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鲜红锦旗传四辈


唐国钧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千家万户好,国家才能好。每家都会有自己的家风,家风既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好的家风,会在时光的长河中,熠熠生辉,泽被后世。

父亲有个传家宝,一直珍藏在书柜里,偶尔会拿出来给我看,也给我的女儿看。那是一面鲜红的锦旗,上面印着“业务精湛、服务热情”八个大字。母亲常对我说:“这面锦旗是群众对你父亲的评价,承载着我们的家风,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我父母都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参加税务工作的第一代税务人。1980年,我在父母的教育和熏陶下,也参加了税务工作。

父亲在20世纪60年代担任县局一基层单位负责人,经常要给纳税人开展税收宣传和业务辅导。辅导前,他利用周末时间准备材料,一张书桌、一本税务书、一叠信笺纸、一支旧钢笔、一个搪瓷杯是他的全部“装备”。在一次培训会上,有两位企业会计提出了几个难解的问题,父亲认为这些问题很特殊,需请示相关部门负责人才能答复,所以就没有在会上给出回复。当天晚些时候,父亲收到相关业务部门的回复,随后又查阅资料。为了不耽误企业会计的工作进度,在当时还没有普及电话与自行车的情况下,父亲第二天一大早就冒着雨在湿滑的泥路上,深一步浅一步地步行一个多小时,上门给其中一家企业会计解答难题。另外一家企业在青阳镇,路途遥远,没办法短时间内上门解答。父亲就详细写下政策解答内容,自付邮费寄给企业会计。这样的事做得很多,其中一家企业还特别给父亲送来一面“业务精湛、服务热情”的锦旗。

母亲长期从事基层税务所计会统工作,20世纪80年代,每月月末的前一天,是完成所有计会统报表的节点。每月下旬有几天,下班后,母亲会叫青年干部到我家里一起赶制报表。每张报表有一张小方桌大小,如逢停电,需点上煤油灯照明,因为天亮后就要到县局汇总会审,家里常常是算盘声噼里啪啦响个半宿。当时的我常常问妈妈做税务工作怎么这么辛苦?妈妈的回答总是很简短:“我正忙着呢,没时间给你讲道理,你去把书柜里的那面锦旗拿出来,那就是答案。”当时的我并不明白母亲的话到底有什么深意,我只知道鲜红锦旗上面的“业务精湛、服务热情”八个大字非常醒目。

1980年,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我也参加了税务工作。当时的我还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一个夏日上午,我去距离单位十几里的一家企业进行所得税汇算清缴。单位对所得税汇算清缴的时间、进度和质量要求很高,为了赶进度,我们一天要赶好几家企业。夏日的天,孩子的脸。那天,出门时还是晴天,过一会儿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我没有带伞和雨衣,路上又没有避雨的地方,我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提起自行车调了个头,想回去避一会儿雨再走。就在那一刻,雨水模糊了双眼,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家书柜里的那面锦旗,“业务精湛、服务热情”八个大字显得尤为清晰。我内心想着:面对这点困难,父亲会后退吗?于是,我又调转自行车,朝企业所在方向行进。那时的路还不全是柏油路,一段石子路,一段土路,下了雨更是坑坑洼洼。一路上,我一会儿骑车,一会儿推车,有时甚至扛着车走。泥巴粘在踏脚板上、车轮上,甩到了我的后背上。到达目的地时,我已浑身湿透,一身的泥浆。

企业工作人员没想到这种天气我会来,赶紧给我递上毛巾。我草草地擦了擦,顾不上喝口水,就投入工作,把销售收入、工资、折旧、费用……每个科目都一丝不苟地核对清楚。就这样,我在税务系统干了一年又一年。1996年,我被江阴市国税局评为“十大国税标兵”,拿到荣誉证书的那一天,我回到家里,把我的荣誉证书和父亲的锦旗放在了一起。

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全国税务系统掀起了新的学习热潮。江苏省局举行专业等级(高级)考试,报名在即,考还是不考,我有点儿纠结。论年龄,我已年过半百;论工龄,我已超过30年;论职务,我已担任中层副职多年,所以有多个理由可以不参加考试。而且,高级考试难度非常大,合格率很低,万一通不过,岂不让人看笑话?这时,父亲的那面锦旗又在我脑海中闪现。我想,锦旗上“业务精湛”与“服务热情”两句话是有连带关系的。如果业务不精湛,怎么能够做好服务工作呢?于是,我义无反顾地报了名。从那天起,每天晚上,我雷打不动地花一两个小时看书做题。分局几个年轻人发现我的辅导书都被翻烂了,感慨地说:“您作为领导都这么认真,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最终,我以优异成绩拿到了证书。

我的女儿读大学时,由于品学兼优,毕业后考进一家银行当柜员。有一天下班回家,我看到她情绪低落,眼睛里还闪着泪花,就问她遇到了什么难过的坎儿?她说自己工作做得好好的,平白无故被客户投诉了,觉得很委屈。我当时就跟她说:“碰到这种情况不要怪客户,先要想一想自己哪里没做好。比如,自己处理问题时对业务熟不熟,方法对不对,对待客户的态度好不好。”我拿出那面锦旗给她看:“你爷爷一辈子追求业务精湛,服务热情,所以没有人投诉他,还经常有人表扬他,这面锦旗就是服务对象给他的评价。”女儿平静下来,手捧这面锦旗,脸色逐渐由阴转晴。不久后,女儿就带回来一本单位颁发的先进工作者荣誉证书,并嘱咐我要把它跟锦旗放在一起。

转眼间,我的外孙女已经5岁了。一天,她神秘兮兮地问我:“妈妈说你在书柜里藏了传家宝,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看?”我高兴地答应着,赶紧拿出那面鲜艳的锦旗展开给她看。孩子见了,眼睛顿时就亮了,天真地问:“外公,这面红旗很值钱吗?”我说:“它是无价之宝,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接着,我又拿出我和女儿的荣誉证书给她看,告诉她:“将来你有了奖状,也要和它们放在一起呀!”外孙女满怀信心地说:“现在我在幼儿园已经拿到一面小红旗了,将来拿到了大红旗,一定交给外公!”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江阴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