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留抵退税:一项影响深远的改革

梁季

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不仅对当下稳经济大盘具有关键意义,对未来的影响更是深远。

留抵退税以“重磅”之策助力稳住经济大盘,保住小微市场主体。2022年,我国实行减税缓税退税等新的组合式税费支持政策推动经济发展、帮助市场主体渡过难关,留抵退税是其中的“重磅”之策。截至6月25日,2022年全国累计新增退税减税降费及缓税缓费2.58万亿元,其中增值税留抵退税18266亿元,占比达到71%。18266亿元的留抵退税是市场主体实实在在获得的好处,是一笔流动性极强的现金“收入”。这对于当下举步维艰的市场主体而言,无疑是“救命”钱、是雪中送炭。今年留抵退税政策的受益重点在于小微企业,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数据,4月以来已获得退税的纳税人中,小微企业户数占比94.5%,共计退税7563亿元,金额占比44.4%。微观市场主体活,宏观经济便稳。留抵退税政策缓解了微观主体现金流压力,稳定了市场预期,有力地支撑了2022年上半年2.5%的经济增长。

较好地解决了增值税存量留抵退税这一历史遗留问题。1994年我国对增值税制进行了较为彻底的改造,征收范围扩大到工业、商业和进口环节产品,以及加工、修理修配劳务。出于筹集财政收入以及对当时物价的考虑,我国对增值税留抵税款实施结转,因此对于那些“进销税倒挂”,即进项税高于销项税且增值率比较低的行业(例如农机行业),留抵税款在后续生产经营中难以消化,导致其规模越来越大,资金占用以及对行业发展的不利影响愈发突出。2016年营改增全面推开后,不动产纳入抵扣,适用低税率、“进销税倒挂”的行业进一步增加,留抵税款无法消化的行业增多,再加之初创期企业增长,导致留抵税款规模进一步扩大。留抵税款规模越大,对市场主体的不利影响和退税的压力也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开始对留抵退税展开试点,先退还部分行业的增量留抵税款,然后逐渐扩大行业适用范围和退税力度,从先进制造业到全部行业的小微企业、再到大中型企业,从增量留抵税款到存量留抵税款。这种渐进式的退税既使重点行业和重点市场主体的利益得到保证,又使得财政减收压力得到有序释放,从而较好地解决存量留抵退税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有力地推动了消费型增值税制度的完善。目前,大部分国家采用的消费型增值税,是在增值税的税基中扣除投资,相当于仅对社会消费资料的价值征税。这种消费型增值税应成为我国增值税改革的目标和方向。纳税人当期购进过多原材料是产生增值税留抵税款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纳税人购进原材料时代垫的进项税未能完全得以弥补,这就意味着诸多纳税人“暂时”承担了购进原材料中的进项税。实施留抵退税减轻了纳税人的投资税负,有力地推动了增值税制度的完善。

大大提升了增值税的中性程度。增值税以其中性特征著称,且增值税参与初次分配,其中性程度对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挥着重要影响。今年实施的留抵退税政策推动增值税改革进一步深化,更好地实现了增值税税收中性优势,减少了对企业经济行为的扭曲。

从短期来看,留抵退税政策还有扩围的空间,比如可适度放宽享受该政策的条件,将纳税信用等级为M级的纳税人纳入留抵退税范围。在扩大留抵退税范围的同时,以更大力度和更严格手段打击留抵退税骗税行为,确保税款安全。从长期来看,可将留抵退税作为纳税人一项基本权利,在增值税改革中明确将其作为一种制度安排固定下来,并在增值税立法中予以体现。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司壹闻

财税新闻

更多 >>

要论要言

更多 >>

新媒体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