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美亦寻常在

田大勇

周末闲暇,我看到一个有趣的电视节目:一位老锔匠用他灵巧的双手,通过一颗颗细小而锃亮的铜钉,把破碎的陶瓷物件逐一恢复原貌,化腐朽为神奇,甚至加上艺术的处理,镶金嵌银、贴花造型,变成一件别有情趣的艺术品,让旧物重焕新颜,让人惊奇,更让人感叹。

我曾经见过一位资深摄影师,不拍名山大川、高楼大厦、桃红柳绿,只拍残花落叶、拍枯枝朽木、老街小巷、乡居旧屋,角角落落、林林总总,平常的底色、质朴的相片,却总给人另一种神韵和味道。那种烟火的味道,那种生活的气息,那种平淡背后的沉静,让人过目难忘。

在一次旅行中,我还看到了一种神奇的绘画——麦杆画。材料只有一种――小麦秸秆,在编织好的麦秆上,以烙铁为笔,不加修饰,随山就水,笔随意转,便成了一幅独特的作品。麦秆的清香,土地的底色,或深或浅的勾勒,自然的味道,古朴的神韵,摄人心魄,令人回味。

平常之物之所以平常,是因为我们总用平常的眼光对待,用平常的态度来面对。或许,换一种心境来看,换一个角度去欣赏,你就会发现它不一样的神韵、不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美。半件旧物、一条老巷、一根麦秆,看似平常,但在镜头中、在艺人的手上,却能成为一幅动人的风景、一种流传的艺术。看一个人、欣赏一幅画,用时间去观察,用心去揣摩,用深情去发掘、去探索,就会发现不一样的境地、不一样的深意,道理亦然。

世界也许就是这样,我们所能发现的只能是目之所及的肤浅,真正的美好从来都需要我们俯下身、弯下腰静静地品、慢慢地看。世界的美好来不得半点匆忙或敷衍,真正打动内心的、刻在岁月长河中的美好,从来都是生活的慢慢沉淀与行走的长长累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只能是看见只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而不可能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心神相交。在地球表面,我们很容易找到石头,但要想得到钻石、黄金,我们必须去翻越更高的山、走更远的路、流更多汗水,才能有所收获。

总喜欢读席慕蓉的散文。那娓娓道来的叙述、平凡的语气,总带给不一样的感触,沉到骨子里面的情感让人读之心动,欲罢不能。好的作品也许就是这样,用最质朴的语言,最平常的词汇,讲最朴素的故事,却依然能让我们久久为之感动。或许这就是文字的魅力吧,就像锔工手中的刻刀,看似平常的刀法,却将岁月的痕迹变成沉静的记忆、难忘的美好。

生活未尝不是这样,日子久了,时间长了,习惯总将眼前所见变成平淡的相处、可有可无的相依,没有从前的惊喜,没有最初的清新。但正是平常的早起晚归、粗茶淡饭撑起了天长日久,岁月流觞。面对朴实无华的岁月,面对风过流云的日子,重要的是我们能以一种乐观心态是看待它,接受它,面对它,就像锔工匠人面对手中的残缺,就像艺人面对手中的麦秆,像席慕蓉先生手中的笔、眼中的爱,只要用爱心去营造,用细心去欣赏与修饰,正常的生活也会过得风生水起、嘴角流香,因为在有爱的眼里,再普通的东西都是动人的风景、优美的艺术。生活的真谛大概就是如此吧。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