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冬曦如村酿

宫凤华

冬日闲暇,沐一缕冬阳,沏一杯绿茶,读唐朝诗人白居易《负冬日》:“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似饮醇醪,又如蛰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空俱。”内心一片平静。

藤椅老旧,负暄而坐,掬一缕冬阳,指间缠绕浓酽的乡愁。天地简净,有如老庄哲学;冬树素描般简洁,鱼脊般爽利,贴于灰暗天幕,如乡野老翁手背上虬曲的青筋。

黄昏,我徜徉村道。俯身采撷莹白芦花、枯黄野草。芦花和草尖沾着阳光,光怪陆离,镶了一层云锦。土上有初雪痕迹,如甜蜜的吻。背后的村庄,涂满铜质的冬阳,如同古代清俊寒士,风神俊朗,高远而辽阔。

乡下古旧寒凉的小院里,阳光渲染下,院角的碎陶片光彩熠熠。屋檐下挂着玉米和雪里蕻,还有母亲新腌的腊肉。竹匾里晾晒着面粉,雪般晶莹温润。寒雀在瘦枝卿卿我我,犹如几逗淡墨在白宣上洇润开来。不禁轻吟起北宋词人秦观的《满庭芳》:“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品咂清寒孤高的意韵。

中国台湾著名散文家张晓风说:“我喜欢冬天的阳光,在迷茫的晨雾中展开。我喜欢那份宁静淡远,我喜欢那没有喧哗的光和热,而当中午,满操场散坐着晒太阳的人,那种原始而纯朴的意象总深深地感动着我的心。”

老村身后是圮废的小学,有宽阔的操场。院里的雪松,守望一方风月。围墙斑驳,涂上岁月的风尘。村童倚着南墙挤暖和。吆喝声惊飞檐下麻雀,扑棱棱乱飞,搅碎一地阳光。窈窕村妇就着冬阳做女红。木桌上摆着花布、针头线脑。刘海整齐,长发束起,如古代仕女,人与花一样安静。冬阳包裹的村庄,民歌轻扬,民风清冽,田园牧歌,温婉风情。

大雪初霁,乡下阳光充沛,洗濯着负暄的老人和老茧般的时光,慵懒惬意。冬阳暄软,如新摘的棉花,从天空一直铺到地上。村庄里那质朴、单纯的品性和时光,源于冬阳的洗涤。

皤然老翁,倚墙负暄,诉说陈年往事,微尘旋舞,花猫眯缝着眼,光阴缓慢流淌。阳光轻抚,有一种丝丝入扣的关怀,鹤发童颜,再现唐朝诗人李颀《野老曝背》描绘的情境:“百岁老翁不种田,惟知曝背乐残年。有时扪虱独搔首,目送归鸿篱下眠。”

春阳温煦,夏阳炽烈,秋阳坦荡,冬阳甘醇,流露出成熟和祥和,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一匹轻滑的江南丝绸。

“冬曦如村酿,奇温止须臾。”冬阳是牵肠挂肚的佳酿,漫溢着微醺的诗意。冬阳是《诗经》中的悠悠清韵,是宋词中的温婉小曲,是元曲里的叮咚山泉。冬日内敛节制,如人过中年,隐去喧嚣和浮躁,现出水墨气质。冬阳照在土墙上,有一种即将褪去的娇羞,清冷中的温暖,洇出一丝淡淡的惆怅和寂寞。

常常瞥见街巷一隅叫卖爆米花的老者,虽生意惨淡,却神情笃定,如一幅宋画。一缕浓稠冬阳敷在他身上,古陶般厚重、熨帖。伫立凝眸,不禁生出一缕苍凉和乡愁,也生出一份现世安稳、冬日晴好的喟叹。我知道,春天就躲在冬阳的背后。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泰州市海陵区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