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熊山雪凇

张强勇

雨雪轻飘,空山鸟静。

冲锋衣、冰爪鞋、登山杖,一路向上,攀登熊山。雾霭缭绕,山路蜿蜒,琼花抱枝、珊瑚结籽,观雾景、赏雪凇。

熊山在湖南省新化城北,是县城海拔最高的地方。初冬时节,轻寒袭来,鸟声藏在密林深处啁啾难寻,虽是冬季,也不见萧条。茶与竹,枫与松,如道道浓墨顺着起伏的山丘逶迤而去。竹林与茶林相互交错,联袂出场,用生动和美妙注解着这里的冬天。十月,熊山开始进入冬季,寒意也就比山下来得更早了,从这里蔓延,在寒风凛冽的傍晚迎来第一场冬雨。

细细麻麻的冬雨开始飘洒,落在窗台上,落在树叶间,落在行人身上。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就停在了低矮的灌木丛中。杜鹃树,花与叶已然凋落,留下光秃秃的树干和枝丫;冬茅草,被苍劲的冬风吹得东倒西歪;毛竹林,温润地拥抱在一起,矮矮的、软软的。冬雨倚伏在杜鹃的树枝上,耷拉在冬茅草的茎秆上,停留在毛竹林的叶面上,彼此间怀着希望。

冬雨下得不大,但是很绵长,三五天不消停,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湿气。夜晚,我小心翼翼地在屋外走动,忽然间被路灯下的景致所吸引,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观望。被寒风吹落了叶子的柳树,柔软的枝条在灯光的映照下垂蔓着,枝节上挂满了圆圆的水珠,像是一粒粒玉洁剔透的宝石,闪着晶莹饱满的珠光。

深夜,气温骤降到零摄氏度以下。熊山的细细雨丝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有一部分雪花落到地面上化成了水,还有些雪花飘在杜鹃树上,飘在冬茅草上,飘在毛竹林上。夜越深,气温越低,雪花被树枝上的水珠黏住、冻结,越积越厚,于是便形成了雪凇。庭院里、道路旁、山林中,只要有灌木草丛的地方,就有了雪凇。树干上、枝条上、丫杈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甚至连屋外的房檐、站立的路灯都被雪花一同打扮起来。

寒风冷雨里的熊山,草砂路上早就结起了一层薄冰。倘若是初来熊山看雪凇,或者是没有经验的游客,走在上面,还只刚刚迈开腿,一个趔趄,就会摔一大跤。有经验的游客会走山间小道,踩着湿湿的被泥土冻结的路面,“咯吱”“咯吱”的踏雪声打破了熊山的寂静,却并不会惊扰游客欣赏雪凇的好心情。

雨雪凝结枝丫,晶莹剔透,犹如白色的珊瑚缀满枝头。冰雨包裹着的雪凇里,有微微的暗红,那是还未凋谢的花蕾、花蕊。被雪凇披挂着的一丛丛、一束束、一蔸蔸的灌木和草丛,有如身着白色铠甲的战士,威风凛凛,气宇轩昂。我们穿行在雪凇之中,俏皮的孩子会拍打着雪凇,冰碴飘散到空中,飞溅到我们身上,和呼出的热气融合在一起,让周围都变成白蒙蒙的一片。置身在冬景中,顾不上抖落身上的冰碴,不忍喧闹,想用心尽享这难得的宁静,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绵绵熊山,洁白静谧,雪凇笼罩。这是雪与雨的杰作,熊山的雪凇因此多了一分细腻,多了一丝娟秀。天地间蒙上了一望无际的苍茫,远远的山际间如一丝长长的海岸线,脚下的山峰成了银白色的“沙滩”,偶尔有一两个峰顶露了出来,如大海中的小岛礁。一眼望去,整个景观犹如是开在冬日里的水仙花,扮靓了整个熊山。

雪凇的生命是有限的,也许它本来就看得很淡,只待阳光徐徐照耀着,悄然落去,化作一汪碧水流淌在大地的怀抱。我想,每年熊山上的杜鹃花开得那样的绯红与艳丽,是不是因为熊山的雪凇滋润了土壤?

萧瑟冬日,雪凇晶莹。一个耀眼夺目的灿烂,一个转瞬即逝的轮回。

(作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工作于国家税务总局冷水江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