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她在帕米尔

杨春 

那天,在国家税务总局塔什库尔干县税务局见到李红菊时,她的笑容,就像帕米尔高原的阳光一样灿烂。

李红菊是一位军嫂,丈夫常年驻守边疆,几年前,儿子也穿上戎装。一家三口,以各自不同的方式驻守在雪域高原,过年也不能团聚。

李红菊的相册里,有一张电脑合成的“全家福”,那是儿子2018年大年三十的作品,配文写着“新年快乐!一家三口在三个地方过年也只能视频了”。

那天晚上,丈夫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军分区带班,儿子在奎屯兵站站岗,她自己在税务局办公楼值班,一家三口视频,儿子说兵站的伙食很好,丈夫说部队的年夜饭很香,她也把和同事一起包的饺子展示给丈夫、儿子看,一家人说说笑笑,感觉就像在一起过年一样。

李红菊说那天她没有流眼泪,但当她幸福地向我展示“全家福”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晶莹的泪花。李红菊说:“我们是军人家庭,一般都不诉苦,只会互相鼓励和支持,我们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家庭。”

那夜,塔什库尔干无风也无月,只有细碎的雪花飘,红灯笼映照的新年气息与高原雪色交织成一幅唯美的高原新年图景。和丈夫、儿子视频后,李红菊内心略略有些不平静,她穿上税务棉大衣,走进高原的无边夜色中。

2018年7月下旬,正值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的关键时期,儿子打电话说部队要休假,想上高原看看妈妈。李红菊知道,儿子是放心不下自己,她殷切地盼望着这一场相聚,希望和儿子一起见证国税地税合并的重要一刻。

儿子休假回来了,李红菊却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和田出差,一边是急需要做的工作,一边是许久未见的儿子,李红菊犹豫了。最终,还是儿子替她作的决定:“妈,你放心去工作吧!”

从和田回来,只剩下一天的假期了,儿子执意要到母亲工作的地方看看,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县三百多公里的山路,一路险遇洪水和泥石流,儿子搂着母亲的肩膀,什么都没说,但从儿子有力的臂膊中,李红菊感受到了儿子的心疼。

第二天,儿子就要回部队了,李红菊想早点下班给儿子做一顿饭菜,好好和他聊聊心里话。可等她合上电脑从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是子夜一点了。

送别的清晨,儿子只说了一句话:“妈,保重!”在难舍难分中,望着儿子的背影,李红菊的双眼已经模糊,可她没有犹豫,一转身,又回到工作岗位上。改革进行时,要做的还有很多,身边的税务干部,需要关心的也有很多。

塔什库尔干县税务局的青年干部多,平均年龄才29岁。他们青春洋溢,却常常照顾不好自己。朱迎弟受凉了,李红菊给送去感冒药;苏雅要去驻村了,李红菊帮忙采购驻村需要的生活用品;杜黎明失恋了,来找李红菊诉苦,她开导了一夜,直到杜黎明脸上露出笑容;2018年春节假期,李红菊一日三餐下厨,让不能回家过年的青年干部吃到家里的味道,有了家的温暖……

可是,这位对同事嘘寒问暖、可亲可敬,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副局长,对待自己却并没有那么上心。

夏季的塔什库尔干,白天气温25摄氏度左右,入夜后却会降到10摄氏度以下,要穿上棉大衣才能抵御高原的寒风。一个夏夜,李红菊不慎吹了凉风,回到宿舍就有点咳嗽。但是她并没有在意,连药也没吃,从轻微的咳嗽到发烧,再到剧烈的头痛,李红菊没有向任何人提及自己的不适,只是一边吸氧一边继续工作。她忘了,身处高原,一个小小的感冒就可能引发心脏病、脑膜炎,甚至危及生命。直到有一天,在工作会议上,她鼻子血流不止,呼吸也出现了困难,同事把她送往医院,大家才知道李红菊一直在带病工作。

那天,李红菊输完液就直接回单位工作了,同事让她休息,她却说:“咱们这里虽然地处偏远,但是在征管改革这个节骨眼儿上,得和全国税务部门同进退,千万不能掉队。”

平凡话语的背后,是发自内心的朴素的声音,也是激励人心的铿锵的声音,赛过风吹过慕士塔格峰的呼啸声,赛过水流经喀拉库里湖的汩汩声,赛过塔吉克人悠扬的鹰笛声。

如果说女人是花,她就是雪域高原春天绽放的一朵迎春花,是帕米尔夏日盛开的一朵格桑花。

如果说女人似水,她就是慕士塔格峰脚下一滴雪山融水,汇入喀拉库里湖,汩汩歌唱,奔涌向前。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克拉玛依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