“土法豆芽”,要的是可持续的市场需求。这才有了后来请能人下山、请专家当顾问等一系列动作。

豆芽算是种成了,但村民们依然顾虑难消:“土法豆芽”产量低、价格高,“消费者接受度如何?未来市场如何打开?”

王建良带着记者看酱肉馆,介绍机关食堂、网络平台、苏宁小店等订购销售“土法豆芽”的情况,让又一个悬念得到了化解。

可以说,所有这些悬念的提出和化解,都是记者在深入采访中了解到部分村民的疑惑担忧后又试图寻找到满意答案的过程,讲的都是耳闻目睹的事实。而且,用悬念来串联新闻,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构成一根完整的链条,展示了脱贫攻坚这一伟大工程在中国最基层的生动实践。

周跃敏,江苏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第七届理事会主席,江苏省政协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第30届中国新闻奖、第16届长江韬奋奖评委。

点击阅读: “豆芽书记”闯三关


编辑:宋淑娟

财税新闻

更多 >>

要论要言

更多 >>

新媒体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