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遇见腊月

张彦英

腊月,单单这两个字,味道浓浓。

进入腊月,冷才是真的冷——滴水成冰,冬才像冬的样子——风厉霜飞。城市中心的广场上人很少,零星的几个人在散步,像是空旷的田野里驻足着几只麻雀。说到村外的田野,不用猜,准是北风呼呼作响,麦苗瑟瑟发抖,刀子一样的北风能把人的脸割得生疼。人啊,冷了,就知道寻暖,就知道惜暖。冷了,暖了。暖了,冷了。从冷到暖,从暖到冷,变化间,腊月便有了层次,有了纵深。

一个月份,厚而深,恐怕只有腊月。

一年之中最后一个月。人到了腊月,心情说不清道不明地复杂了许多。忽而满足,毕竟有些收获;忽而怅然,毕竟时光易逝;忽而喜悦,毕竟春节将至,热闹。回顾、总结、计划、展望,腊月里的人都忙,就是因为到了年尾,本能地想留住什么,抓住什么,想多留住些什么,想多抓住些什么。其中滋味,自知难言。

一个月份,五味杂陈,恐怕只有腊月。

“寂寂繁华尽,悠悠草木春。”沉寂之中,怀抱希望;“隆冬寒严时节,岁功来待将迁谢。爱惜梅花积下雪,分付与东君略添些,丰年也。”凄寒之时,仍有挂念。腊月是古时漫长得足够你洞察一切的腊月,把什么都看透了,把什么都看淡了,把什么都看美了。腊月也是现代人陷入迷茫的腊月,在迷茫中要做去与留的选择,身体里的钟摆也隐隐地不同了,仿佛乱了节奏。

一个月份,淡定与期待并存,恐怕只有腊月。

进入腊月,隔着老远,亦能闻见年味。不经意间存在记忆里的味道永远保留着那份鲜和浓,不需要酝酿,瞬间打开,与空气里扑面而来的年味相撞,人便会有一种恍惚,不知道身处何时何地,儿时的快乐像可爱的气球被轻轻扎破,砰砰砰,好听又好玩。

不知不觉,日子一天天往前走,等腊月快过完时,意味着一年行将结束。结束了么?在进入腊月之前可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最好也别陷在结束的泥潭里,不妨放眼望去——望梅花,望正月,望春风,望数不尽的天涯路。

遇见腊月,味道浓浓,需细细品味。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邯郸经济技术开发区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