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江南梅时雨

王影

江南的夏季,总要伴着雨。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说的便是梅雨。

每当到了梅雨季节,天气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时哭,一时笑,一时闹;一会儿和风细雨,一会儿倾盆大雨,过一会儿又是艳阳高照。

雨季中的江南,“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杏花微雨、烟雨婆娑,到处浸润着一片水汽氤氲。这雨,下得婀娜,下得旖旎,荡涤着尘埃,似有绿肥红瘦的怜悯。而山间花草、庭院竹木,屋檐下的青苔,都在悄然生长。满目的苍翠欲滴,含着水汽的透亮的绿,那是生命的气息。青砖瓦砾、石板小路,一把油纸伞、一条悠长静谧的小巷,便足以装下所有人对江南的幻想……

小时候,家住农村的我,时常期盼着下雨,因为下雨时节是爷爷奶奶放下农活、可以休息的时节。但是,梅雨季节却不同。“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梅雨初降,蛙声伴着雨声。小小的我已然知晓,这季节依然是爷爷奶奶一年当中最繁忙的季节之一:春蚕结茧、竹笋成熟、青梅泛黄……一场梅雨过后,水稻秧苗开始疯长。但是,即使再忙,奶奶也不会忘记在雨季刚来临的时候,把屋里的那几口大缸一个个搬到天井。小小的天井,因此多了一种动听的旋律,滴滴答答的,从早到晚,不曾间断。等不到一刻钟,水缸里就溢满了“天水”,奶奶再一桶桶地把水拎到屋里储存。风雨中归来的爷爷,习惯从缸里舀水洗脸,随后舀上一大捧“天水”,大口喝起来。那满足的样子,仿佛喝的不是水,而是琼浆玉液。

我对于梅雨季节的感情,多少有点儿复杂。梅雨,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霉雨”。有谚语说,“雨打黄梅头,四十五日无日头”。这时节的天气异常闷热潮湿,风干的衣服摸起来总是潮乎乎的,屋里的地面、墙上也湿嗒嗒的。家具上、食物上,都附着水汽,时间一长会长出霉菌。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写道:“梅雨或作霉雨,言其沾衣及物,皆出黑莓也。”这着实让人有点儿头疼。

尽管如此,我依然很期待梅雨季节的到来,因为又到了各类野果子成熟的时候。年幼的我喜欢跟在哥哥姐姐后面,去后山采摘青梅、杨梅,上山、爬树乐此不疲。梅雨时节,青梅开始泛黄,褪去了涩味,肉厚多汁,酸甜可口。紫黑色的杨梅更是晶莹娇嫩,轻轻咬上一口,汁水在口中溅开。还有其他野果子,比如覆盆子、桑葚等。虽然我们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全身总是湿漉漉的,但是,一看到满竹篓的野果子,湿热的烦恼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勤劳的农人到了晚上也不舍得休息,忙着连夜赶制杨梅酱,酿制杨梅酒、青梅酒。这梅雨真是大自然的馈赠啊!

梅雨时节品茶也别有一番乐趣。小叔是一名乡村教师,一阵细雨,一杯清茶,或看书,或批改作业,或放一曲鼓词评弹闭目养神,足以让他打发整个午后时光。即便周遭有孩子的啼哭声、小鸡的叽叽声、青蛙的呱呱声,孩童眼里的他总是甚为惬意。于是,在小叔不在家的午后,我们也会偷偷溜进他的书房,也坐在他常坐的临窗之位上,学着他的样子摆弄器皿、煮水喝茶,还要偷尝他收好的梅干糕点。

这便是雨季中的江南。是小桥流水,亦是青砖灰瓦;是繁忙的农活,亦是悠然的茶食;是田埂上赤脚忙碌的乡农,亦是果树上采摘野果的孩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烟雨江南”。

梅雨过后,渐入三伏。又该是另一番夏景!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瑞安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