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留得枯荷听风声


张彦英

果真是“留得枯荷听雨声”吗?是的。但是,雨若未来,坐听风声,也未尝不可,也未尝不美。

依然细长高直的茎,褪去翠绿换上枯黄的叶,在浓浓深秋,怎么看都好看,怎么看都耐看。顺势倾斜的,仍是优雅不减;垂头折入水中的,自是憨态可掬;池塘里枯枝断茎七倒八歪,一片片枯败的莲叶向上斜出,或扭曲或翻卷,有美不自蔽。就算是没有了如伞如盖的叶、失去了生气蓬勃的颜色,那长长短短、错乱交叉的枯萎细杆,于湖面之上,自然天成,构成的亦是一幅精妙绝美的线条画。

凉风习习,许是温柔的秋风与枯荷有着不可言说的默契,当风款款而来,荷便悠悠起舞,眼前这幅动态的枯荷图更多添了一种赏心悦目的韵律美。听吧,先是“沙——沙——沙——”,近了则是“唰——唰——唰——”,再近些,“嘎——嘎——嘎——”,此时此景,此景此声,悦目、悦耳、悦心。

那两株咬合在一起的身材修长的荷,在风中无声摇曳,它们说的悄悄话怎肯让旁人听见?竖起耳朵听也听不见,只看着它们笑,去猜,猜不出来也很美妙。那灰褐色、萎缩成一团的斜斜的荷,在风中倒是痛快了,像极了登上高山顶端的人,情不自禁地将双手放到嘴边做喇叭状,冲着远处呼喊,一次次骄傲地释放。路过的风静静地听着,也觉得十分畅快吧?必是一番“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美好情愫。

恰是傍晚时分,周遭人影稀疏,远处是被秋意浸染的层林,更远处是默默站立的楼房,静谧之中,风吹枯荷声,声声入耳,心也跟着那荷喊出声来。啊,纵使秋深露重,晚风微凉,我也愿在这一片诗情画意中陶醉,兀自陶醉,听《高山流水》,听《阳春白雪》,听《平湖秋月》……

热闹随处是,静谧难找寻。就在秋风飒飒里倾听枯荷,似泉水汩汩,洗去多日烦闷,神清气爽。惬意之余,倒也想着,枯荷常在,待到雨儿蹁跹而至,也学李商隐听雨滴枯荷响,那必定是另一番感受吧!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邯郸经济技术开发区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