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暮春游褒忠

谭飞云

立夏一到,梅雨将去,一年时光又过去近一半。

“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用这首诗来形容我第三次游褒忠山是最恰当不过了。在暮春时节,又来到这里。

褒忠山我之前游过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春天,那次是原地税局团委组织团员青年开展登山活动,那时的登山青年,历经16年时光,因褒忠之佑加自身努力,如今早已成为系统各单位的骨干。第二次是2012年秋天,和一中几个朋友来月山吃美食,饭后得空而游。

出湘乡市区西约35公里处,在遍地丘陵的地带,突兀拔地而起一高山,名为褒忠山,海拔801米。站在山下,第一视觉,便是直插苍穹,云缭雾绕,朦胧迷离,古称“湘中第一山”,曾名“贞女山”,相传有邱氏二女终身不嫁,于此山修道成仙。宋末,乡民刘叔荣起兵抗元,踞山不屈。最后,兵尽粮断,坠崖牺牲。后人为纪念他,褒奖忠义,遂改名为褒忠山。

为了方便人们上下山,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了一条简易盘山公路,由于年久失修,路面凹凸不平,只有越野车才能行驶。从山底至山顶有10多公里路程,走个来回要5个多小时。以山间小溪为导,沿着这条小路,便开始了盘桓而上的登山之途。一路上,暮春中的褒忠山,向进入它怀抱的人们展现了淋漓尽致的美:林木荫蔽,山花香馨,百鸟啭鸣。清泉飞瀑,流溪潺潺,如歌似曲。阵阵清风,送来沁人肺腑的山花清香,令人心醉神迷,如入琼瑶仙境。我们一路向上,不知疲倦,因为我们知道,路的前面,还会有许多的美向我们一一走来……

褒忠山之胜,在于险秀。

湘乡地貌以丘陵山地为主,“五山一水三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是为典型写照,处于湘中丘岗向湘江河谷平原的过渡带,为雪峰山东北余脉和越城岭北端余脉所夹峙。西部和南部较高峻,东部和北部较平缓。全市海拔平均在100米以下,褒忠山就是以8倍于平均的海拔高度,突兀而出,秀于三尖,北为大,中为二,南为三,北南逐降,一字长陈而首尾呼应。沟壑纵深而山体陡峭,道路盘旋而九曲回肠。其中最险的当为白云峰,即一尖峰。峰顶很小,只能摆下四桌酒席。白云峰的特点是“高、陡、独”。极目环顾,远近峰峦叠嶂,如群臣叩首,匍匐脚下,长长的公路,恰似一条黄白色飘带,向远方伸去;池塘、水库,如撒落在绿色绒布上的颗颗珍珠,晶莹剔透。晴天纵目,可看得见南面的溪口水库;东北面可看得见挺立在韶山的雄伟的毛泽东塑像;东面可看得见湘乡市区全貌。

褒忠山之胜,在于景观。

一山之中,错错落落座落着白云关、报恩寺遗址、仙女庙旧址、舍身岩等诸多历史遗址。其中以白云关最为壮观。沿密林小道盘桓而上时,峰回路转,见一巨石上刻有“白云关”3个大字,此即白云出入之关口。每当白云“出关”,则关下云雾弥漫,而山头晴朗碧透;若白云“入关”,则山头云遮雾盖,而关下清明如镜。此乃褒忠山奇观之一。“登峰狂啸千岩响,极目长空万里还”——是每个登山者梦寐以求的目标,也是褒忠山的真实写照。当然,不是谁都能在山上有极目远眺之幸运,要得之,需晴日、蓝天、白云入关时。我就比较幸运,第二次于秋天登山时便得之,用佛语说就是有缘人,所以会来第三次……

褒忠山之胜,在于传说。

沿小路往上行百十步,忽见一瀑布自悬崖跌下,高约七八米,这就是著名的“绊水坑”,传说崖上有个洞,洞内藏着一条巨蟒,有水桶粗,长约5米,出没无常。据说,1959年5月的一天,国营林场8名职工打这经过时,看见巨蟒正缠绕在一棵大古树上。其后虽传说着“八大金刚斗巨蟒”的故事,但巨蟒并没有被逮住,之后多年来,山下前进村村民还数次见过它。现在,这条巨蟒还在不在,已不得而知,但若以该山的环境来推测,应可健在。从白云关往前行数百步,有个幽清秀丽的地方,便是原湘乡县最古老的寺院——报恩寺遗址。报恩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动人的传说。据《湘乡县志》载,报恩寺建于汉献帝时期,三国时期蒋琬之母曾经祈祷于此,后蒋琬捐金扩建,并题名为“报恩寺”。当时,寺内有一禅师,法号俊明。他少时曾多次梦见一老僧教自己吟诵经文。一天,他来到这报恩寺,听众僧所诵经文全为梦中老僧所教。于是出家此山,并受一位老僧临终嘱托,收集了散失的经书,建置藏经阁。某日,寺院众僧发现一条蛟龙盘绕在阁楼梁柱上,昂首摆尾,似若飞去。俊明禅师告诫它:不要毁坏庄稼,不要伤害生灵,不要弄坏寺院。蛟龙点头应允,果然沿着山间溪流蜿蜒而去,龙身约半里长。一时风起云涌,砂石飞扬,暴雨骤降,虽咫尺不可见。从此,报恩寺名声大振,日趋兴旺,盛名远扬。当地百姓逢灾遇难,也都来祈祷。岁月流逝,风雨沧桑。昔日的报恩寺几经改建,古建筑物已不复存在了,仅留下些古石碑,散失在房屋四周,也散落在历史时光中。

褒忠山之胜,在于禅语。

白云关处为白云禅寺遗址。白云禅寺明万历年间由僧大乘创建。禅院规模宏大,禅门有“愿祈佛手双垂下,摩得人心一掌平”的楹联。因此寺庙,褒忠山陡添几分神秘色彩。“上山下乡”年代,十几名知识青年在此生活工作,同屋共济,植树造林。回想当年,定是“青春的歌声满天飞”,苦中有味,累中作乐,虽为时代弊病,却也是豪情满怀,值得回味与纪念。时代的发展,观念的更新,社会的进步,万事万物都在变,而这句禅语所评语说的道理,却永远不变。

褒忠山之胜,在于美食。

山中盛产寒菌、蕨、葛根、酸枣等野生绿色食物。其中最著名的是寒菌,又名雁鹅菌,一年产两季,是绝佳的美食。每年的湘乡,一到寒菌出产的时节,只要提到寒菌,人们就想起褒忠山,一提起褒忠山就想到寒菌,两者已然经划上等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周边的人们,农余之闲,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将山中鲜美的寒菌采出,贴补家用的同时,外面的食客,才得以有机会一解口腹之馋。

褒忠山之胜,在于发展。

1992年9月,湖南省邮电部门与湘乡市人民政府合作投资兴建了褒忠山电讯微波站。这项耗资120 余万元的现代化通讯工程,既能使湘乡市增加480条长途电话电路,同进又改善了通往山顶的交通,对于当时湘乡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今30多米高的铁塔矗立其上,不仅增加了褒忠山的“高度”,也让秀美的褒忠山更增添了几分现代化的气息。而让人欣喜的是,依托褒忠山而建的风电场项目正在进行中,总投资4.7亿元,总装机容量约为5万KW,拟设计安装25台2MW风力发电机组,预计年上网电量为10306 万kW•h,年等效满负荷小时数为2061小时,项目的建成投运,将有力地推进风能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成为湘乡市电力供应的有效补充,对优化湘乡能源供应结构,提升湘乡低碳经济的运行水平,带动褒忠山旅游产业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将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

……

开始返程。行走在山花烂漫簇拥的下山路上,我的脑海里却始终记着山顶上电视差转台值班室的情景: 一人,一房,一狗,一塔。当山雾起来的时候,脑海里的这个情景竟然逐渐清晰起来——这就是平凡的坚守啊!

下山途中,迎面碰到一群游客,听其口音,应是长沙湘潭人,他们问我:“山上怎么样?好啵”?“当然好,登有所值。”我微笑着回复道。因为我知道,吸引他们的,吸引我们的,吸引人们的,不仅仅是褒忠山的山美、水美、树美、景观美、传说美,还有历史馈赠留下的厚重文化之美,还有“公、诚、勤、俭、勇”的湘乡精神之美。

立夏一到,梅雨将去,一年时光又过去近一半。

“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用这首诗来形容我第三次游褒忠山是最恰当不过了。在暮春时节,又来到这里。

褒忠山我之前游过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春天,那次是原地税局团委组织团员青年开展登山活动,那时的登山青年,历经16年时光,因褒忠之佑加自身努力,如今早已成为系统各单位的骨干。第二次是2012年秋天,和一中几个朋友来月山吃美食,饭后得空而游。

出湘乡市区西约35公里处,在遍地丘陵的地带,突兀拔地而起一高山,名为褒忠山,海拔801米。站在山下,第一视觉,便是直插苍穹,云缭雾绕,朦胧迷离,古称“湘中第一山”,曾名“贞女山”,相传有邱氏二女终身不嫁,于此山修道成仙。宋末,乡民刘叔荣起兵抗元,踞山不屈。最后,兵尽粮断,坠崖牺牲。后人为纪念他,褒奖忠义,遂改名为褒忠山。

为了方便人们上下山,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了一条简易盘山公路,由于年久失修,路面凹凸不平,只有越野车才能行驶。从山底至山顶有10多公里路程,走个来回要5个多小时。以山间小溪为导,沿着这条小路,便开始了盘桓而上的登山之途。一路上,暮春中的褒忠山,向进入它怀抱的人们展现了淋漓尽致的美:林木荫蔽,山花香馨,百鸟啭鸣。清泉飞瀑,流溪潺潺,如歌似曲。阵阵清风,送来沁人肺腑的山花清香,令人心醉神迷,如入琼瑶仙境。我们一路向上,不知疲倦,因为我们知道,路的前面,还会有许多的美向我们一一走来……

褒忠山之胜,在于险秀。

湘乡地貌以丘陵山地为主,“五山一水三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是为典型写照,处于湘中丘岗向湘江河谷平原的过渡带,为雪峰山东北余脉和越城岭北端余脉所夹峙。西部和南部较高峻,东部和北部较平缓。全市海拔平均在100米以下,褒忠山就是以8倍于平均的海拔高度,突兀而出,秀于三尖,北为大,中为二,南为三,北南逐降,一字长陈而首尾呼应。沟壑纵深而山体陡峭,道路盘旋而九曲回肠。其中最险的当为白云峰,即一尖峰。峰顶很小,只能摆下四桌酒席。白云峰的特点是“高、陡、独”。极目环顾,远近峰峦叠嶂,如群臣叩首,匍匐脚下,长长的公路,恰似一条黄白色飘带,向远方伸去;池塘、水库,如撒落在绿色绒布上的颗颗珍珠,晶莹剔透。晴天纵目,可看得见南面的溪口水库;东北面可看得见挺立在韶山的雄伟的毛泽东塑像;东面可看得见湘乡市区全貌。

褒忠山之胜,在于景观。

一山之中,错错落落座落着白云关、报恩寺遗址、仙女庙旧址、舍身岩等诸多历史遗址。其中以白云关最为壮观。沿密林小道盘桓而上时,峰回路转,见一巨石上刻有“白云关”3个大字,此即白云出入之关口。每当白云“出关”,则关下云雾弥漫,而山头晴朗碧透;若白云“入关”,则山头云遮雾盖,而关下清明如镜。此乃褒忠山奇观之一。“登峰狂啸千岩响,极目长空万里还”——是每个登山者梦寐以求的目标,也是褒忠山的真实写照。当然,不是谁都能在山上有极目远眺之幸运,要得之,需晴日、蓝天、白云入关时。我就比较幸运,第二次于秋天登山时便得之,用佛语说就是有缘人,所以会来第三次……

褒忠山之胜,在于传说。

沿小路往上行百十步,忽见一瀑布自悬崖跌下,高约七八米,这就是著名的“绊水坑”,传说崖上有个洞,洞内藏着一条巨蟒,有水桶粗,长约5米,出没无常。据说,1959年5月的一天,国营林场8名职工打这经过时,看见巨蟒正缠绕在一棵大古树上。其后虽传说着“八大金刚斗巨蟒”的故事,但巨蟒并没有被逮住,之后多年来,山下前进村村民还数次见过它。现在,这条巨蟒还在不在,已不得而知,但若以该山的环境来推测,应可健在。从白云关往前行数百步,有个幽清秀丽的地方,便是原湘乡县最古老的寺院——报恩寺遗址。报恩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动人的传说。据《湘乡县志》载,报恩寺建于汉献帝时期,三国时期蒋琬之母曾经祈祷于此,后蒋琬捐金扩建,并题名为“报恩寺”。当时,寺内有一禅师,法号俊明。他少时曾多次梦见一老僧教自己吟诵经文。一天,他来到这报恩寺,听众僧所诵经文全为梦中老僧所教。于是出家此山,并受一位老僧临终嘱托,收集了散失的经书,建置藏经阁。某日,寺院众僧发现一条蛟龙盘绕在阁楼梁柱上,昂首摆尾,似若飞去。俊明禅师告诫它:不要毁坏庄稼,不要伤害生灵,不要弄坏寺院。蛟龙点头应允,果然沿着山间溪流蜿蜒而去,龙身约半里长。一时风起云涌,砂石飞扬,暴雨骤降,虽咫尺不可见。从此,报恩寺名声大振,日趋兴旺,盛名远扬。当地百姓逢灾遇难,也都来祈祷。岁月流逝,风雨沧桑。昔日的报恩寺几经改建,古建筑物已不复存在了,仅留下些古石碑,散失在房屋四周,也散落在历史时光中。

褒忠山之胜,在于禅语。

白云关处为白云禅寺遗址。白云禅寺明万历年间由僧大乘创建。禅院规模宏大,禅门有“愿祈佛手双垂下,摩得人心一掌平”的楹联。因此寺庙,褒忠山陡添几分神秘色彩。“上山下乡”年代,十几名知识青年在此生活工作,同屋共济,植树造林。回想当年,定是“青春的歌声满天飞”,苦中有味,累中作乐,虽为时代弊病,却也是豪情满怀,值得回味与纪念。时代的发展,观念的更新,社会的进步,万事万物都在变,而这句禅语所评语说的道理,却永远不变。

褒忠山之胜,在于美食。

山中盛产寒菌、蕨、葛根、酸枣等野生绿色食物。其中最著名的是寒菌,又名雁鹅菌,一年产两季,是绝佳的美食。每年的湘乡,一到寒菌出产的时节,只要提到寒菌,人们就想起褒忠山,一提起褒忠山就想到寒菌,两者已然经划上等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周边的人们,农余之闲,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将山中鲜美的寒菌采出,贴补家用的同时,外面的食客,才得以有机会一解口腹之馋。

褒忠山之胜,在于发展。

1992年9月,湖南省邮电部门与湘乡市人民政府合作投资兴建了褒忠山电讯微波站。这项耗资120 余万元的现代化通讯工程,既能使湘乡市增加480条长途电话电路,同进又改善了通往山顶的交通,对于当时湘乡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今30多米高的铁塔矗立其上,不仅增加了褒忠山的“高度”,也让秀美的褒忠山更增添了几分现代化的气息。而让人欣喜的是,依托褒忠山而建的风电场项目正在进行中,总投资4.7亿元,总装机容量约为5万KW,拟设计安装25台2MW风力发电机组,预计年上网电量为10306 万kW•h,年等效满负荷小时数为2061小时,项目的建成投运,将有力地推进风能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成为湘乡市电力供应的有效补充,对优化湘乡能源供应结构,提升湘乡低碳经济的运行水平,带动褒忠山旅游产业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将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

……

开始返程。行走在山花烂漫簇拥的下山路上,我的脑海里却始终记着山顶上电视差转台值班室的情景: 一人,一房,一狗,一塔。当山雾起来的时候,脑海里的这个情景竟然逐渐清晰起来——这就是平凡的坚守啊!

下山途中,迎面碰到一群游客,听其口音,应是长沙湘潭人,他们问我:“山上怎么样?好啵”?“当然好,登有所值。”我微笑着回复道。因为我知道,吸引他们的,吸引我们的,吸引人们的,不仅仅是褒忠山的山美、水美、树美、景观美、传说美,还有历史馈赠留下的厚重文化之美,还有“公、诚、勤、俭、勇”的湘乡精神之美。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