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赏 菊


傅新

世人多爱菊,因其品高味雅。菊花不与百花相争,独自怒放于秋风落叶之后,清雅淡泊,不畏霜寒。回溯我国千百年历史,对菊的咏颂未曾休止。

菊,其志高远,不以娇艳而争春。春天到来,万物竞发。迎春花开了,抢占了早春第一枝;杏花不甘落后,迎着春寒绽放;桃花也在一夜之间,花开万枝;继之,冰清玉洁的梨花、国色天香的牡丹、风姿绰约的芍药……各种花儿争相向春天报到。然而,菊却无意在春景中斗妍。在春花败谢后的日子里,失了百花的点缀,人间最需要装点,以显现生命的活力。夏荷以自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在春花英落之后,敢于为酷暑炎夏带来清凉;腊梅在钢筋铁骨般的树枝上笑傲冷寒,为深冬带来生机。而萧瑟的晚秋季节,万木皆欲缩身冬藏,又有谁肯冒险打破此时的霜寒凄清呢?唯有菊君敢于膺此重任。它凝寒怒放,以族家兄弟姐妹的红、黄、绿、紫、墨、白等美姿秀色,打扮出晚秋的热烈,其志高远,其品不俗。

菊,高洁自守,不因境迁而易情。菊之胸怀洒落坦荡,其寒香古艳,绝不因其境遇优劣而更易。其品格清贞淡远,置之于豪门阔厦、雕栏华厅之内,不以环境奢华而炫耀风采;处之于茅屋陋舍,木几矮桌之旁,不以朴俭而损己精神。扎根于沃土,花蕊娇艳;栽植于盆中,依旧芬芳。纵然生于山岩之下,草野之中,亦默默坚守,候时而开,绝不因失意而颓废萎落。秋菊情坚意笃,堪与相媲者,唯幽谷之兰,不以无人而不香;亦如高寒之柏,不因霜雪而易翠。花犹如此,人将何堪?古人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乃教人操守自持。古往今来,确有人做到了,留名千古之大丈夫,大有人在。然品行愧于菊者,亦不少见。遇富贵则露谗容者有之,逢贫穷而作骄态者有之,与菊之品行相较,徒有其人状而已,有何颜面立于世乎?

菊,正气永存,不以势恶而失节。古人云,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这是说只有在关键时刻最能考验人的思想品行。赏菊亦如鉴人。唐朝农民起义领袖黄巢诗云:“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他从菊花开放的季节,即知其绝非俗物。试想,众多的花儿都是绽放于暖春,而畏于冷冬。腊梅虽有勇气搏斗于严冬,但其花开不久。唯菊花怒放之时,所面临的是步步紧逼的漫长严冬。其志之坚,其气之勇,令人钦佩。更何况持久地立于寒风中,身姿卓绝。酷寒直欲将其摧毁之时,菊花仍是面色从容,绝不示弱,至死不屈。南宋诗人郑思肖赞曰:“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死即死矣,香气不改,精神永在,这是何等的浩然正气!由此使人想到臧克家的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菊之死,与臧克家笔下的虽死犹荣相互呼应。万物生必有死,死又何惧!唯留取丹心,保持高风亮节,方能不朽。要知道,真正的丰碑,不在石碑上,不在书本上,而在古今往来的人心之中。

世人对菊钟爱有加,不仅因它亮艳的仪表,更因它高尚的气节和精神。赏菊,赏其仪态,更赏其品行。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临朐县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