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我的分局我的“家”

贺东东 

我工作的税务分局坐落于甘肃省徽县江洛镇。这里,和许多西北小镇并无二致,一条柏油路穿镇而过,路两边有商店、饭馆、旅社、各式摊点,也有银行、邮局、工商所、派出所等各类机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按理说,小镇没什么好待的。可是,从2014年1月到分局上班,5年中,我每年都有差不多三百天待在镇上。因为,对我而言,分局就是我的“家”。

初春,看着分局花园的新芽,一点一点探出脆生生的小脑袋。盛夏,目睹绿绿的、圆鼓鼓的荷叶,铺满池塘水面。秋天,最是丰饶,掰几个自己种的玉米棒子下锅,满院都是甜丝丝的香。便是到了无聊的严冬,在乒乓球台前一阵乒乒乓乓,胳膊腿儿也都全透着舒坦。

其实工作也好,生活也罢,细细论起来,无非“吃、住、用、行”几件事。

民以食为天,先说分局的“吃”。分局配有厨房和餐厅,聘请附近村民掌勺,虽是简单的家常饭,却干净、卫生、可口。去年冬天,有一次走访纳税人,回来时已是晚上八点,天早黑透了。又冷又饿的我们,一进院门,就惊喜地发现厨房的灯还亮着,原来掌勺阿姨还在等我们。不多久,三大碗烩面片上桌。手工揪的面片,烩上豆腐、时蔬,再加一勺通红的油泼辣子,看着都馋。三下五除二一碗下肚,浑身热腾腾的。不够再来一碗,这里从不限量。

再来说“住”。事实上,它最能让我感受到“家”的味道。宿舍单人单间,特别可喜的是,宿舍卫生间装有热水器,可淋浴洗澡。洗澡,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对于工作在基层特别是偏远基层的人来说,却并非易事。比如,2012年我做大学生村官时,也是在一个小镇上,想洗澡,就只能回到县城才有条件。许多时候,我来回4小时往返140公里奔走于县城和小镇之间,就只为冲个澡。更让人高兴的是,宿舍挺宽敞。我喜欢买书,垛起高高的“书堡”;妻喜欢养花,总想着百花满园,日积月累,宿舍竟也不显其小。

夜深了,扭亮桌角的小台灯,柔和的光,一缕缕打在书页上,也一瓣瓣打在蓝石莲上。窗帘外的小镇,逐渐安静下来,恍若隔世。

“用”和“行”自不必说。WiFi覆盖整个分局,哪儿上网都很方便;业余活动,有篮球架、乒乓球台、羽毛球拍;外出走访纳税人,小镇不大,抬脚说到就到……

有30多年税龄的同事老王常说,“如今在基层工作,比起以前,享福多了!”1984年老王参加工作时,就在基层税务所。那时住的,是土坯瓦房,两个人一间,碰上一起住的同事媳妇来,老王就得找其他同事“蹭床”。

那时,也没有办税服务厅,收税时,老王需要和同事带上人造革手提包,夹个算盘,到集市一个摊点一个摊点、一户一户收。后来,税务所里配了辆“二八”自行车,却并不实用,陇南十万大山,十里路没二里好走,再加上路窄,骑着自行车得左摇右晃,简直像耍杂技。赶上雨雪,土路更是泥泞不堪,去时“人骑车”、回时“车骑人”是常有的事。一身泥回来,还得自己做饭。可是,雨多了柴火潮湿,等火焰上来,早就饿过头了。

老王所言非虚,这我知道。不久前,因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工作需要,我去过几个已废弃不用的老税务所,房屋低矮简陋,多为土坯所筑,厨房窗户很小,只有四扇玻璃,透过窗框望去,五合板的顶棚,满是当年烟熏火燎的印迹。

再回到分局,推开办税服务厅的玻璃门,那种熟悉的温暖扑面而来时,我突然觉得,那好像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来自我的分局我的“家”的拥抱。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徽县税务局江洛税务分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