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风帆再起听潮声

路凝山

古往今来,滔滔江水、渺渺烟波,引发了无数动人的哲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曹操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毛泽东临湘江,“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临江观景,雄奇瑰丽,登舟渡江,舟中所望,则又别是一番体验了。

我曾有过雨中登舟游江城的经历。武汉又称江城,长江的最大支流汉江横贯城市中心,将城区一分为三,武昌、汉口、汉阳三镇临江而望,三足鼎立。在武昌渡口观江,但见江流滚滚,耳闻汽笛声声,细雨笼罩天地,江面雨雾蒙蒙。临江而立,脚下江水拍岸,迎面江风入怀,心胸不觉开阔起来。这时轮渡已靠岸,踏上甲板的一刹那,心中一动,尽管这艘三层轮渡吃水深,吨位重,但我还是能真切地感受到脚下的摇荡,不由感叹,这便是江水的力量了,不登舟不可谓知江。

沿江顺流而下,两岸尽收眼底,龟蛇二山,盘踞江岸,黄鹤飞檐,千载悠悠。遥想千年之前,黄鹤楼上,面对如练江水,李白诗兴大发,欲挥笔题诗,却见崔颢题诗早已在上头:“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李白不由得击节赞叹,遂不复作。虽不知这传说是真是假,但确实有些文人墨客彼此惺惺相惜的意思。崔颢之诗固然好,诗境恢宏阔大,那乡关之思落在滔滔江水之上,也有了深刻隽永的味道,然而终归是沉郁了些。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李白的诗,同样是渡长江:“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并非故作潇洒、一味豪气,而是一种劈波斩浪、一往无前的精神,纵使行路难,亦会提剑舞、把酒歌。

人生不正如江中行舟么?有礁石,有漩涡,有时逆水,有时顺流,更间或高峡险峻、浪高风急,然而不论是何种天气,何种水况,我们都要鼓起风帆,激流勇进,只有这样,才能到达梦想的彼岸。就像那激荡人心的船工号子:“穿恶浪,踏险滩,船工一身都是胆,闯漩涡,迎激流,水飞千里船似箭,乘风破浪奔大海,齐心协力把船扳……”战胜了激流险滩,待回过头来看,涛声不断歌不断,回声荡漾白云间,高峡风光看不尽,轻舟飞过万重山!

滔滔江水奔流不息,见证了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正是由于无数劳动者挥洒汗水,无数建设者拼搏争先,就像那于万顷波涛中奋楫的弄潮儿,助力民族复兴的巨轮乘风破浪,一路向前。中国路、中国桥、中国车、中国港,从圆梦工程到创新科技,从绿色中国到共享小康,面对如今的盛世中国,再瑰丽的辞藻也描摹不够、慨叹不尽。

江水滔滔,数风流,还看今朝。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航线已经明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巨轮正在乘风破浪前行。在这艘巨轮上,每一份力量都不可或缺。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走在时间前面,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作为广大税务工作者中的一员,我为自己所从事的税收工作而骄傲,为能够投身服务经济、服务发展的洪流而自豪,更为能够身处这样充满新机遇的新时代而激动不已。

使命光荣,重任在肩。看,风帆再起,且听奋进的潮声!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