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行者乐水

孔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最早与水的对话是在大学毕业前夕。那时,前途的渺茫与江水的苍茫如出一辙,这让我感到亲近并惺惺相惜。于是,每每在夕阳西下或是太阳初升,我来到家乡的秀江边,将内心的无助和迷茫全部倒入江水中,静静流淌的江水默默地承受着我所有的焦虑和隐忧。

与秀江多次的对视与对话之后,我终于明白,前路虽然渺茫,但不能停止前行的脚步。

曾乘游轮从香港前往澳门,山峦温顺地守护着香江,平日看起来巍峨的大山和雄伟的高楼,在浩瀚的江面上只是沧海一粟。扑面而来的辽阔先是让我措手不及,尔后感到心旷神怡:在这般辽阔的江水面前,还有什么放不下,还有什么想不开?微风吹拂下的江水,如一袭百褶裙的女子娉婷而来。没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怒吼,只有琴瑟和谐相濡以沫的厮守。那一刻,我突然对“进退”有了更深刻的领悟:江水的潮涨潮落何尝不是人生的起起落落?涨时汹涌澎湃,退时淡定从容。

浩瀚的香江,使人释怀,让人淡定。而凤凰古城的沱江则温婉含蓄,使人多情,让人爱恋。数不清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倾倒,为之恣意挥洒浓情笔墨,但沱江并不因铺天盖地的华美词句而飞扬跋扈,依旧是那样的沉静内敛。丰润的水草肆意地绿着,两边的吊脚楼赋予沱江古老独特的神韵,在夜的星辉里,在船夫的桨声中,在吊脚楼朦胧的灯光下,散发着乡土气息的对歌声阵阵传来,沱江渐渐梦幻起来。置身其中,若不时时提醒自己,很快就会陷入俞平伯笔下的秦淮河,或是徐志摩笔下的康桥。温润的水草气息以及欲说还休的氤氲,引发我无限的遐想:在这温婉的沱江之上,衍生了多少缠绵悱恻的情感?见证了多少海枯石烂的爱情?

人生就是一次长长的旅行,果敢而决绝的秀江是青年时的无畏,开阔而淡定的香江是中年时的从容,含蓄而又多情的沱江则是人生长河中始终鲜活摇曳的水草,她使每一个行走的日子都充满希望和动力。

行者无疆,上善若水。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税务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