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枇杷映黄

周铭 

已是初秋九月,微风已带凉意,但阳光依旧灿烂。午饭后散步又来到老分局的那棵枇杷树下,不由得忆起初见时的情景。那是去年8月,午时的日光洋洋洒洒地倾泻而至,密密匝匝的树叶像打了蜡似的,染上了一层光晕。叶子深浅交错,轻和着风簌簌作响,独具渐变的层次感,每每见到,都忍不住驻足欣赏。

而后,到了初冬,天寒色青苍。我惊奇地发现,枝丫上好像冒出了小疙瘩,没过多久就抽出了花蕾。一簇簇的花瓣向外伸展,稠密地拥在一起,在墨绿的枝头上,寂静地盛开着。

我颇为诧异,枇杷花居然在冬日也不凋零。绝大多数的花都会把娇艳献给春或夏。一提起冬天的花,人们记住的就只有梅,仿佛离了梅,冬天便无花了。枇杷花开在浓密的绿叶里,缀着几簇低调的杏色,来到树下,凑近一瞧,密密丛生的绒毛,恣意蔓延,徒留中间一点点淡淡的米黄。花的一切鲜妍、娇媚、婀娜,都与它无关,更别说馥郁的芬芳了。“叶如裙色碧绡浅,花似芙蓉红粉轻”,一波波的寒潮袭来之季,恰是枇杷花灿烂绽放之时。谁说只有腊梅傲雪?枇杷亦无惧风寒。

及至今年初夏,枇杷树枝繁叶茂,浓荫密匝,亭亭如盖。“五月江南黄碧碧,又到枇杷成熟时”。一串串的枇杷色泽金黄,大如鸡蛋,形如琵琶,俏生生地挂在枝头,香味幽远而清淡。我们一群人用长竹竿打下几串枇杷,洗净之后,拿起牙签顺着纵轴轻轻一刮,果肉的纹理就清晰可见。它的滋味,甜中有酸,酸里带涩,润五脏,滋心肺,回味无穷。

枇杷,果木之中独备四时之气者。有别于其他水果,枇杷在秋天挂蕾,冬天开花,春天结子,夏天成熟,取四时之气,吸日月精华,遂成金果,从开花到成熟历经了四季。这么漫长的生长期,在水果类植物中非常少见。明代沈周曾提诗写道:“谁铸黄金三百丸,弹胎微湿露渍渍。从今抵鹊何消玉,更有锡浆沁齿寒。”宋代诗人宋祁更是称枇杷为“黄金丸”:“树繁碧玉叶,柯叠黄金丸。”

其实,枇杷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独特的生长特性,厚积而薄发。时间决定其价值,生长时间愈长,色愈浓,味愈醇。历经四季,涵养那么一股沉稳的气质,在岁月里悄然无声地拔节生长、开花结果。

又是一年秋天,已经可以想象枝头挂满花蕾的画面,看着这枇杷树,也不由得想到自己,作为一名税务人员,择一事,爱一行,做一生,便是我的初心,尽精微,方可致广大。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瑞安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