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国际税事有哪些看点?
2017-01-10       来源:中国税务报       作者:郭红雨       字号:  
  从世界政治经济大势看,2016年无疑是一个“黑天鹅”屡屡飞出的意外之年。这意味着,2017年国际政治经济运行的不确定因素将有所增加。2017年国际税事将有哪些看点?循着“黑天鹅”落下激起的涟漪,或许才能看到许多。
  
  1 BEPS将完成最后一块拼图
  
  2016年11月24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了《落实租税协定相关措施避免税基侵蚀与利润移转的多边公约》(以下简称多边公约)。这标志着举世瞩目的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在历经近三年半之后,其全部15项内容终于逐一推进完毕。
  
  2016年12月31日,该多边公约正式开放给各方签署,而首次高层签字仪式也将于2017年6月举行。作为BEPS行动计划中的最后一项,这个多边工具是由超过100个国家参与协商而来,主要设计目的,就是方便参与国能尽快落实BEPS行动计划中与租税协定相关的建议事项。
  
  可以预见,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主导的BEPS行动的最大背书方,二十国集团(G20)将在2017年7月德国汉堡峰会上,继续以公报形式呼应G20杭州峰会上的有关内容,以促进BEPS15项行动计划最终成果的转换。
  
  应该说,从政府立场出发,BEPS行动计划为国际税收事项的处理提供了创新性方法,构成了国际税收合作史上的一个转折点。然而,从企业立场出发,这一计划的未来显然并非那么值得期许。据近期均富会计事务所对全球36个国家2600家企业进行的一份调查显示,BEPS行动计划对企业纳税计划的影响很小,78%的企业并未因BEPS项目而改变他们的纳税计划。调查称,很多企业被最近几年法律法规的变化搞得神经紧张,在法规明确之前,他们的行动会特别谨慎,而BEPS项目目前的模棱两可正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BEPS行动计划今年步入的落实阶段至关重要,必须在此过程中反映出全球经济瞬息万变的特性,以及迅速适应这种变化的客观需求,才会迎来真正的前景。
  
  2 主要经济体竞相消减公司税
  
  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放缓,多年来过度依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后,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重点正转向适度财政扩张,2017年将有越来越多的政府准备以减税提振经济成长。
  
  对即将上任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来说,减税早已构成其竞选纲领的一部分,美国超高的公司税税率以及过时的税制设计是媒体常年批判的对象,也成为其承诺的改革重点。特朗普在竞选中和当选后都表示,将把美国联邦公司税率从目前的35%大幅降至15%,同时将对跨国企业汇回国内的海外利润只征收10%的所得税,尽管目前尚无具体方案,但考虑到特朗普不惧放大招的特性,这一坚如磐石的税改说不定真将在今年有所斩获,而美国一旦大幅消减公司税,可能造成的全球连锁反应也不容小觑。
  
  对急于摆脱“脱欧”不利影响的英国首相梅而言,用为企业降低税负来增加经济竞争力的做法似乎早已成为英政府的“撒手锏”。据传,如果欧盟拒绝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或者阻止英国金融服务进入欧洲大陆市场,首相的智囊团会考虑将公司所得税从20%直接降到10%。目前,首相梅的公开承诺是使英国公司税率于2020年下调到17%,甚至是全球20大经济体中的最低水准15%以下,以吸引在英国退欧公投后不敢前来投资的企业。
  
  在2017年处于大选的法国,目前领跑的总统候选人菲永也在其竞选纲领中承诺为纳税人减税。据研究机构税务基金会近日公布的调研报告,在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中,法国因企业所得税征收高达33.33%的税率,财产税税率高且结构不良,个人所得税税率高且采取累进税制,而在“税收制度体系最具竞争力的国家”排名中最末一位。因此,菲永的400亿欧元企业减税计划,以及取消富人税的主张,难免不被视为人们对于法国税制之怨的一种释放。
  
  在日本,法人税实际税率也在不断下降。从2016年4月起,日本的法人税实际税率已由32.11%下调至29.97%,到2018年4月,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下调至29.74%。但与此同时,为缓解消费税的累退性,日本自1989年引入该税以来一直采用的单一税率将于2017年4月1日结束,消费税税率届时将上调至10%,目前8%的税率则作为一档轻税率存在,预计此变化将给日本国内经济带来一定影响。
  
  针对多国的“减税共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提前公布的半年度经济展望中表示,各国政府的确需要抛却对债务水平的执着,加大对成长利好型政策的支持,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减轻税务负担,但该组织同时强调,并不鼓励各国盲目超前消费和全盘下调企业税,额外的公共支出应该放在基建、教育和研究等提振生产率的政策上,而减免政策应该将目标指向阻碍增长的特定税项上。
  
  3 欧盟继续向税收一体化迈进
  
  对于成员国竞相把税率降到最低,欧盟财政部长们表示担忧。这恐怕也是搁置数年的“统一企业所得税税基”(CCCTB)改革方案被欧委会重新摆到桌面上的一个原因。
  
  其实,作为欧盟税收一体化进程中最为大胆的企业所得税改革方案,CCCTB早在2001年就已产生理念,2011年获正式提案,因英国、爱尔兰等成员国反对而失败后,2015年又以欧委会《打造公平有效的企业所得税体系的行动计划》的方式卷土重来。2016年10月,欧委会再次提出CCCTB提案。有评论认为,脱欧公投结果甫出,欧盟就建议实施英国长期反对的统一企业所得税税基主张,正是其多项立法动议因英国脱欧而加快推出的一种体现。因此,有理由相信,到了2017年,原定的欧盟轮值主席国因英国弃任而改为马耳他,再加上德国人马丁·舒尔茨一直掌舵欧洲议会,统一企业所得税税基的进程会明显加快。
  
  当然,在脱欧工作尚未终结,真正离开欧盟之前,英国仍有参与立法讨论的权利。如果英国继续保留单一市场成员资格,则新法也会对其造成影响,所以英国仍有可能对CCCTB构成威胁。但毋庸置疑,眼下,公司所得税税率仅为12.5%的爱尔兰依然是CCCTB立法的主要障碍之一。作为苹果、谷歌等众多知名企业的“母国”,这个高度依赖境外直接投资的小国相当担心欧盟境内税基的统一最终会发展为税率的统一,因此也会坚决捍卫欧盟成员国自主确定税率的权利。
  
  4 印度是否会推行更激进税改
  
  如果说,眼下有哪个国家全然是因政府的翻云覆雨手而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那一定非印度莫属。2016年8月,印度先是爆出重大税改新闻:一项旨在为印度全境实施统一货物与劳务税制扫平道路的宪法修正案终获通过。按计划,政府将于2017年4月出台新的货物与劳务税制,届时,印度各邦分散实行了几十年的间接税将得到废除,全国统一市场形成。应该说,这个十几年才求得的改革成果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莫迪政府化解了许多矛盾,做出了许多妥协才得到的。
  
  然而,就在此项税改正排除万难,艰难前行的同时,莫迪却突然于2016年11月下达了一纸令全世界哗然的废钞令,目标即针对国内的影子经济,通过一夜之间废止占印度货币流通总量85%的钞票等一系列金融手段,以及配套的税收法规,迫使印度人一步纳入“银网”与“税网”,从而加强政府对整个经济的掌控。
  
  无可避免地,在经历了最初的兑换乱象以及接下来的洗钱较量后,以现金交易为主的印度经济开始受到影响。实体经济的现金短缺抑制了生产计划和新订单的增加,打压了企业的采购活动和招聘计划,商业活动带来的现金因此减少,进而又使州政府的收入相应下降25%~40%。经济学家分析,废钞令造成的现金短缺将至少影响到今年上半年,随后印度央行可能通过降息进一步刺激实体经济,印度经济将缓慢恢复。
  
  但无论如何,经济发展还是受到了威胁,不期而至的废钞运动给货物与劳务税的改革带来了严重打击,据悉,目前由印度各邦参与的相关税改谈判已陷入僵局,莫迪政府恐怕将不得不推迟此项计划的实施时间。
  
  此外,由于废钞已脱离传统的经济政策,且造成极大冲击,主流经济学家怀疑莫迪会再推激进改革。日前,一个称“莫迪有意对股市投资人征收长期资本利得税”的传闻就曾造成印度股市的震荡。如今又有新消息传出,称莫迪考虑的不是对股民课税,而是更激进的税制大变革——政府将借由限制现金使用,以银行交易税的单一税制取代当前所有税种,也就是说,废除所得税等课税,政府税收全靠对每笔银行交易征收2%的税款。姑且不论这种颠覆税制的方式是否可行,恐怕单是“莫迪废钞是为了给更激进的税改铺路”这种说法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对此,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5 新兴经济体力图海外资产回流
  
  印度正经历疯狂,但并不意味着那里发生的一切不具备参考性。金融危机结束后,全球资本数年间不断涌入新兴经济体,但如今趋势发生逆转,外国资本开始向发达经济体回归。因此,虽然各个新兴经济体情况各异,但2017年将不得不面对同一个致命威胁——资本流出,以及随之而来的债务超速积累,据路透社报道,新兴国家的政府和企业2017年应还外债超过3000亿美元,比2016年多1/3。
  
  而与此同时,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亚洲的私人财富急剧上涨。新财富占亚太地区(不包括日本)总财富的60%,到2019年,这些财富预计将占全球金融财富的26%。这种情形下,不少亚洲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政府更加重视对私人藏匿财富的挖掘,希望以此增加税收。
  
  和印度一样,为吸引被隐藏的海外资产重新回流,印度尼西亚政府2016年6月也颁布了一项税务特赦法案,无论对公司资产还是个人资产,只要在2017年3月底之前,主动申报资产或将海外资产转移回国保留至少3年,只需缴税2%~5%;若是将申报资产留在国外,税率则是4%~10%,无论如何都远低于顶级收入者在正常情况下所面对的30%税率,而且越早申报,特赦税率就越低。
  
  在韩国,政府则希望通过继续落实BEPS行动计划而进一步强化国际税收征管。2016年年中,韩国国税厅通报2015年通过对企业和个人海外所得及财产进行调查所征收的逃税金额高达1.29万亿韩元(1美元约合1189.05韩元)。国税厅表示一方面将通过提高专业性、设立专门机构加强应对力量,另一方面要开展国家间金融、税收信息交流,加强国际相关领域合作。
  
  其实,对于税收的渴望,政府无须遮掩。因为即使是那些曾经“不以税收为意”的海湾国家,局势也发生了逆转。为应对近年油价下跌而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2016年6月,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的六国(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在历经两年协商后,终于达成增值税框架协议。这个拟于2018年1月1日开征的增值税,税率暂定5%左右,仍为世界较低水平,预计带动GDP提高2%,不过长远看,海合会国家的目标将是建立一个财政体制,促使收入来源多元化,增值税之外,未来还可能征收个人所得税等。
  
  而在政治及经济形势都不太稳定的巴西,接任罗塞夫上台的新总统特梅尔也毫无例外地将税改列为头等大事。特梅尔承诺将实施结构性改革,从而带领巴西摆脱数十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衰退,2017年简化税法是当务之急,预计此次改革将会包括精简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税收制度、金融业征税体系的改变,以及总体制度的简化。

(责任编辑:王燕)
延伸阅读:
在线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中国税务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务院新闻办批复 京ICP备 10047476号-4

客户服务电话:010-61930190 传真:010-61930180  新闻热线:010-61930073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7-8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