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税讯

加税!欧洲多国盯上油企超额利润


王婷婷 谭靖怡

近期,面对持续飙升的能源价格和能源巨头亮眼的财务报表,欧洲多国提出对能源行业超额利润征收临时性的暴利税,以筹集资金,缓解普通民众面临的能源账单压力,缓和民众的愤怒情绪。截至目前,意大利、希腊、匈牙利、西班牙、比利时、捷克、波兰等欧盟成员国以及英国均已宣布对能源企业的巨额利润征收暴利税,部分国家甚至将这项临时性税收的征税范围扩大至银行、保险等行业。

价格高企,能源巨头利润飙升

长期以来,欧洲能源供应严重依赖中东和俄罗斯,半数的天然气和近三成的石油从俄罗斯进口。然而,随着俄乌冲突加剧以及欧盟对俄罗斯经济制裁不断加码,欧洲能源供应出现巨大缺口,能源价格持续飙升。

高企的价格让各大能源巨头赚得盆满钵满。欧洲最大石油公司英国壳牌公司因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在第一季度实现91.3亿美元的净利润,创下14年来新高,成为2008年以来公司最高季度净利润,第二季度又以114.7亿美元的净利润再次刷新记录。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第二季度的业绩同样高于预期,净利润57亿美元,同比增长158%。

然而,与能源巨头“日进斗金”截然相反的是,欧洲各国普通民众和企业深陷能源短缺泥潭之中。能源价格暴涨不仅推高普通民众的能源消费成本,还进一步加剧通胀,燃油、食品等生活成本齐齐飙升,让欧洲多国居民叫苦不迭。

面对普通民众的水深火热,能源巨头因价格暴涨所获得的超额利润自然而然成为欧洲各国政府应对能源危机的“靶心”。

开征新税,欧洲多国瞄准油企超额利润

今年3月,欧盟委员会在其发布的一份关于缓解能源危机的意见中明确表示:“特殊情况下,成员国可以考虑对能源企业在能源价格暴涨过程中获得的超额利润采取临时性税收措施,并以再分配的形式将收入返还给消费者。”

意大利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于今年3月率先对能源企业的超额利润征收临时性暴利税。该国要求,在意大利经营的符合条件的能源企业,在2021年10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期间实现的超过500万欧元的超额利润,应按照10%的税率缴纳暴利税。5月,意大利政府又将税率提高至25%,适用期间延长至2022年4月30日。此外,来自执政联盟的几位立法者已经向议会提交了再次延长暴利税的提案,并将暴利税的征税范围扩大至从事天然气、电力和石油产品交易的银行和金融经纪人。目前,该项提案能否通过尚待观察。

继意大利之后,希腊环境和能源部5月宣布,希腊政府将对国内电力生产商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期间取得的超额利润征收税率为90%的暴利税。英国政府同样在5月提出对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征收税率为25%的暴利税。6月,时任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指出,暴利税有可能扩围至电力行业。在匈牙利,极端保守的维克托·奥尔班政府宣布,将对大型跨国公司2022年和2023年的利润征收附加税,适用范围不仅包括银行和能源企业,还包括保险、航空、广告等行业的大型跨国公司。

随后,西班牙、比利时、捷克、波兰等国也相继提出了类似的征税计划。西班牙政府于6月初次提出对能源企业征收暴利税。7月,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指出,政府正在计划将银行业纳入暴利税征税范围。据估计,该项税收将在2023年和2024年带来约70亿欧元的收入。其中,大型能源公司每年带来的收入约为20亿欧元,银行业每年带来的收入约为15亿欧元。7月12日,比利时能源部部长范德思·特雷滕提议对天然气、电力公司以及石油公司一次性征收税率为25%的暴利税。此外,捷克、波兰等国也就是否开征暴利税展开讨论。捷克总理彼得·菲亚拉表示:“我们非常不愿意加税,然而,当前情况非比寻常,因此,我们考虑可以对那些‘意料之外’的利润暂时征税,并将这部分收入用于支援那些陷入困境的人。”

筹集资金,缓解民众压力

从资金用途来看,各国征收暴利税的主要目的有两个方面。

以财政补贴的形式缓解民众和企业面临的压力。意大利对超额利润征税,旨在为德拉吉政府批准的“140亿欧元援助计划”提供资金,以减轻电费飙升对家庭和企业造成的负担。西班牙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帮助消费者的措施,包括对加油站的燃油价格进行补贴,直接向卡车司机发放补贴,为农民提供财政支持等,这些措施贴合欧盟委员会将暴利税以再分配的形式返还给消费者的意见。英国将暴利税作为“150亿英镑紧急援助计划”的一项重要内容,该项计划旨在为难以支付能源账单的家庭提供补贴,预计新税在2023年为英国政府带来50亿英镑的税收收入。

缓和通货膨胀造成的负面影响。俄乌冲突推高了能源和食品价格,世界各国正在经历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高通胀水平。以西班牙为例,该国6月的通货膨胀率达到10.2%,是37年来的最高水平。7月,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宣布,9月1日—12月31日,国家铁路运营商Renfe运营的所有通勤列车和行程少于300km的中距离区域线路将为乘客提供免费服务,从而降低民众的出行成本。他表示:物价上涨产生的利润“必须返还给公民”。桑切斯还表示,政府将竭尽全力维护工人阶级利益,暴利税收入还将用于建造1.2万栋新住宅,以及为青年奖学金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等。

效应外溢,暴利税遭受质疑

暴利税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征税国的财政需求,但同时也对银行和能源企业带来沉重负担,遭到企业的强烈反对。此外,部分立法者也表示,十分担心暴利税的负面效应。

西班牙是对能源和金融行业征收暴利税的最大欧盟国家。计划宣布后,该国市值最大的两家银行——毕尔巴鄂比斯卡亚银行和桑坦德银行股价下跌了近4%,其他各大银行以及雷普索尔等能源公司股价也出现了大幅波动。分析师若泽·拉蒙·伊图里亚加表示:“政府认为银行从高利率中获得了额外收益,但在利率为负的时候,政府却从未提供补偿。”类似的,英国《金融时报》披露时任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对电力行业征收暴利税的想法以后,在伦敦上市的电力公司市值已蒸发了数十亿英镑。

引发市场动荡的同时,暴利税也增加了相关企业的融资难度。英国离岸能源协会致信英国财政大臣警告称,部分银行已将石油和天然气运营商的借贷能力评级调低15%~20%,以回应苏纳克对能源行业超额利润征收的暴利税。协会指出,该项税收严重影响了对债务融资依赖程度较高的公司。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政府也越来越担心对超额利润征税的“不良后果”。

此外,为实现长期的气候目标以及摆脱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严重依赖,欧盟需要加速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多元化能源供应。然而,对能源企业征收的暴利税可能会打击企业投资热情,包括英国苏格兰和南方能源公司、德国莱茵集团等在内的一些大型电力公司发出警告:对超额利润征税将阻碍企业对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此外,英国壳牌公司首席执行官本·凡·贝尔登也表示,由于税收问题,该行业将减少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能源供应不足的局面将不可避免。


编辑:司壹闻

财税新闻

更多 >>

要论要言

更多 >>

新媒体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