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远去的萤火虫


胡鹏

我时常怀念家乡,那里不仅有我儿时的记忆,更有很多在外面难以见到的场景,比如成群的萤火虫漫天飞舞的样子。

我的家乡在大别山西南的鄂豫边界。儿时的夏季,不似现在这般酷热。每当夜幕降临,白天被蝉鸣折腾了一天的大槐树,慢慢清静下来,伴着微风,送来枝叶摩擦的沙沙响声,还有沁人心脾的一阵阵清香。

早早吃过晚饭的姊妹们,将竹床抬出来,或坐或躺,嬉闹不已。突然,眼前一亮,一点光慢慢从树梢升起,又一点光从前排屋檐上摇曳而来,这便是萤火虫了。

它们先是零零散散,飘忽不定,随着夜色加深,越来越多,成片或成团,飞舞或骤停,有时甚至撞到人身上……澄澈而空灵的夜,幻化成它们展现自由与光芒的舞台。

就像是天生的舞者,黑暗中,萤火虫忽上忽下认真又悠闲地飞着,用微弱的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线条,点缀了夜空,照亮了黑暗,让孤寂漆黑的乡村之夜焕发生机。

夜幕之下,目之所及处,是一片片被萤火虫映得无比翠绿的树叶。心之所及处,则是随时隐时现的萤火虫光点飘摇沉浮的自由思绪。

斑驳的树影、淡淡的清香、漫天的萤火虫、妈妈的蒲扇、自由飘扬的思绪……这样动感又温馨的场景,成了我童年记忆中难以磨灭的画面。

记忆中,有萤火虫的夜晚就是浪漫的夜晚。月满星空流星划过,漫天萤火虫如梦似画,怎让人不向往、不陶醉?

只是,时光荏苒,我已经有好多年不曾见到它们了。

偶尔回故乡,我都会在夏夜到村尽头,到竹林中,到池塘边,到小溪旁,找寻那些童年记忆里的精灵。可惜的是,耳旁嬉闹声犹在,眼前萤火虫却毫无影踪……我知道,在钢筋水泥构建的都市中,是很难找到它们的身影的。因为,工业时代的空气污染、水污染无情地驱赶了它们,照明灯、霓虹灯、景观灯、汽车灯等各种耀眼的光使它们无处藏身,它们无法再发出微弱的光芒来寻找同伴。慢慢地,它们开始消失,开始消亡。

可是,我没想到,在魂牵梦萦的故乡,似乎发现萤火虫也成了奢望。萤火虫,真的已经远去了吗?

往回走时,我心情很是低落,愈发想念那些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萤火虫,它们是一种神奇又富有童话色彩的昆虫,或睡于碧叶,或隐于山涧,或伏于稻田,或闲于村舍,它们总是在黑夜到来时才出现,用身体照亮夜空。它们睡得沉迷,醒得透彻,能心无旁骛地舞蹈,亦能在滚滚而来的黑夜中毫不胆怯地歌唱!

晚上,在半睡半醒中,突然,我看见萤火虫又回来了,一只,两只,好多好多只,布满了整个夜空,将世界照得明亮、温暖、灿烂……从梦中惊醒时,我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没一会儿便僵在了无边的黑夜里。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萤火虫就仿佛是丢失的另一个自己,是我们害羞、敏感、深裹在黑暗之中的小小灵魂。现实之中,美丽的暗夜精灵——萤火虫,因为种种缘由,正在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逐渐被人们所遗忘,这种遗忘使我们的身体与心灵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遥远,寻找它们何尝不是在寻找我们自己呢?

那一夜,我再没睡着。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鄂州市税务局东城区税务分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