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向科技巨头征税 欧盟准备出“大招”
2018-04-10       来源:中国税务报       作者:郭红雨       字号:  

  为让数字公司在拥有大量业务但没有物理存在的国家纳税,而不是将利润重新分配到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区,“数字税”方案建立了一套定义企业数字化业务活动的欧洲标准,而“收入”、“用户数”、“合同”就是其中的三个依据。

  “对数字网络经营业务收入(而非盈利)的3%征税,对象是年度全球营业额超过7.5亿欧元,且在欧盟的应税营收超过5000万欧元的大型互联网企业。”这是欧盟委员会上月拿出的一个被称为“数字税”的最新提案。该提案表明了欧盟向跨国科技企业追税的决心。

  那么,这份决心里究竟埋藏着什么诉求?其后果的主要承受者美国会作何反应?欧盟的行动又会对反跨国避税全球层面的工作产生什么影响?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改头换面的诉求

  “数字税”当然绝非凭空而来。自从2008年“谷歌利用百慕大避税”的事实被曝光以来,足足10个年头中,无论是涉税调查,还是官司诉讼,欧洲国家与那些跨国科技巨头公司的各种较量可谓是三天两头见诸报端。我们不妨先梳理一下这些年都发生了些什么。

  2009年,谷歌被控在英国逃税,手段是将当地营业收入转移到爱尔兰。自此,跨国公司大举避税的报道开始铺天盖地出现于媒体,而此类行为则被干脆贴上了“谷歌税”这一标签。

  2010年,为补贴本国文化产业,法国率先提出一项专门针对互联网公司征收的广告收入税,但该动议于次年便偃旗息鼓。此后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也多多少少出台了一些类似保护传统出版行业的措施,但面对并不算成功的实施效果,人们似乎渐成一种认识,即这种针对在线广告征收的“谷歌税”应该由欧盟来统一实施。

  2011年3月,欧盟正式推出“统一企业所得税税基”提案。虽然在英国和爱尔兰等成员国的反对下,提案以失败告终,但10年的理论探讨毕竟还是交出了一份成果,显示出欧盟已充分意识到:经济全球化和数字化的趋势是使企业有机会实现跨国利润转移的首要因素,税制必须要顺应时代发展而改变了。

  2012年,面对谷歌全球范围避税数额的持续增长,法国、英国和意大利政府均对谷歌避税行为展开了调查。欧盟则将跨国公司类似的行为定性为“税收相关规定被滥用”。

  2013年,欧盟成立了一个调查成员国税收政策公平性问题的小组,开始以维护欧盟法律框架为宗旨,对位于欧洲的众多跨国企业逐一展开审查。同年,法国开始建议制定针对欧洲范围内美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监管及税收制度。年底,欧委会提出了修改企业税法提案,新提案明确禁止滥用指令避税(即欧盟的《2003年母子公司指令》,该指令规定对于同一集团在不同的成员国设置的子公司,就同一笔收入来说,不同的税务部门不能对其双重征税),不过未针对数字经济作出特殊声明。

  2014年7月,欧委会宣布深入调查爱尔兰、荷兰和卢森堡三国对苹果、星巴克和菲亚特的企业税务处理事项。8月,欧委会高级税务专家组发表了一份有关数字经济税收制度的报告,认为欧洲现行税收制度急需改进,但并不需要为数字经济单独设计税制。

  2015年4月,英国正式推行转移利润税,矛头直指龙头网络公司。然而,其概念化的制度设计、一国发动的单边行为,都使得其空有雷声而不见雨点,“谷歌税”并未真正落地。与此同时,欧盟的税收调查开始“收网”,星巴克在荷兰的纳税事务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卢森堡的纳税事务,均获得了追税裁定。

  到了2016年,欧盟追税步伐明显加快。欧盟责令比利时政府向至少35家涉事企业追回10年间涉及的约7亿欧元应纳税款。不过此事件影响的主要是欧洲的、与产品制造业有关的跨国企业,而非美国的科技互联网巨头,因此也被认为是有意安抚美国,寻求减少有关其过多地把“火力”集中在美国跨国企业上的批评。但欧委会也在同年作出裁定,要求爱尔兰向苹果公司追讨2003年~2014年的税收及利息,共计130亿欧元。欧委会还在2016年10月重启统一所得税税基(CCCTB)提案,希望能借此彻底解决资本向避税港国家流失的问题。

  2017年欧盟数字峰会上,法国、意大利等与会国家纷纷表示应对科技互联网巨头施压。欧委会主席容克透露,欧盟计划2018年提议新规则,以消除互联网企业与实体企业在缴税方面的不公平待遇。

  2018年3月,“数字税”方案问世。欧盟此举可谓改变了现有游戏规则,为让数字公司在拥有大量业务但没有物理存在的国家也要纳税,而不是将利润重新分配到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区,其不再着眼于“利润”,而是“营收”。

  引人联想的目标

  根据拟议的最新税收规则,一家数据公司将在满足以下标准之一时被征税:该公司在某个欧盟国家的年度营收达到700万欧元的门槛以上;在一个课税年度中的用户人数达到10万人以上;该公司在一个课税年度中与商业用户之间签署的数字服务合约超过3000份。也就是说,“数字税”方案建立了一套定义企业数字化业务活动的欧洲标准,而“收入”、“用户数”、“合同”就是其中的三个依据。

  这项计划同时还包括一项临时税收措施,该措施将在长期解决方案生效前使用。这种临时措施将对来自出售在线广告的收入(如谷歌)、来自允许用户与其他用户互动的数字媒介活动的收入(如脸书),以及来自出售由用户提供的信息所带来的收入(如爱彼迎和优步)征税。临时税收措施将适用于年度全球营收超过7.5亿欧元,以及欧盟营收超过5000万欧元的公司,如果按3%的税率收取,每年可以带来约50亿欧元的收入。

  有评论认为,这项征税方案就像专门为美国互联网公司“量身订做”的一样。面对类似指摘,欧盟经济事务专员莫斯科维奇称:“数字革命颠覆了我们的经济,也深刻改变了现在商业创造价值的方式。现在修改征税方法是为了保证公平交易和更合理的征税。欧盟数字税不针对任何公司和国家,并非是一项GAFA税(GAFA即美国科技界四大巨头,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的首字母缩)或是一项对抗美国的税收。”

  欧盟委员会估计,有120家~150家互联网巨头公司会受此项规定影响,包括欧洲最大的科技公司Spotify。根据估计,该税如能征收,会有约一半税收来自美国公司,1/3税收来自欧洲公司。

  阻碍推进的分歧

  3月21日,就在欧盟委员会公布针对大型跨国互联网企业增税提案的当天,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发布了法、德、意、英和西班牙五国对此表示支持的联合新闻公报。当然,欧盟主要国家对“数字经济”的强烈共识是“数字税”得以推进的基础,但与此同时也必须看到,欧盟内部的分歧有时比共识还要瞩目。

  例如,作为“新规推动者”的法国与“对此持开放态度”的德国之间正在“越行越远”。去年9月,法国首提“数字税”建议。为快速实现征税,德国很快支持了法国立场。但随后,由于担心数字税收可能会招致美国报复,破坏其汽车行业,德国又主张保持谨慎态度。尤其是,随着分歧的不断加大,该税收建议被所有欧盟成员国采纳从而获得通过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德国肯定要考量与华盛顿关系进一步紧张的后果。因此在幕后,巴黎正在迅速成为这个税收计划的头号拉拉队长,而柏林正在降温。

  一位对欧洲各国间讨论情形颇为熟悉的欧盟外交官说,柏林会“暂时”支持“数字税”以“适应”法国。然而从长期看,德国赞成“全球解决方案”,从而避免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之间由于特朗普关税而导致的“税收战争”风险。

  换句话说,德国认为,欧洲应该避免在税收等敏感问题上独自出击,特别是在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文·姆努钦措辞强硬地发表声明称“美国坚定反对任何国家单独挑出数字公司征税的提议”之后。

  法国现在正加紧努力争取其他欧盟国家的支持,财政部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呼吁在今年底之前通过“数字税”。但如果没有柏林的明确支持,他获得欧盟范围内绿灯的机会正在减少。外交穿梭可能延续到2019年,届时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会推翻欧盟议程。

  进一步说,欧盟主导国法德在数字税收方面不断演变的议程,呼应了巴黎和柏林之间关于欧盟未来更广泛的分歧。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把自己打造成欧洲一体化的捍卫者,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在一系列问题上悄悄踩了刹车。

  谈到这里,自然绕不过去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牵头、二十国集团支持的BEPS了。这一早在2013年就已提出理论框架并在随后几年中逐渐完成其行动计划的项目,应该说是到目前为止解决全球企业所得税避税以及恶意税收筹划的最直接有效方法,而欧盟这次提出的“数字税”并不契合当前正在进行国际税收改革探索。对此,OECD曾于去年9月警告欧盟不要在GAFA税收问题上采取单边行动。上个月,OECD又适时地表示,大约有110个国家已同意在2020年之前就如何对跨国数字企业征税问题达成国际共识。据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被要求耐心等待,直到OECD于2018年4月提出一个方案。

  当然,话说回来,一些国家总想另辟蹊径的现象也间接暴露出当前的BEPS行动计划走得还不够远,缺乏确保跨国公司承担合理税赋的有效措施,尤其是经济数字化对国际税制的影响,仍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责任编辑:梁健玲)
延伸阅读:
在线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中国税务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务院新闻办批复 京ICP备 10047476号-4

客户服务电话:010-61930138 传真:010-61930190  新闻热线:010-6193007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1930136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7-8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